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从地方包围中央“夺取全国胜利”
 
凌锋
 
2003-1-5
 
【人民报消息】两个中心,两个禁区,两个变数

中共十六大闭幕后的新领导班子被称为“不三不四”,因为既不是第三代,也不是第四代;因为没有一个核心,也就出现了两个中心。国内外的学者专家,哪怕是倾向北京的学者专家也忧心忡忡的表示,中共党内将免不了出现一场斗争,或者说,十六大“胜利闭幕”的那一天,也是新斗争的开始。

江泽民不是喜欢说“以史为鉴”吗,中共的历史就是最好的说明。五十年代末期,出现党主席毛泽东和国家主席刘少奇,结果爆发惨烈的文化大革命;一九六九年中共九大后,党的副主席林彪因为要做国家主席而被党主席毛泽东逼上出逃之路而折戟沉沙;文革结束后邓小平复出,出现老干部和毛泽东接班人华国锋的两个中心,邓小平背后的军队使华国锋甘拜下风“和平”交出权力;一九八九年学运,幕前赵紫阳和幕后邓小平两个中心的相持,结果以邓小平的血洗长安街作为结束;如果不是邓小平年迈和“事不过三”,在江泽民胆敢提出以反和平演变为中心来对抗邓小平以经济工作为中心,导致邓小平南巡讲话,江泽民也会遭受同胡耀邦、赵紫阳一样的命运。

毛泽东说过,“多中心即无中心论”,以中共、中国这样的大党大国,又没有一个行之有效的权力转移制度,在人治的情况下,势必要解决“一个中心”的问题。其实中共的国营企业,为了党委书记是核心,厂长是中心,到底谁说了算,闹腾了二十年还没有真正解决。

因此,不论订下什么规矩使江泽民的垂帘听政合法化,但是总不是那样名正言顺,这就隐藏了危机。江泽民和胡锦涛孰前孰后,就引起很多争议。为什么胡耀邦、赵紫阳担任总书记时的军委主席邓小平排名在他们的后面,而江泽民必须排在前面以体现“枪指挥党”?难道这种违反程序的事,就是江泽民所谓的“与时俱进”?

为此,在胡锦涛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绝对不可以去碰的禁区,那就是“党指挥枪”。江泽民担任党总书记和军委主席时,反覆强调“党指挥枪”,如今这个名词将成绝响。一旦从胡锦涛嘴里说出必须“党指挥枪”时,那就是他要从江泽民手里收回兵权了,那将是江胡的一场恶斗。为了避免这种“党军对立”的情况出现,有消息说,中国将组建“国家安全委员会”,由江泽民出任主席,凌驾在党总书记和军委主席之上,既可以当“核心”而无愧,还可以淡化军委主席的枪杆子色彩。这个保留江泽民权力的选项在十六大前已经提出,那时如果被否决了,现在倒是可以通过了,因为政治局常委班子里已经没有朱熔基、李瑞环、尉健行来碍手碍脚了。唯一说不通的是,中共一直宣传现在是中国政治上和经济上的最好时刻,“苏修亡我之心不死”变成了中俄紧密的战略伙伴;中美关系大有好转,美国总统布殊给江泽民打来带有个人感情色彩的贺电祝贺江泽民连任军委主席;而对台湾的“以商围政”也显著见到效果,台湾经济被中国逐渐掏空;如此等等,怎么反而“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需要成立“国安委员会”?当然,江泽民的需要就是理由,要挑起中美紧张关系和两岸紧张关系以转移民众视线,江泽民也是驾轻就熟。

除了“党指挥枪”是禁区之外,“反腐败”在一段时间内也是禁区。这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政治局常委里的贾庆林和黄菊本身就是比较明显的腐败分子,胡锦涛如果提出这个口号,必然引发他们的反弹,不但不利于“安定团结”,也不利于胡锦涛稳住自己的后院来全力应付江泽民。另一个原因是江泽民家族就是当前最腐败的家族之一,如果胡锦涛这时提出“反腐败”,会被认为是向江泽民宣战,江泽民可以拉拢其他腐败集团对付胡锦涛。

但是胡锦涛如果要真的赢得民心,反腐败却是最好的手段。因此在敏感时期一过,胡锦涛当会重提“反腐败”口号,只是一开始会同以前一样,说说而已,到真有把握之时,才动真格。但是如果不启动政治改革,反腐败不可能真正有成效。因此十二月五、六两日胡锦涛担任总书记后第一次下乡选择中共中央进入北京城以前的驻扎地,也是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召开地的西柏坡。毛泽东在全会报告中要求全党防止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但是胡锦涛没有号召“反腐败”,而是根据毛泽东讲话中要求全党党员“务必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继续保持艰苦奋斗作风”,进行“正面教育”而已。

但是眼下的情况也并非对胡锦涛完全不利。胡锦涛的希望在地方政权上。当年邓小平推行改革开放政策,中央有元老们的重重阻力,是通过沿海“特区”逐步打开缺口而扩大改革开放的路线。要制约“中央集权”,就必须依靠地方的坐大,提高他们的自治权力。

十六大结束后,中央喉舌一直把江泽民的新闻做得很大,有意不让胡锦涛出头。但是地方并非如此。例如十二月四日江泽民视察国防大学,第二天中央级的报纸《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等都以头版、头条刊登了江泽民在国防大学讲话的长篇报导,还发表江泽民会见日本客人的消息,在头版报尾处才刊登胡锦涛纪念宪法发表二十周年的讲话。但是湖北省委机关报《湖北日报》和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则把胡锦涛纪念宪法二十周年的讲话和大幅照片在头版头条刊出。

在胡锦涛视察西柏坡后,十二月十一日的河北省委机关报《河北日报》发表一篇题为「胡锦涛和中央书记处同志在西柏坡学习考察纪实」,指在整个考察活动中,西柏坡没有插红旗、没有挂横额、没有摆鲜花、没有铺地毡。胡对此非常赞同。在外活动时,胡身穿的是一件洗得发白的旧棉衫,吃的也只是当地家常便饭。而且不管条件多艰苦,他坚持要在西柏坡住一夜,亲身体会老区人民的生活。报导又指出,胡锦涛在河北西柏坡两日考察的餐费共三十元,胡锦涛亦自掏腰包,自己结帐,并且按规定开了收据。报导形容胡锦涛这是以身作则,带头实践艰苦奋斗,不搞特殊化。报导还赞扬胡锦涛在与干部群众座谈时,目光始终地望著发言者,认真地听、仔细记录,「让每一位在场的人都感到总书记是那么亲切、和蔼、平易近人。」胡锦涛又非常关心山区人民生活,冒著纷飞的雪花亲自到村民家中探访,嘘寒问暖。

不管上述这些是不是拍马屁,但是至少同“主流派”表现不同,是会引起大权在握的江泽民的不满。就算地方诸侯是“机会主义”或者政治赌博,也要有些勇气。起码,他们不认同江泽民以枪指挥党的垂帘听政。至少,胡锦涛对江泽民的“枪”买帐,但是地方诸侯对同级的“枪”,也就是军区的“枪”并不买帐。“拥胡派”不止这两省,“团派”现在不少还在地方上,但是仗著年龄的优势,迟早要取代江泽民的帮派。江泽民把他的人马拼命往中央调,胡锦涛则把他的人马填补地方的空缺。如此一来,江泽民的权力基础就似乎比较弱了,一旦年老体衰,或若干年后,这些诸侯上升到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江泽民的日子就不会那样好过了。如果江泽民这时对地方诸侯进行打压,那么未来的反弹就会更激烈。

除了地方诸侯的变数外,就是政治局及其常委中,也不是不存在变数。由于江泽民已经七十六高龄,儿子江绵恒来不及接班,似乎十六大前主管组织工作的曾庆红也不热心安排他做第五代接班人,所以即使是高层的江系人马,也不能不考虑到自然规律的作用而为江泽民卖命时打些折扣,对胡锦涛就会留些余地,也为自己留有余地。

其中曾庆红的表现最值得注意。当江泽民极力压抑胡锦涛,其他中央领导人也在观望时,曾庆红却在十一月二十三日向日本外宾介绍中共十六大的意义时,除高度推崇江泽民执政的成就外,更强调全党「团结」在新任总书记胡锦涛的领导之下。十一月二十九日曾庆红在中共中央党校发表讲话,要求中共干部要在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领导下,实现中共十六大确定的目标和任务。十二月十七日,胡锦涛会见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与会代表,胡锦涛强调,要从长治久安的政治高度,认识和加强中共党建的重要性;曾庆红立即称赞胡锦涛的讲话「高屋建瓴」。在所有政治局常委中,曾庆红表示对胡锦涛的支持,频率远远高过其他常委,是他同江泽民演双簧,还是认为江泽民已经穷途末路,他需要走自己的路?这些都是未来值得注意的动向。需要认清的是,中共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理念,成了利益集团的组合,一旦江泽民的权势到了顶端而开始走下坡时,还有多少人会“永远忠于江主席”?

(开放)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