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仿佛一梦醒来──大陆著名政论作家不再沉默 (图)
 
作者:杜导斌
 
2003-7-25
 
【人民报消息】大约是四年前,我与一位管党务的国企副经理(因大陆的政治气候不正常,为避免给对方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请原谅不能点名)隔三差五便在一起吃饭。此人所在的单位有一千多人,其中有三个法轮功学员。他在班子里分工管法轮功,与政法部门的“610”办公室直接对口,主要职责之一就是制止那三个职工外出上访。

如果不慎让他们溜出去了,他就必须去把人接回来,重新关好。开始,他并没把这事当多大回事,也不想得罪于人,因此只是“批评教育”和说服为主,那三个人得空便跑出去过两回。为此,他受到了严厉批评和严厉警告。在会议上,市委主要负责人警告他,如果再让法轮功人员跑了,只要其中有一个人跑了,他便将被立即就地免职。

副经理还年轻,在仕途上不想摔跟头,不想在单位里混得灰头土脸,还想有所发展。怎么才能让他们不跑呢?副经理对我们讲道:我下了狠心,对他们,也对手下的人明说,如果再跑,谁跑,就用长钉子把谁的脚钉在板子上。我闻言顿觉毛骨怵然,问他,这样合适吗?这不违法吗?他回答道,管不了那么多。此前,因为同学的关系,我对他相当了解,知道他从农村考出来,心地比较忠厚。我便再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别人呢?他答道,没办法,给逼的。

大约是三年前临近春节时,全国各地镇压法轮功的风声越来越紧,从他嘴中和其它渠道我了解到,各地各部门都在采取严防死守的办法防止春节期间发生法轮功人员上访事件,此时他正面临升迁的关口,如果这一个方面出事,十几年的惨淡经营便将付诸东流。饭局中,当有人提议饭后一起玩玩(打麻将)时,他以必须亲自在单位里控制法轮功人员为由谢绝了。

我担心那几个学员会受到非法待遇,又不好明说,便迂回问道:“你能不能把那三个人搞死?”,他肯定地答道:“不能!只要不跑就行了。”我再问道:“你看那几个法轮功学员怕不怕死?”他回答:“他们著了魔,不怕死”,“对!他们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呢?死都不怕的人,神鬼都要让三分。你那里不同于政治机关,不能把他们整死。你得防著他们秋后算帐,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哪天他们摆脱了现在的处境,找你算起帐来,怨恨就全是冲你一个人。你现在为了一个小官给他们当二杆子,到时候还有谁来为你承担责任?所以,我劝你,得饶人处且饶人,过得过去就行了,不要把人家整得太惨。”他听后半晌没有作声。我不知道自己的劝说有没有发挥作用,但此后再在一起时,这个话题就再也没出现。

一个原来秉性比较忠厚的人,只因为对方上访,就被人逼著要擅自动用酷刑,如果不是亲耳所闻,是断断不会相信的。正因为有了这个亲身经历,因为孙志刚等人的惨死事例不断在身边发生,因为耳闻目染中见识了太多的司法黑暗,也因为对大纪元网站的信任,在看到下面的材料后,我无法不相信一切是真的:

“说‘610办公室’杀人如麻不过份。到目前为止,通过民间渠道证实的已经至少有754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很多人死于劳教所和监狱的残忍的虐杀。因为江氏集团严密封锁消息,这些案例只是冰山一角。受害者中有山东招远的42岁农妇赵金华,在乡里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她在田间劳作时被警察抓走,只因为她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被警察拿胶皮棒猛抽,用手摇电话机过电,她死于连续一周的酷刑折磨。受害者中有北京工商大学(原北京商学院)经济学院30岁的教师赵昕,她只是因为在公园炼功被北京海淀分局公安人员绑架并殴打成颈椎粉碎性骨折,经历了6个月的极度痛苦后逝去。除了这些被夺去生命的法轮功学员之外,还有数万人被劫持在各个劳教所,遭受著纳粹集中营一样的摧残。

位于辽宁省的马三家劳教所在风雪天把法轮功学员衣服解开,铐在球架上,直到把人冻昏,满脸冻出成串的大泡;在漆黑的夜晚,把法轮功学员拖到厕所连续十几天的毒打,腿上的肉凹进去近一厘米深还流著脓水;位于北京的团河劳教所将黑龙江学员鲁长军殴打致脊椎断裂而瘫痪;将爱尔兰中国留学生赵明用六根几万伏电棍电击;将协和医科大学青年研究员林澄涛和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朱志亮摧残致精神失常…… ”

“江苏省徐州精神病院把学员强行绑在床上打针、灌药,所谓的医务人员超剂量地给学员注射不知名的针剂,人立刻就昏了过去,不省人事。药物的作用发作时,人撕心裂肺地痛苦、疼痛。当学员清醒时指问那些所谓的医务人员:‘为什么给我们这些没病的人打针、灌药?’他们说:‘用这些药你们不会死的,只是很痛苦,如果你们说不炼法轮功了,就可以不给你们用药了,你们自己千万不能跑出医院去,我们不给你们逐渐停药,人会疯掉和死掉的,即使跑出去,别人也会把你们当成疯子再送进疯人院的。

药性反应起来痛苦是难以想像的,非常可怕,后果不堪设想’一天,一位学员在凳子上盘坐,院长走过来恶狠狠地说:‘你还在炼功吗?就把你的针药量还要加得更大,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看你还炼不炼!’”

“在陈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弃她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警棍打击后几乎失去了清醒意识的情况下,这个58岁的老人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暴怒的地方官让陈女士赤脚在雪地里跑。据其他目击这一事件的监狱中的人说,两天的折磨使她的腿严重淤伤,她的短短的黑发上粘著脓和血。她在外面爬,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并于2月21日去世。

“专事迫害的‘610办公室’在全国都设有分枝机构,它的另一个活动就是举办多如牛毛的洗脑班(美其名曰‘学习班’或‘法制教育学校’),任意绑架法轮功学员,剥夺他们的睡眠,强迫他们接受封闭洗脑,并以暴力威逼他们写所谓的‘保证书’、‘揭批书’。这种洗脑无异于灵魂虐杀,比肉体虐杀还要残忍。”(摘自《这个时代因为法轮功而辉煌--- 浅谈法轮功四年来面对的是怎样的迫害、为什么法轮功能成功抵制并破除这场迫害?》,原载7月19日[大纪元])

我相信,看过这些事例后,每一个读者都只会得出一个读后感:惨无人道!法轮功弟子──也是我们的同胞,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他们在自己的国家里所遭受的迫害惨不忍睹,已经超过了良知所能容忍的极限!让我感到无地自容的是,这些残酷得令人发指、令人震憾的迫害就发生在我们身边!他们像孙志刚那样就惨死在我们眼皮底下!这一切就发生在我们所处的时代!就发生在我们的国度里!

“从1999年7月20日凌晨开始,全国范围法轮功大逮捕拉开序幕”,“到目前为止,通过民间渠道证实的已经至少有754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很多人死于劳教所和监狱的残忍的虐杀。因为江氏集团严密封锁消息,这些案例只是冰山一角”。“江泽民动用军队和警察开始在光天化日之下对包括老人、妇女、孕妇、儿童在内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据不完全统计,当时全国各地遭迫害(警方强行驱赶、殴打、非法扣押与审讯)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30几万人”。

即使当年的犹太人,在奥斯威辛集中营里所遭受的也不过如此!即使在臭名昭著的日本“七三一”部队里发生过的虐杀,也不过如此!即使文化大革命中“地富反坏右”所遭受的,也不过如此!

754位同胞有没有犯法?即使犯了法是否应该受到如此惨无人道的对待?我可以肯定地讲,他们中间很多人都是无辜的,他们是一场政治阴谋的牺牲品。他们之所以像孙志刚那样惨死在我们眼皮底下,610办公室负有无法推卸的责任。据同源资料称:“610办公室实施迫害有一个原则:对法轮功要达到‘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肉体上消灭。’后来对基层补充了‘对法轮功学员可以不讲法律’、‘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我们这些熟识“文革”和计划生育运动中公民所受非人道对待(“喝药不夺瓶,上吊不解绳”等等)的人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上述的一切真实存在过,真实发生过。

四年来,由于片面相信当局对打击法轮功的宣传,由于自己的麻木和事不关己,我没有太多注意到那些信仰法轮功的公民所遭到的非人待遇,在他们横遭迫害时选择了沉默──间接选择了与专制合谋,今天,仿佛一梦醒来,突然目睹他们的悲惨境况,突然发现一个巨大的邪恶已经成为事实并且还在继续扩大,我感到震惊,心中升起俄底甫斯式的自责。




我感到有必要打破沉默。我要大声向大陆的知识界和网民们呼吁,中国善良的还缄默著的人们,你们醒醒吧,就在你们保持缄默时,纳粹的幽灵回来了,占据了我们的国家政权,用最不人道的方式残杀你们的同胞!该出手了!该救救他们了!用你们的声音支持那些和我们拥有同等国民权利的不幸的人们吧!向那个巨大的怪兽勇敢地说出“不”字吧,冤狱已经到了必须结束的时候。

(杜导斌,中国湖北著名政论作家。近年来在海外媒体发表大量著作,评论中国时政。)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