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特罗一封信搞定百姓 老江一缩头传言四起(多图)
 
鄂新
 
2002-12-26
 
【人民报消息】12月21日是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25年来头一次没有出席国民大会的全体会议,到25日已经超过一个星期没有在公共场合出现。12月24日古巴官方《格拉玛报》头版刊登了卡斯特罗致全体人民的公开信,解释他病休的原因。

老江啊,看了这封信俺感动得直流鼻涕,也介绍给您看看,啧啧,人家老卡一个星期没露面,就赶快写信,通知大家到底是咋回事,让老百姓把提搂起来的心赶紧放进肚子里,让世界上反卡势力没有可趁之机。您咋经常一猛子扎下去,一点儿动静没有了呢?过去好多好多天才开会规定不许信谣传谣呢?

西方媒体报导说,76岁的卡斯特罗已经统治古巴44年。虽然近来他的行动开始显得有些迟缓,但他体力充沛,精力过人是世界闻名的,几乎成了“神话”。他的工作日程比任何国家领导人都紧张繁忙,一个星期要参加几次公共活动,连续几个小时发表演说,经常通宵达旦地会见外宾,研究政府工作报告。

老卡咋这么辛苦,老百姓还没混上电视机看呢?还是您上回给送去的,外加4亿元。

法新社迈阿密11月13日报导,卡斯特罗儿子的前未婚妻多拉杜所拥有的UNIVISION 电视台今天播出「卡斯特罗秘密生活」的电视片,片中显现出卡斯特罗「既疲倦又衰老」的一面。介绍这份录影带的记者说,下几集播出的内容,将会看到一个身着外套与拖鞋,「既老又倦」的卡斯特罗,与他平日公开露面时穿着整齐的草绿色军服,神采奕奕的样子不可同日而语。到底是多了几个卡斯特罗,还是吃了什么特殊补品?


神采奕奕的卡斯特罗
古巴人民已经习惯了卡斯特罗无穷的精力。2001年6月他在一个电视实况转播的万人集会上发表演说时突然晕倒,古巴举国震惊,不少人流泪痛哭。而几分钟后,卡斯特罗又神采奕奕地出现在讲台上,他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他还是“完整的一块”("entero" -- all in one piece)。

尽管看着还是“完整的一块”,但卡斯特罗已经指定他的兄弟劳尔为接班人。看来近年外界传言卡斯特罗患有各种疾病,包括前列腺炎、心脏病、帕金森氏综合症和中风,不是捕风捉影的。老江,人家能传位给兄弟,您传给谁了?曾庆红?他好像最近没把您放在眼里吧?半个月篡了六次权,四次越过胡锦涛擅自往下发文件,越过小胡这正常,不寻常的是他怎么没有请您过目呢?他一个人说了就算了?那您垂了半天帘子听谁的政啊?

对了,俺今天是要向您介绍卡斯特罗的公开信的,俺觉得您也应该时常写写这样的信,给俺们有个交代。

12月21日当天,古巴国民大会500多名代表在宣读完卡斯特罗的公开信后,起立欢呼。于是老卡在圣诞节前夜又发表了致古巴人民的公开信。全文翻译如下:

我的病休史

我的同胞们:

我被告知许多公民希望了解我目前的健康状况。在这里我要尽量周详地告诉你们。

这件不合时宜的荒唐事使我不得不退出日常工作。它是这样发生的:12月16日星期一晚上,我发觉左腿外部膝盖和脚踵之间的地方有点不舒服。我看到那里发红,并觉得发热,有些痛,像是蚂蚁、蚊子或是其它什么虫子咬的。记得早上我曾抓挠那里,把皮肤抓破了,出现一个小伤口。毫无疑问,皮肤上常见的机会主义细菌们(Germenes oportunistas)趁机从伤口进入。医生们通常把这类症状归因于葡萄球菌。它们到处都是,有时会让人生病。那天晚上,医生嘱咐我把腿平放,并用生理盐水对伤口冷敷。我整晚都没有站起来,医生还开了几粒药片帮助消炎。


76岁的卡斯特罗的漫画
17日和18日,我都严格按照医生嘱咐的去做。18号晚上已经订好要会见外国使节,这让我很担心。我不能缺席,于是就去了。经过几个小时的接待、会见和谈话,19日凌晨我回来后发现腿上感染部位红肿得更厉害了。初步诊断是蜂窝织炎(celulitis),必须采取措施防止它发展成淋巴管炎(linfangitis)。20号星期五下午6点有大学学生联合会80周年庆祝大会,21号周六上午10点还有国民大会最后一次会议。对我来说,这两项活动都非常重要,必须参加。

我被告知要进行冷敷、服用抗生素,把腿放平,所以只好在电视上看大学联合会周年庆的转播。而国民大会让我左右为难。国民大会我必定出席,一次也没落下,可以说创下了奥林匹克记录,或者是世界冠军。这次可要被迫中断了。我该不该破坏纪律呢?

更糟糕的是,我知道尽管有抗生素和其它现代医药,蜂窝织炎或淋巴管炎除了卧床休息没有更好的疗法。除了告退没有其它办法。保护我的左腿是一项责任。我用它从事多项体育活动,踢足球、长跑、跳远、游泳、爬山。我曾在马埃斯特拉山区跋涉数千里,在Escambray和Giron同战士们一道行军,参加人民战斗队的长征(Las Marchas del Pueblo Combatiente)。这条“左腿”在政治上为我引路,从未让我失败。我现在不能背叛它。

医生们起初保证三、四天就能恢复,现在已经拖了一个多星期。伤口最终转为淋巴管炎初期,但休息和药物治疗已经将它全部治愈。过不了多久我的左腿就能康复如初了。
这些天我不知道学了多少有关蜂窝织炎、淋巴管炎、抗生素、冷敷等等医疗知识。我现在已经变成了蚊子和其它害人昆虫的死敌。我也发誓再也不去用手抓挠蚊虫叮咬的伤口了。

没有人觉得我失去了时间。借助电视我得以紧跟国内外发生的大事,借助电话我能够与所有必要的同伴们保持联系。我甚至要比平常处理更多的事务,也有更多的时间来读书,睡眠也比平常多出一道两个小时。每天我仍然保持平均16个小时的净活动时间(16 horas de actividad neta)。

休息是多么重要啊!我不禁回想起蒙卡达起义后在监狱度过的那22个月。在我一生中从来没有像那时候有这么多自由支配的时间,能够读这么多书。在那以后的革命和日常工作把我们变成了奴隶。遇到特殊时期,我们忙得忘记了还有时间、周末、假期和休息的概念。愉快的革命工作使我上瘾,尽管我已经加倍努力,还总是觉得时间不够。
我不希望这次病休延长下去。我现在很好,亲爱的同胞们,我对革命的未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乐观!

感谢你们通过各种渠道表达对我的支持和鼓励!

此致

兄弟般的敬礼

菲德尔卡斯特罗

2002年12月24日晚11时30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