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驚肉跳江澤民(多圖)
 
敖峰
 
2003-7-2
 
【人民報消息】一場SARS風暴令江澤民及其人事班底在政治上、民心上吃了敗仗。胡錦濤、溫家寶民望威信的上升,暗含著政治權力擴張的可能性,暗含著江澤民及其人事班底權力被逐漸削弱的可能性。對此,江澤民及其人馬是極其敏感的。隨著SARS疫情的緩解,他們開始反攻和主動出擊了。

江澤民及其派系的反擊

中共十六大和兩會之後,江澤民可以名正言順稱王稱霸的權力地盤就是軍隊了。他的反擊和企圖重振聲威也只能從這裏開始。在抗炎最嚴峻時期,江澤民曾借潛艇出事、七十名海軍官兵遇難之機,大出了一回風頭,又是發唁電又是慰問,並且必讓胡錦濤緊隨於後或侍從左右。大凡在軍隊活動這種場合,胡錦濤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的身份和職銜都不見了,他似乎只是個中央軍委副主席,要老老實實地站在軍委主席江澤民的身後,聽從領導和調遣。江澤民在軍隊公開活動必讓胡錦濤陪同,要的就是這種政治宣傳效果。他不僅要讓軍隊知道而且要讓全黨和全國人民乃至全世界都看到,胡錦濤只是我江澤民的「副」手!

這樣的反擊和宣傳伎倆江澤民似乎百玩不厭。SARS疫情緩解後,江澤民又拉著胡錦濤一起向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祝賀抗炎斗爭取得了顯著成績,他自然又是排名第一,顯著成績云云自然也是他老江居頭功了。緊接著,江澤民又大鑼大鼓地帶領包括胡錦濤在內的中央軍委全班人員和高級將領,搞了一個接見軍隊人才戰略工程、加速人才培養座談會人士的活動,要再次突顯他的核心地位。


肉麻吹捧
除了製造各種公開亮相機會之外,江系人馬把持的宣傳機器還拚命為他大唱讚歌、肉麻吹捧。中共黨刊《求是》最近發表文章吹捧江澤民是「馬克思主義的政治家、軍事家」。說要認真學習、深刻領會江澤民的「軍事戰略思想」,聲稱這一思想也是「治國戰略」,是「三個代表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看來,江系人馬不僅要拼命維護江澤民在軍隊中的至尊地位,而且還要求胡、溫體制用江的「軍事戰略思想」來「治國」。《求是》雜誌的文章剛出籠,中共《解放軍報》又發表大肆吹捧江澤民「軍事戰略思想」的文章,說江澤民如何「高膽遠矚」,如何在「重要的歷史發展關頭」用他的「戰略思想指導軍隊的發展和建設」。《求是》和《解放軍報》把當年吹捧毛澤東的語言用在了江澤民的身上,這說明江系人馬為了給江澤民「保駕護航」正在製造一場新的現代造神運動,新的現代迷信運動。

要求江交權的壓力劇增

江澤民及其人馬這些可笑而拙劣的表演,無非說明胡、溫政治聲望上升令他們惶恐不安,心虛膽寒。中共十六大之後,胡錦濤就開始發出自己的聲音,在行事作風和一些觀念上不僅處處顯得和江澤民不同,而且反襯出江澤民執政時的種種弊端和虛假。「兩會」之後,溫家寶登場,也顯示出新總理親民、務實和敢於負責的有主見的強勢作風。胡、溫的表現很快贏得了黨內外和國際輿論的讚揚,稱其為「胡溫新政」。這種情況的出現,正是江澤民在十六大前後不得不交出黨國最高職務時最擔心和最不想見到的,也是他在退下之時布置了那麼多親信包圍架空胡、溫所要阻止的。但是不想見到的還是見到了,想要阻止的還是阻止不了。一場SARS風暴的來臨,更有了讓胡、溫處理危機、一顯身手、爭取民心、占據政治舞臺中心、擴展權力的機會。胡、溫處理SARS事件的能力表明,中共第四代完全可以獨立擔當大任,根本不需要第三代核心的江澤民搞什麼「傳、幫、帶」,而且第四代比第三代幹得好。這樣的勢頭讓黨內外和社會上認為,江澤民應該完全交出權力,徹底退休。

誰都知道,中共最初處理SARS疫情的荒謬手法正是江澤民第三代執政的手法,隱瞞疫情、謊話連篇的前衛生部長張文康正是江系人馬。若按照他們的手法搞下去,今日之神州乃至世界恐怕已成了SARS之天下,死人豈止數以萬計!正因為胡、溫新領導層對江澤民的「離經叛道,另搞一套」,才扭轉了局面。這也是胡溫新政內容之一。事實證明胡溫新政比江澤民舊政高明,比江澤民舊政得人心。一個不得人心的人,一個阻礙中國進步的人,為什麼還要由他掌握軍權、垂槍聽政呢?這種有害於國家民族的局面難道不應該盡快改變嗎?SARS風暴以來,人們加深了這方面的思考,強化了這方面的黨心民意。

胡政治局談軍事國防的含義

江澤民非常清楚,只有自己執掌軍權,江系人馬才能在中央和地方形成勢力。因此江澤民對軍權的得失極其敏感和重視,他們要特別防範在抗SARS風暴中胡錦濤因政治聲望上升而攻陷軍權領域。

胡錦濤黨權和國家元首之權均已在握,獨欠最重要的軍權。但是胡錦濤在軍事領域並非白丁,他在中共十五大的時候已經是排名第一的中央軍委副主席。中共十六大之後更是以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之尊出任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這樣的地位身份,胡錦濤完全可以名正言順甚至帶著強勢色彩全面深入介入軍隊工作,江澤民想在軍隊領域一手遮天恐怕是不可能的,也是沒有理據的。

於是人們看到,胡錦濤在五月下旬中央政治局一次學習會上大談軍事和國防問題,提出要實現「跨越式發展」的新觀點。胡錦濤這步棋走得很妙、很有深意。第一,在中央政治局裡胡錦濤是一號人物,政治局裡有軍人代表,他們是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和曹剛川。在政治局的會議上胡錦濤是以黨的第一把手的身份領導著兩位中央軍委副主席,而不像在中央軍委的會議上胡錦濤只有二號人物的副手身份。因此,只有在政治局的會議場合討論軍事問題時才能展現出黨領導軍隊、黨指揮槍的原則,而在如今的中央軍委會議上則不能體現出上述原則,甚至踐踏了上述原則。這個提示很重要,對郭伯雄、曹剛川及一大批到會參加學習的將領有強烈的政治暗示作用。

第二,這次以軍事和國防問題為主題的學習會,是在胡錦濤出國訪問前夕召開的,具有鮮明的象徵意義。今次出訪是胡錦濤擔任國家主席以來的第一次,與普京、布殊、小泉等多位大國領袖會面。這些領袖都是真正的有名有實的國家元首,在國家製度保障下可以指揮全國武裝力量。而胡錦濤這位國家元首卻有「先天性缺陷」,他指揮不了全國武裝力量,這在國家元首會晤的國際場合難免低人一頭,腰桿不硬。事實上國際社會和領袖們對此也頗為關注。他們希望和自己打交道的是一位真領袖、真元首,大家都是真正的頭號人物。胡錦濤當然十分明白自己的處境和國際社會的觀感。因此他在出訪前夕引人注目的召開政治局學習會,談論軍事國防問題,官方媒體又大肆報導,就是要向世人宣示他介入軍隊領域的決心,宣示他作為黨的總書記和國家主席完全應該也完全有能力領導軍隊,領導中國的軍事和國防做出「跨越式的發展」。

胡有本事和聲望掀動朝局

胡錦濤的這一步棋得到了預期的效果。國內外輿論紛紛指出胡錦濤此舉表明他絕不甘心做一個沒有軍權的空頭總書記和國家元首。各國元首也深明胡錦濤的用意並大力支持他。普京大讚胡錦濤是「一位經驗豐富的政治家」,並設下當年江澤民未曾享受到的家宴款待他,揚胡貶江的意圖至為明顯。日本首相小泉則在胡錦濤面前暗示他和江澤民有「代溝」,疏江近胡的意圖也至為明顯。美國總統布殊對胡錦濤發出了訪美邀請,並為胡打氣、不買江澤民吹噓他和美國總統有私人關係賬的意圖也至為明顯。

所有這些都提高了胡錦濤的國際聲望,間接支持他從江澤民手裡接過軍權。同時也是在暗示江澤民,雖然你掌握軍權,但國際社會並不認同你有什麼超然的地位,更不認同這種垂槍聽政的反文明做法,不認同垂槍聽政者是「實質性的國家領袖」。

國際社會的反應江澤民當然非常清楚而且心驚肉跳,他感到自己的權力正在受到侵蝕,必須迅速反擊。於是人們看到文前說到的那幾幕江系人馬控制的文宣機構對他的大吹大擂。然而所有這些並不能真正強化江澤民的力量,更不會拔高他的政治形象。恰恰相反,這隻能說明江澤民已經越來越缺乏自信,越來越感到自己以一個普通黨員之身垂槍聽政實際上是危機四伏,根本得不到民心黨心軍心和國際社會的支持。

經過SARS風暴的政治過招,人們有理由相信江、胡之間的權力斗爭已經進一步加深和激化,而且是明明白白的暴露在世人面前。經此一役,江系人馬大概也領教了胡、溫的手腕和能力,知道胡、溫絕不是軟弱庸碌之人,他們的民望和政治聲勢更不可小視。一旦時機成熟,胡、溫絕對有掀動朝局的本事和聲望!

事情正在發生微妙變化


江澤民自暴其醜
現在,國內外、黨內外輿論對江澤民最反感的就是他貪權戀棧、垂槍聽政,在政治上亳無誠信。他效法鄧小平當年之做法,讓人覺得他不自量力。他還要公開招搖,把垂槍聽政當成威風來耍,肆無忌憚的踐踏「黨的原則」和國家體制。因此江澤民越是以軍委主席的身份公開壓小胡,壓黨的總書記和國家主席,就越是在暴露自己的醜陋和無法無天,越是在提醒世人這種荒謬的局面應該盡快改變!

近來中共又是下達文件,又是召開各種會議,把學習三個代表思想如何重要捧上了天。他們竟把「抗炎斗爭取得的偉大勝利」也歸功於三個代表思想的「指導和落實」。然而誰人不知,正是專尚空談三個代表的江系人馬隱瞞疫情、謊話連篇、封鎖消息、誤國害民。江澤民本人則走避上海,他從來沒有在抗炎戰線上出現過!如今SARS疫情稍被控制,對抗炎無尺寸之功的江澤民卻敲鑼打鼓地舉著「三個代表」的大旗來摘桃子了。如此這般,只會把江澤民和他的「三個代表」自我搞臭。

和江澤民的做法相反,胡錦濤目前要的不是虛張聲勢,而是實實在在的辦事情,樹威信。抗炎以來,胡錦濤罷了江系人馬張文康的官,近來又因潛艇事故撤了海軍司令和政委的職。新華社的通稿更報導此舉是經「中共中央批准,中央軍委發佈」,端的可圈可點、耐人尋味!看來中共軍隊高層將領的升遷任命罷黜必須經過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中共中央批准,單是中央軍委主席是不能為所欲為的。這一情況說明,事情正在發生微妙的實質性的變化,胡錦濤對軍隊工作的介入,可能比局外人想像的要深入得多!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