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亲家何祚庥的公开信 (图)
 
贾苑仕
 
2002-4-1
 
【人民报消息】致何祚庥的公开信

数日前浏览网,赫然看见何祚庥的大名,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再往下一瞅,没错,清清楚楚,何祚庥院士。何祚庥或许有同名者,但中国科学院院士则没有第二个。还以为何院士在自己的学术领域---理论物理学上有了不起的发现,竟吸引了多维的目光。读下去才发现原来多维转载的是何祚庥在《检察日报.法治评论周刊》上发表的高论:股市是贫富差距的罪魁祸首,应向股民征收所得税。笔者无缘拜读何院士的原文,但从多维的文稿可见该文有理有据,言之凿凿,数据详实,确是“院士”风范。

  何院士的观点是否正确,笔者不加评论,可是让人大惑不解的是,何院士什么时候开始对股票产生了兴趣,竟不惜花费如此精力研究中国的股市?难道物理学上的难题都没有什么可解的了?恕笔者孤陋寡闻,没听说过中国科学院或是中国工程院有哪位院士是靠研究股票而被评为院士的。难道何院士也缺钱花,炒起股票来了?再看北京大学主页上的教授名单,何院士的大名也位列其中,不过不是在顶尖水平的北大物理系,而是出人意料地挂名在北京大学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担任科学技术哲学专业博士生导师,教授简介上写着“我不信邪......”等等字样,据说何院士还因为充当反法轮功的急先锋而受到中国科学院的表彰。按中国人的逻辑,学问做到深处,自然而然一通百通,达到彻悟之境界,只要评上院士了,随便任何一门学科,做个教授均不在话下。数年前参加一次全国性的学术会议,一位冶金学界的资深院士作特邀报告,题目赫然是“材料与可持续发展”,一位与会的年青学人不禁摇头叹气:“怎么老前辈们都搞起方法论来了?”大有学风日下之感。据说这位院士徒子徒孙数不清,大多数直到毕业了连老先生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时下里“学历打假,文凭打假”很时髦,依笔者愚见,院士堆里也有很多假可打,至少不务正业者大有人在。

  何院士着文立说指责法轮功宣扬“地球要爆炸,人类要毁灭”,“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等等,笔者翻遍了法轮功的书籍,也未找到这些谬论。共产党的老祖宗马克思说过“科学上来不得半点虚假”,玩科学的人都讲究“学术严谨”,中国学生毕业时都要在论文结尾处恭维自己的导师“学术上如何如何严谨”,自己又“如何如何受益”等等。何祚庥既然能当上“中国科学院院士”,学术上定然是很严谨的了,不知何院士从何处听到、看到这些耸人听闻的惊世之言?是道听途说,还是凭空杜撰?何院士头顶上光环炫目,“物理学家”,“社会学家”,“哲学家”,至少从学术角度上看,道听途说也好,凭空杜撰也罢,都不是“科学”的态度,更谈不上“严谨”。倘使何院士自己读到了这些话,则大可指出这些话的出处来,同时叫共产党解除书禁,来个当堂对证,让老百姓有个明辨是非的机会。如果真如何院士所言,那时再烧书、抓人也不晚。现在书也禁了,“邪教”的标签也贴上了,报纸、电视上说法轮功“自焚”,老百姓只好认为是自焚,说法轮功“自杀”,老百姓也只好认为是自杀,究竟是真是假,根本无从知晓。中国每年有十万人死于自杀,按中共所立的“邪教”标准,共产党应是最大的邪教。

  何院士口口声声说“我不信邪”,好像几千年来中国那么多练气功的人都是脑袋里缺根弦,心甘情愿入“邪”道,只有何院士脑子还算周正,能辨“正邪”。谁正谁邪,共产党说了不算,何院士说了也不算,历史自有公论。圣人讲“天道永恒,人道无常,不可逆天而行”。中国这个社会,有人心邪口邪,更多的人口正心邪。有人挂马克思主义的羊头,卖法西斯的狗肉;有人嘴里高呼民主法治,背地里大搞独裁专政;有人这边说要铲除腐败,那边却耗费上千亿老百姓的血汗钱借国庆之名为自己脸上贴金,花费亿两银子进口豪华专机,为了建个国家大剧院一掷几十亿不当回事,慈禧太后当年挪用海军的军费修建颐和园给自己享乐,“倾中华之国力,结友邦之欢心”,也不过如此。前清圆明园被烧、驻外公使遭洋人羞辱而自杀,今朝大使馆被夷为平地,同胞命丧异乡。区区三年时间国人就将那惨痛的一幕抛诸九霄云外。古人以史为鉴,今人以史为戏,醉生梦死,纵情声色;中华大地,明明哀鸿遍野,民不聊生,当权者却粉饰太平,欺骗天下;有人扯着嗓门喊“以德治国”,其实自己都不知道“德”为何物,干缺德事;有人打着“为人民服务”的口号,实际上干着鱼肉百姓的勾当;有人借“科学”之名,行沽名钓誉之实。时下里“科学家”也不好当,为弄点经费怀揣现金上敬下孝,跑断双腿,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在三百天在火车上度过。一旦评上院士之后丑小鸭立即变成了金凤凰,科研全撂一边,今天搞个社会调查,明天写几篇推荐信,后天参加个鉴定会,红包滚滚而来,一字值千金;有人打着“反封建,反迷信”的旗号,大行迫害之实。明明毫无人权可言,却厚颜无耻地谎称“历史上人权状况最好”,胡扯什么“人权首先是生存权”,荒谬绝伦,好像人权就是大米饭了;有人借佛、道之名,行敛财之实。千年古刹寒山寺竟然拍卖“撞钟权”,世人竟哄然叫好,请问佛何在?请问道何在?有人到处吹嘘“中国信仰自由”,暗地里操纵打压,为己所用,把数千年文明糟蹋得面目皆非。放眼神州,世风日下,无诚无信,道德沦丧。放着巨奸、巨贪、巨邪、巨恶何院士不打不反,却偏要跟信仰“真、善、忍”的平民百姓过不去,是没有这个胆量,欺善怕恶,还是另有居心?抑或根本就是一丘之貉?

  何院士1999年在天津的一家刊物上发表了一篇“我不同意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直接导致了后来的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的事件。由于信访办就在中南海,这事被媒体渲染成了“法轮功学员包围中南海”,并为后来的血腥镇压埋下了伏笔。笔者想问一问,中国人信佛、信道好几千年,何院士凭什么“不同意青少年练气功”?凭什么不让老百姓练气功?是凭你头上的几根白毛,还是凭你头顶上“院士”的光环?抑或专制体制下培养出来的“院士”,也秉承了专制的作风,也想箝制或操控别人的思想和行为?

  或许笔者乃一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何院士果然是牛顿再世,爱因斯坦重生,三十六艺,样样精通,将来再评个社会科学院院士也大有可能。但是,头顶上的光环越多,暴露自身阴暗的机会越大。倘若何院士果真是胸怀天下,忧国忧民,则是万民之福;如果只知道拍当权者的马屁,投其所好,必将为世人所唾弃。

摘自(博讯)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