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SARS的蔓延看中共的謊言史
 
2003-5-18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趙大衛墨爾本報導) 5月14日晚,"世界真言論壇"在澳洲墨爾本Toorak區聯合教堂舉辦了"從SARS的蔓延看中共的謊言史"研討會。國際大赦澳洲分部、澳洲西藏委員會、臺灣同鄉會、中國民運海外聯席會議澳洲分部及澳洲維省法輪大法學會等團體代表應邀出席並發言。四十多名參會者在代表發言後就中共的謊言歷史、社會公正、中國與法律、人權、民主、人權與政治的區別等問題與發言人展開了熱烈的討論。

會議主持人Kati Vereshaka女士首先說,中共在最近公布SARS疫情方面出現的種種問題對於一直在呼籲中國停止迫害人權的人士來講並不奇怪。人權,對於沒有經歷過江澤民國家恐怖主義以及歷屆中共政治迫害的人來講是與生具備的,但被當權者剝奪了人權而又想爭取基本人權的人往往被視為搞政治。在中國受到迫害的既有以要求民主這一政治目的為背景的團體,也有以要求信仰自由這一基本人權為背景的團體。今天到會的團體中就有這兩方面的不同代表。

研討會上第一個發言的是在中國受過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珍尼弗.曾女士。她為修煉法輪功曾四度被中國警察抓捕。曾女士說,她在生產時發生了大出血的醫療事故,輸血後又感染上了丙型肝炎,4年都治不好,結果煉法輪功一個月後病就痊愈了。在最後一次被捕後,她未經審判被送到北京大興新安女子勞教所關押一年。在那裏她被拖著在地上打,被兩根電棍電,直至昏過去。警察用長時間不許睡覺的辦法強迫她放棄法輪功。她被抓時女兒只有七歲多,除了要忍受失去母親的痛苦外,還必須向老師和同學解釋母親為何要選擇"邪教"。在曾女士向聯合國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其先生又被中國警察綁架。

澳洲國際大赦代表、前香港分部主席Robyn Kilpatrick女士說,由於中國持續踐踏人權,真相成了被掩蓋的對象,故此繼續把真相說出來很重要。國際大赦仍在努力為爭取人權而奮斗。在最近的五一國際勞動節,兩位中國勞工人士在沒有律師辯護的情況下分別被判七年和四年徒刑,他們在2000年3月曾組織3萬人和平示威。他們在法庭上不許說話或者辯護,並只允許一位家人到庭旁聽。由於SARS北京實行10天隔離,所以他們的律師不能到庭替他們辯護,而審判僅僅在這個時候舉行。以上嚴懲工人運動人士的事件是在北京告訴國際工會組織北京會檢討工人的權利之後發生的。

Kilpatrick 女士還說,現在中國還關閉網巴,攔截電子郵件,禁閉搜索引擎,不久前又引用了過濾關鍵字的系統,堅持人權和信息交流自由的人就會觸犯中國的法律,最高刑罰可高達10年監禁。國際大赦掌握了33名良心犯的資料,他們被監禁是由於被認為傳遞了對中國有威脅的信息。

從法輪功被迫害以來,國際大赦掌握了大量中國政府虐待法輪功的資料。無數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或沒有經過法律程序而判刑。他們遭到恐嚇,酷刑折磨。數百名學員被虐殺,1999年中國外交部曾說,法輪功是"反科學,反人類,反社會,反政府,具有邪教特徵的非法組織。"從這些名詞就可以看出中國法輪功學員的處境有多麼困難,他們非常需要國際社會和人權組織的支持。

澳洲西藏委員會代表Samdup Tsering說,1959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入駐西藏引發大量難民逃亡印度,中共表面打著解放和發展西藏的旗號,但實際上對西藏人民進行種族滅絕,手段包括十字架死刑,驅馬奔跑把活人拖死,焚燒活人,強迫孩子槍殺父母等。西藏共有120萬人死於虐殺或饑荒,60%的文物被燒毀。發生於1980年的為爭取自由和平、非暴力的示威者遭到槍殺和監禁。

值得一提的是研討會上所有在中共的統治下長大的人士均表示他們在中國時對以上發生在西藏的事情從來都沒有聽說過,他們一直認為是共產黨將西藏人從"舊社會"農奴主的壓迫中解放了出來。而在場的西方人士卻表示西藏的事情在西方是眾所周知的。

來自臺灣同鄉會的代表林萬得表示,他從小就愛收聽中國大陸的電臺,經常冒著15年監禁甚至死刑的危險這樣做。中共的宣傳使他認為文化大革命是好的。直到1980年他才知道文革給中國帶來了如此慘重的損失。一位去過大陸的朋友告訴他,在大陸唯一的"真東西"就是謊言,所以中共在SARS上說謊也就不會使人感到驚奇了。

中國民運海外聯席會議澳洲分部代表呂占鎖說,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騙子是它的本性決定的,也是其獨裁統治決定的,並且又是習慣性的。

中共是以暴力奪取政權的,所以一切為了政權。對政權不利的,就不告訴真相,為了"穩定",就可以編造謊言。

因為獨裁,沒有自由,政府不允許的就不能說;但如果政府要你說,即使是假的,你也得說,如果不說,就會遭迫害。以SARS為例,最早在廣東發生時,是去年11月。廣東向中央匯報疫情,但中央為了強調過春節和兩會的召開,不讓講,使SARS蔓延全世界,危害了全世界人民的健康。

中共說謊是習慣性的,就像吸煙、喝酒、賭博的人控制不了自己一樣。 呂占鎖舉例說,中共稱為人民獲得自由而革命,但50多年過去了,卻還沒給中國人民自由。1957年的反右運動,毛澤東讓人民"大鳴大放",很多人公開發表了自己的意見,結果中共一翻手就把這些人打成右派。1989年6.4事件,中共用槍和坦克鎮壓中國人民,槍殺無數中國學生,至今不知死了多少人,中共告訴世界人民的官方數字是死了幾十人,而且這些人不是軍隊殺死的,是死於其它原因。事實上民運組織中的很多人都親身參加了這次運動,他們身邊都發生了同學和親朋死亡或失蹤的事件,死的人估計最少有幾千人。再比如說中共鎮壓法輪功,據他所知,他所認識的中國和澳洲的法輪功朋友都是遵紀守法,按真善忍去做的,對社會不但無害,而且是有利的。中共害怕法輪功人數多,所以就血腥鎮壓法輪功。中共不但自己說謊,而且教唆中國人民說謊。是中共造成了全國人民都說謊的局面。

呂先生還說,他來澳洲前在中國是做律師的。中國法律中有這麼一個政策,叫"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共產黨雖然這麼說,但實際上如果按照中共說的去做,你就上當,所以在中國犯人中有另一句口號,叫"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抗拒從嚴,回家過年"。因為中共控制中國一切資源,所以它讓人民怎麼說人民就得怎麼說,所以如果不聽共產黨的,它就通過各種方法制裁你,所以中國人民不得不說瞎話。

維省法輪大法學會代表Michael Smith說,中共掩蓋和歪曲真相從毛澤東時代就開始了,50年代末期的大煉鋼使農田變成煉鋼廠,導致3000萬人死於饑荒。死於文革的人至少有100萬。1979年的唐山地震,中共向全世界掩蓋地震的情況,儘管全世界地震學家都知道地震有多嚴重。中國不要世界的援助,結果24萬人死於地震,如果當時接受世界的援助,會有多少人得救!

在80年代到90年代河南出現了愛滋病,但中共說愛滋病是外國人的病,中國沒有。當時河南有許多輸血站,輸血站把血漿提取後,把其它的血液成份匯集在一起回輸給獻血者,說是使他們能更快地恢復,以便盡快能獻下一次血。為了節省開支,針頭重覆使用,導致100萬人得愛滋病。現在輸血站雖已關閉,但沒有懲罰有關人員。唯一被逮捕的人卻是揭露愛滋病病情的萬延海醫生。中共說唐山地震和愛滋病都不是政府的問題。

過去4年對法輪功的鎮壓,就像古羅馬皇帝尼祿捏造事實一樣,中共捏造天安門自焚嫁禍於一群為自己和社會改善自己的人。SARS出現後,中共又玩弄過去的慣用三招:1、掩蓋消息;2、指責外國人;3、少報實際發病數量。以江澤民為首的一派極力掩蓋疫情,直到香港爆發疫情,中國還說沒有,而世界其它國家都有。一直到世界衛生組織到上海調查,中共還是沒有說真話。

代表發言後,與會人士進行了自由發言和提問。會後,與會者們相約今後要開展更多類似的活動,共同為揭穿中共的謊言、爭取人權自由而努力。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