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高強後面? (圖)
 
作者:蘇紹智
 
2003-6-7
 
【人民報消息】中國衛生部常務副部長高強在五月三十日國務院新聞辦的記者會上答記者問中公然為已經下臺的前衛生部長張文康辯護,堅稱張當初不是有意隱瞞薩斯疫情,也不是因此而被撤職。對於因揭露隱瞞疫情而受到人民很高評價的蔣彥永醫生,高強則輕藐地說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多人對蔣感興趣,蔣不過是中國六百萬醫生和醫務人員的其中之一。

高強的這段話在新華社的新聞稿中被刪去,參加記者將它傳出以後,理所當然地受到海內外輿論的廣泛譴責。

其實,高強講話的要害還不在於捍衛張文康,貶抑蔣彥永,而是他在講話中所說的中國政府沒有掩蓋薩斯的真實情況,並拿出二月十二日的人民日報作為中國當時已經對疫情公開的證據。高在答記者問中所說的不過為之作補充說明而已。

高強的講話顯示了一個信號,值得人們注意並警惕。

必須指出,高強所說並不符合事實,有必要再次回顧這場大疫的過程。薩斯的病例去年十一月中旬在廣東出現,十二月中在河源市已引起恐慌。官方予以隱瞞的同時,疫病傳播到廣州,官方令記者不准報導。直到二月十一日廣州官方才召開記者會公告薩斯疫情。高強所說的二月十二日的人民日報的報導,就是對這個記者會的報導。它雖然報導了疫情,但強調的是形勢基本穩定,不會出現大規模爆發。更重要的是在這篇報導出現以後,中共宣傳部門迅速禁止關於薩斯的所有報導。

在國際壓力下和薩斯威脅到中國的國際形象、經濟前景和社會穩定的情況下,到四月份情況有所變化。四月三日衛生部長張文康不得不在有關薩斯的新聞發佈會上公布染病和死亡的人數,但數目比幾天後報導的確實數字少達十倍。蔣彥永醫生即在此時向媒體遞交揭發信。

四月五日中國疾病控制中心主任李立明為中國沒有對去年年底開始爆發的薩斯及時做出反映公開道歉。

四月十四日,北京市市長孟學農坦承北京第一個薩斯病例在三月一日就出現,但由於時值人大、政協兩會開會期間,為了維護北京市的秩序,決定不對外公布。

四月十七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召開專門會議討論薩斯問題,要求各級政府"要確實掌握疫情,如實報告並定期對社會公布,不得緩報、瞞報"。胡錦濤、溫家寶、吳儀三位領導人走上抗疫第一線。

其後,乃有張文康、孟學農在四月二十日被撤職。

所以,中共當局之隱瞞薩斯疫情的事實是不容否定的,而且正是由於胡、溫、吳之承認隱瞞薩斯疫情而採取果斷措施,才有今天大陸薩斯疫情好轉,新增病例連續減少到個位數的成果,當然還不能掉以輕心,更不能瘡疤未好就忘了痛,居然想翻"隱瞞疫情"的案了。

而且由於禁止隱瞞,有利於促進新聞公開化,處分失職官員,有利於促使吏治改革,使人們看到些許政治改革的希望。美國商業周刊今年把胡錦濤推選為"亞洲之星"的評語說:「新上任的大陸國家主席胡錦濤,一改隱瞞疫情的老舊心態,對外開誠布公,對內懲處防疫不力官員,使外界知道大陸疫情真相,這個資訊透明化的做法在共產國家十分罕見。」評語雖不全面,說明國際輿論對中國第一次坦承隱瞞真相的失誤和促進公開化有高度評價。

高強講話的後果十分嚴重。中國政府已承認隱瞞薩斯疫情於前,今高強又否認於後,出爾反爾,徒令中國政府喪失誠信。正如美國華盛頓郵報所說:高強的說法已經偏離中國領導人過去一個月來的坦率和後悔基調,顯示中共將回到反駁批評的傳統方式,使剛出現的改革希望被潑冷水。

高強講話在國內互連網站受到網民鋪天蓋地的聲討,說明華盛頓郵報的分析並沒有誇張。中共當局應該對高強的講話表明態度。

高強是個副部長級幹部。中國人一般都理解,這一檔次的幹部,既不夠高到能發表自己的創見,又不能像尋常百姓那樣隨意講話。如今高強竟公開地向外國記者發表與中央不一致的論點,想必大有來頭。眾所周知,中共高層在對待薩斯問題上確實存在不同的態度,包括是否坦承隱瞞疫情,是否採用有足夠透明度的處理手法。高強的講話可能是一次權力斗爭的信號,值得人們注意。



(自由亞洲電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