今天彷彿一夢醒來──大陸著名政論作家不再沉默 (圖)
 
作者:杜導斌
 
2003-7-25
 
【人民報消息】大約是四年前,我與一位管黨務的國企副經理(因大陸的政治氣候不正常,為避免給對方造成不必要的麻煩,請原諒不能點名)隔三差五便在一起吃飯。此人所在的單位有一千多人,其中有三個法輪功學員。他在班子裡分工管法輪功,與政法部門的「610」辦公室直接對口,主要職責之一就是制止那三個職工外出上訪。

如果不慎讓他們溜出去了,他就必須去把人接回來,重新關好。開始,他並沒把這事當多大回事,也不想得罪於人,因此只是「批評教育」和說服為主,那三個人得空便跑出去過兩回。為此,他受到了嚴厲批評和嚴厲警告。在會議上,市委主要負責人警告他,如果再讓法輪功人員跑了,只要其中有一個人跑了,他便將被立即就地免職。

副經理還年輕,在仕途上不想摔跟頭,不想在單位裡混得灰頭土臉,還想有所發展。怎麼才能讓他們不跑呢?副經理對我們講道:我下了狠心,對他們,也對手下的人明說,如果再跑,誰跑,就用長釘子把誰的腳釘在板子上。我聞言頓覺毛骨怵然,問他,這樣合適嗎?這不違法嗎?他回答道,管不了那麼多。此前,因為同學的關係,我對他相當了解,知道他從農村考出來,心地比較忠厚。我便再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別人呢?他答道,沒辦法,給逼的。

大約是三年前臨近春節時,全國各地鎮壓法輪功的風聲越來越緊,從他嘴中和其它渠道我了解到,各地各部門都在採取嚴防死守的辦法防止春節期間發生法輪功人員上訪事件,此時他正面臨升遷的關口,如果這一個方面出事,十幾年的慘淡經營便將付諸東流。飯局中,當有人提議飯後一起玩玩(打麻將)時,他以必須親自在單位裡控制法輪功人員為由謝絕了。

我擔心那幾個學員會受到非法待遇,又不好明說,便迂迴問道:「你能不能把那三個人搞死?」,他肯定地答道:「不能!只要不跑就行了。」我再問道:「你看那幾個法輪功學員怕不怕死?」他回答:「他們著了魔,不怕死」,「對!他們連死都不怕,還怕什麼呢?死都不怕的人,神鬼都要讓三分。你那裏不同於政治機關,不能把他們整死。你得防著他們秋後算帳,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哪天他們擺脫了現在的處境,找你算起帳來,怨恨就全是沖你一個人。你現在為了一個小官給他們當二桿子,到時候還有誰來為你承擔責任?所以,我勸你,得饒人處且饒人,過得過去就行了,不要把人家整得太慘。」他聽後半晌沒有作聲。我不知道自己的勸說有沒有發揮作用,但此後再在一起時,這個話題就再也沒出現。

一個原來秉性比較忠厚的人,只因為對方上訪,就被人逼著要擅自動用酷刑,如果不是親耳所聞,是斷斷不會相信的。正因為有了這個親身經歷,因為孫志剛等人的慘死事例不斷在身邊發生,因為耳聞目染中見識了太多的司法黑暗,也因為對大紀元網站的信任,在看到下面的材料後,我無法不相信一切是真的:

「說『610辦公室』殺人如麻不過份。到目前為止,通過民間渠道證實的已經至少有754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很多人死於勞教所和監獄的殘忍的虐殺。因為江氏集團嚴密封鎖消息,這些案例只是冰山一角。受害者中有山東招遠的42歲農婦趙金華,在鄉裡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她在田間勞作時被警察抓走,只因為她拒絕放棄修煉法輪功,被警察拿膠皮棒猛抽,用手搖電話機過電,她死於連續一週的酷刑折磨。受害者中有北京工商大學(原北京商學院)經濟學院30歲的教師趙昕,她只是因為在公園煉功被北京海澱分局公安人員綁架並毆打成頸椎粉碎性骨折,經歷了6個月的極度痛苦後逝去。除了這些被奪去生命的法輪功學員之外,還有數萬人被劫持在各個勞教所,遭受著納粹集中營一樣的摧殘。

位於遼寧省的馬三家勞教所在風雪天把法輪功學員衣服解開,銬在球架上,直到把人凍昏,滿臉凍出成串的大泡;在漆黑的夜晚,把法輪功學員拖到廁所連續十幾天的毒打,腿上的肉凹進去近一厘米深還流著膿水;位於北京的團河勞教所將黑龍江學員魯長軍毆打致脊椎斷裂而癱瘓;將愛爾蘭中國留學生趙明用六根幾萬伏電棍電擊;將協和醫科大學青年研究員林澄濤和畢業於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朱志亮摧殘致精神失常…… 」

「江蘇省徐州精神病院把學員強行綁在床上打針、灌藥,所謂的醫務人員超劑量地給學員注射不知名的針劑,人立刻就昏了過去,不省人事。藥物的作用發作時,人撕心裂肺地痛苦、疼痛。當學員清醒時指問那些所謂的醫務人員:『為什麼給我們這些沒病的人打針、灌藥?』他們說:『用這些藥你們不會死的,只是很痛苦,如果你們說不煉法輪功了,就可以不給你們用藥了,你們自己千萬不能跑出醫院去,我們不給你們逐漸停藥,人會瘋掉和死掉的,即使跑出去,別人也會把你們當成瘋子再送進瘋人院的。

藥性反應起來痛苦是難以想像的,非常可怕,後果不堪設想』一天,一位學員在凳子上盤坐,院長走過來惡狠狠地說:『你還在煉功嗎?就把你的針藥量還要加得更大,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看你還煉不煉!』」

「在陳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棄她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輪警棍打擊後幾乎失去了清醒意識的情況下,這個58歲的老人還是堅定地搖了搖頭。

暴怒的地方官讓陳女士赤腳在雪地裡跑。據其他目擊這一事件的監獄中的人說,兩天的折磨使她的腿嚴重淤傷,她的短短的黑髮上粘著膿和血。她在外面爬,嘔吐並因虛脫而昏倒。她再也沒有恢復知覺,並於2月21日去世。

「專事迫害的『610辦公室』在全國都設有分枝機構,它的另一個活動就是舉辦多如牛毛的洗腦班(美其名曰『學習班』或『法制教育學校』),任意綁架法輪功學員,剝奪他們的睡眠,強迫他們接受封閉洗腦,並以暴力威逼他們寫所謂的『保證書』、『揭批書』。這種洗腦無異於靈魂虐殺,比肉體虐殺還要殘忍。」(摘自《這個時代因為法輪功而輝煌--- 淺談法輪功四年來面對的是怎樣的迫害、為什麼法輪功能成功抵制並破除這場迫害?》,原載7月19日[大紀元])

我相信,看過這些事例後,每一個讀者都只會得出一個讀後感:慘無人道!法輪功弟子──也是我們的同胞,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他們在自己的國家裡所遭受的迫害慘不忍睹,已經超過了良知所能容忍的極限!讓我感到無地自容的是,這些殘酷得令人髮指、令人震憾的迫害就發生在我們身邊!他們像孫志剛那樣就慘死在我們眼皮底下!這一切就發生在我們所處的時代!就發生在我們的國度裡!

「從1999年7月20日凌晨開始,全國範圍法輪功大逮捕拉開序幕」,「到目前為止,通過民間渠道證實的已經至少有754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很多人死於勞教所和監獄的殘忍的虐殺。因為江氏集團嚴密封鎖消息,這些案例只是冰山一角」。「江澤民動用軍隊和警察開始在光天化日之下對包括老人、婦女、孕婦、兒童在內的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據不完全統計,當時全國各地遭迫害(警方強行驅趕、毆打、非法扣押與審訊)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30幾萬人」。

即使當年的猶太人,在奧斯威辛集中營裡所遭受的也不過如此!即使在臭名昭著的日本「七三一」部隊裡發生過的虐殺,也不過如此!即使文化大革命中「地富反壞右」所遭受的,也不過如此!

754位同胞有沒有犯法?即使犯了法是否應該受到如此慘無人道的對待?我可以肯定地講,他們中間很多人都是無辜的,他們是一場政治陰謀的犧牲品。他們之所以像孫志剛那樣慘死在我們眼皮底下,610辦公室負有無法推卸的責任。據同源資料稱:「610辦公室實施迫害有一個原則:對法輪功要達到『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後來對基層補充了『對法輪功學員可以不講法律』、『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我們這些熟識「文革」和計劃生育運動中公民所受非人道對待(「喝藥不奪瓶,上吊不解繩」等等)的人們,完全有理由相信,上述的一切真實存在過,真實發生過。

四年來,由於片面相信當局對打擊法輪功的宣傳,由於自己的麻木和事不關己,我沒有太多注意到那些信仰法輪功的公民所遭到的非人待遇,在他們橫遭迫害時選擇了沉默──間接選擇了與專制合謀,今天,彷彿一夢醒來,突然目睹他們的悲慘境況,突然發現一個巨大的邪惡已經成為事實並且還在繼續擴大,我感到震驚,心中升起俄底甫斯式的自責。




我感到有必要打破沉默。我要大聲向大陸的知識界和網民們呼籲,中國善良的還緘默著的人們,你們醒醒吧,就在你們保持緘默時,納粹的幽靈回來了,占據了我們的國家政權,用最不人道的方式殘殺你們的同胞!該出手了!該救救他們了!用你們的聲音支持那些和我們擁有同等國民權利的不幸的人們吧!向那個巨大的怪獸勇敢地說出「不」字吧,冤獄已經到了必須結束的時候。

(杜導斌,中國湖北著名政論作家。近年來在海外媒體發表大量著作,評論中國時政。)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