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從地方包圍中央「奪取全國勝利」
 
淩鋒
 
2003-1-5
 
【人民報消息】兩個中心,兩個禁區,兩個變數

中共十六大閉幕後的新領導班子被稱為「不三不四」,因為既不是第三代,也不是第四代;因為沒有一個核心,也就出現了兩個中心。國內外的學者專家,哪怕是傾向北京的學者專家也憂心忡忡的表示,中共黨內將免不了出現一場斗爭,或者說,十六大「勝利閉幕」的那一天,也是新斗爭的開始。

江澤民不是喜歡說「以史為鑒」嗎,中共的歷史就是最好的說明。五十年代末期,出現黨主席毛澤東和國家主席劉少奇,結果爆發慘烈的文化大革命;一九六九年中共九大後,黨的副主席林彪因為要做國家主席而被黨主席毛澤東逼上出逃之路而折戟沈沙;文革結束後鄧小平復出,出現老幹部和毛澤東接班人華國鋒的兩個中心,鄧小平背後的軍隊使華國鋒甘拜下風「和平」交出權力;一九八九年學運,幕前趙紫陽和幕後鄧小平兩個中心的相持,結果以鄧小平的血洗長安街作為結束;如果不是鄧小平年邁和「事不過三」,在江澤民膽敢提出以反和平演變為中心來對抗鄧小平以經濟工作為中心,導致鄧小平南巡講話,江澤民也會遭受同胡耀邦、趙紫陽一樣的命運。

毛澤東說過,「多中心即無中心論」,以中共、中國這樣的大黨大國,又沒有一個行之有效的權力轉移制度,在人治的情況下,勢必要解決「一個中心」的問題。其實中共的國營企業,為了黨委書記是核心,廠長是中心,到底誰說了算,鬧騰了二十年還沒有真正解決。

因此,不論訂下什麼規矩使江澤民的垂簾聽政合法化,但是總不是那樣名正言順,這就隱藏了危機。江澤民和胡錦濤孰前孰後,就引起很多爭議。為什麼胡耀邦、趙紫陽擔任總書記時的軍委主席鄧小平排名在他們的後面,而江澤民必須排在前面以體現「槍指揮黨」?難道這種違反程序的事,就是江澤民所謂的「與時俱進」?

為此,在胡錦濤面前就出現了一個絕對不可以去碰的禁區,那就是「黨指揮槍」。江澤民擔任黨總書記和軍委主席時,反覆強調「黨指揮槍」,如今這個名詞將成絕響。一旦從胡錦濤嘴裡說出必須「黨指揮槍」時,那就是他要從江澤民手裡收回兵權了,那將是江胡的一場惡斗。為了避免這種「黨軍對立」的情況出現,有消息說,中國將組建「國家安全委員會」,由江澤民出任主席,淩駕在黨總書記和軍委主席之上,既可以當「核心」而無愧,還可以淡化軍委主席的槍桿子色彩。這個保留江澤民權力的選項在十六大前已經提出,那時如果被否決了,現在倒是可以通過了,因為政治局常委班子裡已經沒有朱熔基、李瑞環、尉健行來礙手礙腳了。唯一說不通的是,中共一直宣傳現在是中國政治上和經濟上的最好時刻,「蘇修亡我之心不死」變成了中俄緊密的戰略夥伴;中美關係大有好轉,美國總統布殊給江澤民打來帶有個人感情色彩的賀電祝賀江澤民連任軍委主席;而對臺灣的「以商圍政」也顯著見到效果,臺灣經濟被中國逐漸掏空;如此等等,怎麼反而「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需要成立「國安委員會」?當然,江澤民的需要就是理由,要挑起中美緊張關係和兩岸緊張關係以轉移民眾視線,江澤民也是駕輕就熟。

除了「黨指揮槍」是禁區之外,「反腐敗」在一段時間內也是禁區。這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政治局常委裡的賈慶林和黃菊本身就是比較明顯的腐敗分子,胡錦濤如果提出這個口號,必然引發他們的反彈,不但不利於「安定團結」,也不利於胡錦濤穩住自己的後院來全力應付江澤民。另一個原因是江澤民家族就是當前最腐敗的家族之一,如果胡錦濤這時提出「反腐敗」,會被認為是向江澤民宣戰,江澤民可以拉攏其他腐敗集團對付胡錦濤。

但是胡錦濤如果要真的贏得民心,反腐敗卻是最好的手段。因此在敏感時期一過,胡錦濤當會重提「反腐敗」口號,只是一開始會同以前一樣,說說而已,到真有把握之時,才動真格。但是如果不啟動政治改革,反腐敗不可能真正有成效。因此十二月五、六兩日胡錦濤擔任總書記後第一次下鄉選擇中共中央進入北京城以前的駐紮地,也是中共七屆二中全會召開地的西柏坡。毛澤東在全會報告中要求全黨防止資產階級的「糖衣炮彈」,但是胡錦濤沒有號召「反腐敗」,而是根據毛澤東講話中要求全黨黨員「務必繼續地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務必繼續保持艱苦奮斗作風」,進行「正面教育」而已。

但是眼下的情況也並非對胡錦濤完全不利。胡錦濤的希望在地方政權上。當年鄧小平推行改革開放政策,中央有元老們的重重阻力,是通過沿海「特區」逐步打開缺口而擴大改革開放的路線。要制約「中央集權」,就必須依靠地方的坐大,提高他們的自治權力。

十六大結束後,中央喉舌一直把江澤民的新聞做得很大,有意不讓胡錦濤出頭。但是地方並非如此。例如十二月四日江澤民視察國防大學,第二天中央級的報紙《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經濟日報》等都以頭版、頭條刊登了江澤民在國防大學講話的長篇報導,還發表江澤民會見日本客人的消息,在頭版報尾處才刊登胡錦濤紀念憲法發表二十周年的講話。但是湖北省委機關報《湖北日報》和武漢市委機關報《長江日報》則把胡錦濤紀念憲法二十周年的講話和大幅照片在頭版頭條刊出。

在胡錦濤視察西柏坡後,十二月十一日的河北省委機關報《河北日報》發表一篇題為「胡錦濤和中央書記處同志在西柏坡學習考察紀實」,指在整個考察活動中,西柏坡沒有插紅旗、沒有掛橫額、沒有擺鮮花、沒有鋪地氈。胡對此非常贊同。在外活動時,胡身穿的是一件洗得發白的舊棉衫,吃的也只是當地家常便飯。而且不管條件多艱苦,他堅持要在西柏坡住一夜,親身體會老區人民的生活。報導又指出,胡錦濤在河北西柏坡兩日考察的餐費共三十元,胡錦濤亦自掏腰包,自己結帳,並且按規定開了收據。報導形容胡錦濤這是以身作則,帶頭實踐艱苦奮斗,不搞特殊化。報導還讚揚胡錦濤在與幹部群眾座談時,目光始終地望著發言者,認真地聽、仔細記錄,「讓每一位在場的人都感到總書記是那麼親切、和藹、平易近人。」胡錦濤又非常關心山區人民生活,冒著紛飛的雪花親自到村民家中探訪,噓寒問暖。

不管上述這些是不是拍馬屁,但是至少同「主流派」表現不同,是會引起大權在握的江澤民的不滿。就算地方諸侯是「機會主義」或者政治賭博,也要有些勇氣。起碼,他們不認同江澤民以槍指揮黨的垂簾聽政。至少,胡錦濤對江澤民的「槍」買帳,但是地方諸侯對同級的「槍」,也就是軍區的「槍」並不買帳。「擁胡派」不止這兩省,「團派」現在不少還在地方上,但是仗著年齡的優勢,遲早要取代江澤民的幫派。江澤民把他的人馬拼命往中央調,胡錦濤則把他的人馬填補地方的空缺。如此一來,江澤民的權力基礎就似乎比較弱了,一旦年老體衰,或若干年後,這些諸侯上升到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江澤民的日子就不會那樣好過了。如果江澤民這時對地方諸侯進行打壓,那麼未來的反彈就會更激烈。

除了地方諸侯的變數外,就是政治局及其常委中,也不是不存在變數。由於江澤民已經七十六高齡,兒子江綿恒來不及接班,似乎十六大前主管組織工作的曾慶紅也不熱心安排他做第五代接班人,所以即使是高層的江系人馬,也不能不考慮到自然規律的作用而為江澤民賣命時打些折扣,對胡錦濤就會留些餘地,也為自己留有餘地。

其中曾慶紅的表現最值得注意。當江澤民極力壓抑胡錦濤,其他中央領導人也在觀望時,曾慶紅卻在十一月二十三日向日本外賓介紹中共十六大的意義時,除高度推崇江澤民執政的成就外,更強調全黨「團結」在新任總書記胡錦濤的領導之下。十一月二十九日曾慶紅在中共中央黨校發表講話,要求中共幹部要在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領導下,實現中共十六大確定的目標和任務。十二月十七日,胡錦濤會見全國組織工作會議與會代表,胡錦濤強調,要從長治久安的政治高度,認識和加強中共黨建的重要性;曾慶紅立即稱讚胡錦濤的講話「高屋建瓴」。在所有政治局常委中,曾慶紅表示對胡錦濤的支持,頻率遠遠高過其他常委,是他同江澤民演雙簧,還是認為江澤民已經窮途末路,他需要走自己的路?這些都是未來值得注意的動向。需要認清的是,中共現在已經沒有什麼理念,成了利益集團的組合,一旦江澤民的權勢到了頂端而開始走下坡時,還有多少人會「永遠忠於江主席」?

(開放)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