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哭了…… (圖)
 
作者:司馬泰
 
2003-7-25
 
【人民報消息】

無可奈何花落去


江澤民好演戲,也好妒忌。

法輪功的李先生有個「真善忍」,江澤民也搞出了個「三講論」 ,後來又發展出「三個代表」。

江澤民黨政軍大權獨攬,而李先生出山前只是糧食局的一個普通職員。

江澤民是全國上下大報小報一起宣傳「三講論」,不過大家心照不宣,只是走走過場;而法輪功學員是真心誠意地相信「真善忍」, 人傳人,心傳心。

江澤民不高興了。政治敏感的人都說法輪功要小心了。

果然,99年7月,法輪功遭到歷史上前所未有的「考驗」,江澤民發誓要3個月內鏟除法輪功。

可是,李先生早就說過,他的法輪功不只是傳給中國人,還要傳給西方人。

李先生還說過,世界上人人都會知道法輪功。

所以,法輪功不能被鏟除。

但是,江澤民是不相信的,別人也是不相信的,權當是一位東北漢子的雄心壯志而已。 誰相信這土生土長的中國打坐能走向世界呢?

其實,連法輪功學員中都有不相信的,無權無錢無勢,加上陌生的文化,洪揚世界還只能是個美好的願望。

而江澤民擁有的卻是,二十幾年改革開放的國力,遍布全球的外交關係,滲透世界的媒體網絡,難怪他信誓旦旦發狠,「我就不信治不了法輪功」。

一時間,腥風血雨,黑雲壓頂,法輪功舉步維艱。

出人意料的是,法輪功在別人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情況下,沒有屈服。

一個人走向天安門,倆個人走向天安門,更多的人走向天安門;大陸學員走向天安門,外國學員也走向天安門。

一個人出來發傳單,倆個人出來發傳單,更多的人出來發傳單;在國外的學員發傳單,大陸的學員也冒著危險出來發傳單。

看似弱小的正義與貌似強大的邪惡,展開了一場空前的較量。

江澤民的鎮壓越來越殘酷了,迫害致死的學員越來越多了,栽贓法輪功的謊言越來越離譜了:從自殺,到殺親人,從殺親人到殺生人,從殺個人到搞集體屠殺...

可是,法輪功沒有被邪惡的囂張和不明真相的人的誤解所嚇倒。


鎮壓周年7月20日的抗議請願,美國首都華盛頓:

第一年,來了1000人;
第二年,來了2000人;
第三年,來了3000人;
第四年,來了5000人;

人越來越多了。

光是臺灣的法輪功,就從鎮壓前的3000多人發展到四年後的三十萬人。

白人學員多了,黑人學員多了,非華語的學員多了,有法輪功的國家多了。

世界新聞媒體中,提到法輪功的多了;各國政府要員討論法輪功話題的多了;各種盛大節日遊行中,邀請法輪功代表中國傳統文化的多了;外交場合外國政府向中國政府談論法輪功人權的多了...

因妒而起殺心的江澤民,原本要徹底消滅法輪功,卻因全世界範圍內圍剿誹謗法輪功,而把法輪功推向了國際大舞臺。

法輪功因勢利導,社會上上下下各個階層,全面講清真相,使得世界了解了法輪功。幾年來一貫的和平請願,對真善忍的實踐,讓江澤民的謊言不攻自破。更有越來越多的各國人民練習法輪功,加入到為法輪功呼籲的行列。

法輪功真的走向世界了。

如果沒有這場迫害,也許有另外的途徑讓世界認識法輪功;而面對這場滅絕法輪功的迫害,法輪功不但沒有消失,居然生存了下來,而且以江澤民最不情願的方式,發展壯大,走向了世界。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李先生的話兌現了,神了!

江澤民成全了法輪功,哭了!

在2003年7月,江澤民讓新華社繼續狂叫,說法輪功一定會被鏟除。

可是,各種膚色的博士、主管、教授、工程師法輪功學員已經站在街頭派發真相傳單,曾經自傲的醫生、律師學員已經頂著烈日走在法輪功的遊行隊伍裡,曾經著名的作家歌唱家學員已經冒著寒風在中國使館前請願抗議,看起來這與他們的身份多麼不協調,然而放下自我的光環,為維護信仰真善忍的權利走到一起,一齊全力以赴,正是法輪功的凝聚力所在。這已成了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修煉真善忍的一部份,這已成了他們生活的一部份,迫害一天不停止,他們的呼籲就一天不停止。

明白的人們不再相信江澤民能鏟除法輪功了。

美國議員達納·羅若白切(Dana Rohrabcher)說:「法輪功可能是代表我們這段時期人類歷史上一個最好的人類以勇氣、信仰和意願站出來反對殘酷壓迫的範例。」

確實如此。

法輪功在世界已經深深地紮下了根。

而中國大陸經過四年錘煉的法輪功學員們,已經更加成熟。

江澤民鏟除法輪功的努力適得其反,最後誰會被鏟除?只能是江澤民自己。

江澤民因「種族滅絕罪」被告上了美國法庭。「全球公審江澤民」的道義法庭更是開展得如火如荼。其實,並不是別人鏟除了江澤民,套用一句共產黨的常用語,江澤民是他自己的掘墓人,害人終害己。

江澤民哭了,他也只剩下哭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