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祚庥「中科院院士」头衔应慎用 (图)
 
飞鸣
 
2003-1-5
 
【人民报消息】日前在网络上看到一篇文章提到何祚庥时,冠以“中科院院士”头衔,我觉得有可能误导读者。

首先,何虽自称物理学家,但他连三流物理学家都称不上。以他的学术水平,连美国一个三流大学的终身教授都拿不到。如果何祚庥对这个评价不以为然,请他把自己的学术成果拿出来让我们看一下,看是否有值得一提的任何东西。

至于“中科院”,连江泽民的三流大学毕业的儿子都能成为“中科院”的副院长,何祚庥的院士的水平怎么样就可想而知了。

我写这些并不是人身攻击,因为何祚庥一直打着“中科院院士”的幌子在为独裁政权迫害法轮功制造借口。我们必须让读者知道,他这个“中科院院士”到底有多少“含金量”,到底是个大师级的人物还是个不入流的货色,老百姓有知道的必要。

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日前有一篇文章“圣诞前夕有感”,他说:“我不是个虔诚的基督徒,更不想宣扬宗教。但当我今早知道国内的圣诞节不是假日,很有点反感。我知道国内的政权是不喜欢宗教的,多带几本圣经进口是大罪。我不鼓吹宗教,但认为有些人,好比我自己的父母,宗教信仰是重要的。对这些人,宗教起码是一种寄托,是思想的一个安息所。你不信,不应该禁止他人信;你不到教堂崇拜,不应该认为他人那样做是没有意思的。数之不尽的大智大慧的人,数之不尽的博学之士,数之不尽的顶级科学家,久不久都到教堂去崇拜一下,很虔诚的。”

我对张教授不了解,但他的想法至少是一个有良知的学者的想法。何祚庥明知道大陆独裁政权迫害法轮功学员是多么残忍,而三年来的事实也证明法轮功是极为和平的信仰,即使遭受野蛮迫害也没有任何极端的行为,但何仍然为独裁政权的迫害辩护,其人格和他的学术水平一样低劣。

何祚庥在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曾故做“幽默”地说他相信牛顿力学,以讽刺法轮功学员不懂科学,难道他不知道牛顿的后半生一直在研究宗教?难道他不知道牛顿一直是宗教的信徒?而且修炼法轮功的人里有很多科学界人士,如台大就有好几位教授。法轮功的明慧网上也有“科学探索”的栏目讨论科学。相信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学识比何祚庥要强得多。

关键是以目前科学已有的知识来评判精神信仰是很荒谬的事情,而把科学作为迫害一个和平的信仰的棍子则是很邪恶的事情。当年迦利略、布鲁诺受到宗教裁判所的迫害和残杀,而何祚庥等人今天的所为和宗教裁判所有什么区别?只能说是邪恶。

其实如果真的关心中国科学的发展,我觉得一个思想自由的环境才是根本,允许人们有不同的思想,在社会上,允许一些人提出与众不同的思想,学校里,要鼓励学生的创造力和想象力,鼓励学生提一些古怪的问题,做一些古怪的事情,想别人所不敢想。在过去的二十多年来,大陆一直是急功近利,办少年班,把一些小孩子搞到大学里去拔苗助长。办数学竞赛和集训班,拿了很多奖牌,其实科学的开创性的东西是提出问题,而不只是解决问题。我遇到很多当年数学竞赛的高手,但思想上太死板,没有什么想象力。我自己其实也受这个影响,因为我本人也是数学竞赛赛出来的家伙。大陆留美从二十年前就开始,现在在大学教书的也不在少数,但大师级的人物出了几个?倒是香港、台湾弹丸之地出了些人才,当然这都是上一代的事了。有人说时间没到,但其实大师的成果都是年轻时出来的呀。你看看当年量子力学的奠基人,他们达到顶峰时还都是翩翩美少年!我们再看一看古代的所谓封建社会,那时也是独裁,可是有唐诗、宋词、有红楼梦,出了很多我们现在仍然崇拜的大宗师。即使在国民党当政时期,也出了鲁迅这类人物。那么这几十年出了什么?现在三个代表倒是吹得天翻地覆,都是什么东西?我们再看看欧洲的小国,出了多少大师?日本在物理、数学上都出了一些大人物。我们中国“地大物博”没有大师,难道中国人智力低下?绝不是。一个不容忍异见的环境是不容易产生大师的。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