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内鬼国无宁日!政法公安会议狂爆黑幕(多图)
 
辛馨
 
2003-3-20
 
【人民报消息】

不保护人民,要保护警察!

春节过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了政法、综合治安、公安联席会议。

在会上,罗干、萧扬承认老百姓对当前社会治安、社会道德的怨懑、激愤的总源头是执政党本身的事实。

会议上公布了去年大陆刑事案首年突破五百万件,这是报案、查获的统计数,立案侦办二百十五万七千八百多件,已批准逮捕的嫌疑人五十三万六千六百三十人,已提起公诉的四十四万六千二百二十人,整体破案率为百分之二十八点七(其中包括北京兰极速网吧等速战速决的那些疑难大案),属黑社会性质社团、有组织犯罪集团所为的有四万六千五百多件。

刑事案件主要有四个方面:

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流氓恶势力犯罪;严重暴力犯罪:严重侵犯、损害群众安全的多发性犯罪。


双腿跪两砖外加电刑逼迫放弃信仰!
萧扬在另一次司法会议上曾披露.一些省(区)、直辖市刑事案件的错案、冤案、假案,高达百分之二十五,而经济、金融犯罪案,漏网或被放纵的高达百分之五十。实际上,金钱在支配着司法取向。这样错下去、冤下去,假下去,找不到说理的地方,老百姓能不反抗吗?社会能安定吗?

来自官方喉舌内部消息:黑帮占党政基层职位,仅福建省的黑帮势力就通天,霸占了城市街道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农村村委主任、支部书记等职务。有的城市街道居委、农村村委,成了黑帮天下。

在湖南省黑社会冲砸法院家常便饭,今年,湖南省衡阳市中级法院,在审判一宗黑势力收取商家保护费月达二百万,横行三年之久、民愤极大的案件时,突然有五十多名黑社会份子冲入法院,砸烂法庭之后,扬长而去,值勤的法警却无动于衷,好象很默契。

今年二月十二日晚十一时许,有三名藏有枪枝、炸药的不明身份人士,冲入了青海省西宁电视台,与驻守的武警发生驳火。三人全部被当场击毙。事发后,罗干从北京赶到现场视察,是否真正破案不知,反正传出的消息说,这是地下组织所为。

法院按官职大小私分没收来的物品,据报,沿海某市法院每年没收一亿二千万元的物品。长期以来,内部一向以官阶大小按级别来分享利益。一块劳力士手表仅付一百元,XO洋酒、古巴雪茄、法国打火机、高档皮包,五花八门,无所不有,有的甚至免费拿用。有人举报,反受打击而被调离法院。

济南监狱发生骚乱,二月一日(大年初一),山东省济南监狱一千三百多名服刑人员,以绝食抗议当局扣压狱中购物代用券和家属给他们的生活费用。当局调动了千名武警进行弹压,省公安厅厅长也赶到现场。

社会为什么不安定,因为有这些不安定的因素,不是老百姓闹事,而是共产党在胡作非为。

2002年有关刑事案的一些数据

在已被提起公诉的四十四万六千二百二十人中,有四千二百名中共党员、在职干部,涉及到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处一级干部有二千二百名,有四百多个政府部门及机构已被下令改组、整顿。


警察打伤多名市民
二OO二年,有一万八千四百多人被暴力攻击造成死亡,伤残者有十八万七千六百多人。恶性纵火案、投毒谋杀案、爆炸案大幅上升百分之二十五至三十三。造成人命、财产损害的纵火案,有二千七百多件;造成人命死亡的投毒谋杀案,有九百三十多件。2002年,公安、武警和保卫人员在执行任务中,受攻击、抗拒而造成伤亡的有二万一千七百多人,其中死亡三千七百六十多人。

刑事案发生的原因是复杂的,比如江苏省监狱就被逼发生骚乱,内部报导说,曾被评为「优秀」的江苏省第一监狱,于去年十二月十四日下午,发生二千多名服刑人员集体绝食抗议狱方搞「加班」生产。在狱方威胁以「抗拒改造加刑期」后,服刑人员的抗议升级,关掉机器,在工场静坐示威。最后,当局揪出了「幕后黑手」九人,将其关禁闭。在被关禁闭时他们会想些什么呢?

还有,警察军人因为享乐而送死的亦不少,不过都被掩盖着,例如去年十二月十五日凌晨,广西南宁在邕江执巡的水警艇,在北大码头发生爆炸,水警艇沉没。艇上八名水警,二死六伤。据称:水警经常到夜总会免费享受,横行霸道,欠单达十多万依然照去不误,这种被报复而死而伤的混混儿们最后能讨个什么说法呢?

社会治安安全度等级的指标

二OO二年秋,由中央政法委、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公安部,将大陆的省(区)、直辖市,地级市、地区、盟、自治州二级,制订社会治安、安全度分等级的指标:

(一)第一类安全度高,刑事案发率万分之四或以下的有:

上海市、西藏自治区;地级地区仅十二个,有:拉萨、银川、苏州、南通、杭州、青岛、烟台、无锡、三明……等。

西藏自治区安全度高是因为那里的藏民有宗教信仰,既然那里如此之好,为什么共产党政府老“挂念”着那里呢?

(二)第二类,具有一定的安全度,刑事案发率万分之五至万分之八以下的有:


北京警察欺压良善
北京市、天津市、浙江省、江苏省、宁夏回族自治区;地级地区四千三个,其中有十一个省会城市:济南、长春、南京、西宁、成都、哈尔滨、呼和浩特、兰州、昆明、南昌、海口等。

既然北京治安这么好,证明社会稳定,那为什么在过去的三年里北京财政局要支出四百个亿打压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这不是无事生非、无风起浪吗?

(三)安全度不稳,刑事案发车万分之八至万分之十以下;(略)

(四)安全度差,刑事案发率万分之十至万分之十五以下;(略)

(五)第五类,安全度恶劣的省级地区,刑事案发率万分之十五以上的有:

广东省、广西壮族自治区、湖南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山西省、河南省、陕西省、湖北省;地级地区五十二个:南宁、深圳、珠海、汕头、东莞、长沙、邵阳、衡阳、大理、太原、郑州、石家庄、合肥、安庆、漳州、开封、武汉、宝鸡、乌鲁木齐、伊宁……等。

十多年来,公安、政法队伍,整体素质不但不能适应所担负的责任和工作,而且成为了祸害人民的祸根。

胡锦涛在新届政治局第一次扩大会议上,指出了目前社会上政治上的严峻问题,并提出了解决问题的途经,特别强调要追究、惩办党委、个人凌驾于宪法、法律、法例之上的行为;改变政治局班子、高级干部队伍的自身建设、作风建设;旗帜鲜明地反对在党内拉帮结派;人民群众有权知道干部的经济收入、财产来源,有权提出质询和指控,以及不能以专政手段来对待社会上的反对声音和反对活动。

江泽民的批示是,对此有保留意见。

看来,胡锦涛要想让国家安定、人民富强,当务之急是先把江泽民的权力削掉,把不稳定因素去掉,否则家有内鬼,岂得安宁?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