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期間政治新動向!江本家子正遇滅頂之災(多圖)
 
田恬
 
2003-3-11
 
【人民報消息】兩會都是在春三月召開,這些日子兩會代表猛烈抨擊江政府,尤其是對國家副主席候選人曾慶紅、李長春,國務院副總理候選人黃菊、曾培炎,政協主席候選人賈慶林的資格,提出了一邊倒的猛烈抨擊,代表們毫不退讓地要求必須列上他們的工作政績、個人自身建設及其對家屬子女的教育,公布本人及配偶擁有的財產、存款 (包括在境外的財產、存款)。


咋辦?
這事對一貧如洗的老百姓實在太容易,可是對那些貪官污吏來說就等於伸著脖子往鍘刀下放。

不過仔細看看這幾個人的名字,怎麼都跟江澤民有關係?尤其是人們並不太熟悉的曾培炎,在東北出了車禍都被說成是胡錦濤要謀害江澤民的親信,看來不管曾培炎心裡是否真的承認是江親信,反正被江澤民當作槍來打擊總書記。

江澤民在中央裡到底有多少鐵桿兒親信呢?不好計算,連曾慶紅在江澤民的嘴裡都是野心家,您說江系人馬能不隨時有變數嗎?

癩蛤蟆遭遇死亡的春天

但您不能不承認江澤民確實還是有「群眾」基礎的,那些貨真價實的江系癩蛤蟆怎麼樣也不會與江離心離體的。

據《南方日報》報導,最近接到讀者的來電,稱剛開春賣蟾蜍、吃蟾蜍之風又捲土重來。記者在番禺等地的一些市場上看到,一袋袋蟾蜍正待價而沽。


不愧是江澤民,連吐舌頭都非同小可!



雖然蟾蜍「奇醜無比」,但是銷路卻很好。記者問一位商販:「這麼醜的癩蛤蟆也能吃嗎?」商販笑了笑說:「這你就不懂了,癩蛤蟆味道鮮美得很,而且還能清熱解毒呢。」 不知您注意了沒有,怎麼好吃江澤民也不吃,吃一個就少一個,那可都是江的本家子啊!


冬眠剛醒遇滅頂之災

「這麼多癩蛤蟆是哪裏來的?」記者問。商販說:「還能哪兒來的,田裡面抓的唄。現在春天剛到,田裡還不是很多,有些是從冬眠的洞裡挖出來的。這東西很好賣,有多少能賣多少。」

記者隨後來到附近的一些飯店,發現吃蟾蜍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從清蒸、姜蔥炒、椒鹽炸到蟾蜍火鍋湯、蟾蜍水蛇粥等,食用方法五花八門。

更令人擔憂的是一種名叫「熏拉絲」的食品出現在一些超市中。這是一種拳頭大小、被壓得扁扁的、熏得黃黃的東西,一問才知道是蟾蜍幹。吃蟾蜍已進入尋常人家,這對蟾王江澤民來說絕不是一個好消息。

南方日報寫道,蟾蜍可以捕殺嗎?記者咨詢了廣東省林業廳野生動物保護辦公室。該室一位負責人表示蟾蜍雖然不是國家重點保護的野生動物,但已被列入國家「三有」動物名錄。


「三有」動物:蟾王(官名:江澤民)有權、有錢、有賤相!

現在正值春天,正是癩蛤蟆的繁殖季節,捕殺對癩蛤蟆的繁衍生存極為不利,所以機不可失。對於兩會代表來說要求就高一些,光大量吃「熏拉絲」還遠遠不夠,主要是堅決要求以法治國、樹立憲法至高無上的權威,確立和解決黨和政府的權力以及領導人的權力的規範和準則,讓全國人大回覆到憲制的地位和權力,讓政協職能與時俱進到從憲法上制訂政協是參政、議政、督政地位的機構。

還有,就是堅決執行胡總書記在新屆政治局第一次擴大會議上提出的,對於目前社會上政治上的嚴峻問題的幾個解決途經,特別是胡總書記強調的:要追究、懲辦黨委、個人淩駕於憲法、法律、法例之上的行為;改變政治局班子、高級幹部隊伍的自身建設、作風建設;旗幟鮮明地反對在黨內拉幫結派;人民群眾有權知道幹部的經濟收入、財產來源,有權提出質詢和指控,以及不能以專政手段來對待社會上的反對聲音和反對活動。

最後對江氏人馬的告誡:蟾蜍有毒損害五臟

衛生部門提醒說,蟾蜍耳下腺、皮膚腺內含有蟾蜍毒素的白色漿液,稱蟾酥,人體吸收後可引起心、腦、肝、腎及肺損害。

為什麼那麼多老百姓吃癩蛤蟆都沒事,而江氏人馬吃了就損害五臟呢?有人說,興起「食蟾蜍之風」就是在滅江澤民的勢力、是在幹好事,當然吃了沒事;而江氏人馬胡作非為、助紂為虐,損害的是自己的「五臟」,當然麻煩接連不斷。

這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張萬年,連胡錦濤竭力推薦他當國家副主席,都被江澤民否決了,因為他對老江沒有用了!看最近賈慶林辭職老辭不了的架勢分析,他對江澤民還有可利用的價值,正因為如此,所以賈慶林更懸、更要好自為之!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