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北大嘲笑俄国佬 普京回国背后捅一刀(图)
 
潇湘浪人
 
2002-12-31
 
【人民报消息】

老江哪里耍得过普京!


我对俄国佬素无好感。俄国佬一向以横蛮不讲理毫无信誉可言著称于世。

记得我在一本杂志上读到,有一位老先生说过,从古到今,中国历史上对中国老百姓造成空前灾难的都是从北方邻国南下的侵略者。这位老先生于1950年留学回国,学文科,当时青春年少,壮志未酬,遂以此为理由,在北京致信中共中央,提出不要一边倒向苏联,和美国也不要闹僵。后来中共当局以他亲美反苏为罪名把他抓进牢里判刑,老先生倔强不屈坚持自己的观点,故而几乎一生都在牢狱中度过,1979年胡耀邦才给他平反,获得自由。出来已是弯腰驼背,白发苍苍,老态龙钟了,没几年便撒手人寰。

胡锦涛上台后,普京为了摸底,来到北京,主要目的还是想和胡锦涛会谈,看看胡锦涛对俄国佬是什么态度。不料江太上乘此机会想大出风头,抢镜头,频频曝光,且陪同普京到北大去演讲,回答学生的提问。胡锦涛倒懒得和此等无聊政客套近乎,躲起来按自己方案进行组台。

本来,一个国家的元首到其他国家去访问,到著名大学发表演讲,学生们提提问题,元首们回答,这是外交上的通例,并无任何出奇之处。妙就妙在中国大陆中共当局并不是那么相信大学生,所有提问者和所提的问题,事前必须得到官方许可,甚至最高当局批准,提的问题甚至是官方代为拟票,代表官方意图,并不是像西方国家一样,学生自由发问代表自己。普京是生于1952年,前苏联斯大林年代,在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年代长大求学并受过严格的马克思主义教育,列宁格勒大学国际法专业毕业,经济学博士,是原苏共党员,他何尝不懂这些中国共产党人办事规律?

江太上为了表现自己是外语专家,唆使一个身穿红衣服特别显眼的女孩子,第一个出来向普京提出一个问题,说江太上在俄罗斯访问,能用俄语演讲,问普京能否用汉语演讲?以此来奚落普京,抬高江太上。普京回答说他没有江太上那么多才多艺云云,电视画面播放到此,马上切换成江太上在旁听后大为受用镜头,一脸得意的笑容。

普京除了俄语外只会德语,2000年才开始学英语,不会汉语,这是公开的事实,中国一流大学的北大女生会不知道?世界各国元首会讲多国语言的的确不多,尤其是汉语,但当元首的必备条件并不是会背诵美国的独立宣言,会讲多国语言。小布什也不会讲俄语并不妨碍美国人选他做总统;希拉克不会讲汉语,也不能说他不能治理法国。

普京这个人是克格勃出身,资深共产党员,岂有不知这是江老爷子在北大是故意使他难堪,想借他之口来抬高江太上。

恨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普京回国后,到底怎样想的?我们不知道。但是1991年江太上和叶利钦签订的《两国政府间在彼此削减边界地区武装力量和加强军事领域信任问题上的相互谅解备忘录》是一个秘密协定,我国全国军民,上至朝廷命官,下至平头百姓没有一个人知道。俄罗斯也守口如瓶,十年没有在任何场合透露过这个协定。江太上和叶利钦一定有个什么保密的秘密协定,未公诸于世。

普京在北大受到奚落,回国后刚好半个月,就于12月18日命令俄通社以军事评论员名义公布了这个卖国协定内容,把江太上从秘密卖国行径推向了公开曝光状态,出卖了江太上,就等于从江太上背后捅了一刀。

俄罗斯人过河拆桥,背后捅人一刀,是他们祖传秘方,一贯作风。当年中共元老高岗和斯大林暗通款曲,1953年斯大林一死,1954年高岗就垮台自杀。高岗自杀37年后,俄罗斯人才道出其中原委。这就是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中国问题专家C-冈察罗夫和前苏联援华专家组负责人H-科瓦廖夫谈话录。

科瓦廖夫说,1949年7月27日那次联共(布)政治局会议上。刘少奇在这次会议上收回了请苏联空军和潜艇帮助解放台湾的问题。随后情绪十分激动的高岗也发了言。他完全赞同刘少奇的发言,继而表示,他想提出他个人的一项建议。高岗说,他建议宣布东三省为苏联的第17个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当时苏联共有16个共和国,卡累利阿芬兰共和国当时也具有加盟共和国地位)。照高岗的意见,这可以保障东三省免遭美国人侵犯,并把东三省变作继续南下、以彻底歼灭蒋介石的更可靠的基地。此外,高岗还建议在青岛驻扎苏联舰队,建议加强远东的苏军,增加苏军人数,并以这些想法证明上述建议是有根据的。高岗发表完意见,与会者响起掌声,但从刘少奇的脸色看出,他已怒不可遏。

……

1950年2月,即在毛泽东由莫斯科返回北平前不久,我获悉,斯大林把我这份报告以及其它评论中共中央的密电交给了毛,这还不算什么,他还把一份高岗寄给他本人的情报亲自交给毛。很久以后,米高扬也证实了斯大林把这些文件交给毛一事。……斯大林决心赢得毛的信任与友谊,所以他把我们那位代表报回来的与高岗谈话的记录拿给毛看,对毛说:“看看吧,你可能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的。”

……

赫鲁晓夫下台后,在他的回忆录续集《最后的遗言》中,透露了他所了解的有关高岗的情况。他写道:我们的这位代表(引者注:指当时的苏联驻华大使尤金)开始向我们报告,说中国领导班子中有许多人对苏联和我们党不满。据他说,口头上积极反对我们的有刘少奇、周恩来等人。斯大林把大使送回的某些文件拿给我们传阅,因此我了解其中的内容。

关于中国党内这种情绪的情报,有很多显然是高岗捅给我们的。他是中国政治局在满洲的代表和首脑,跟我们自己在那里的代表关系很密切。(以上引文见 张聿温著《高饶事件始末》)

江太上显然是忘记了这段历史,自己以为干得很高明,中国军队后退500公里不设防消息,天衣无缝,密不通风,天下无人得知。殊不知自己陷入俄国佬圈套中,俄国佬肯定拿此作为要挟,逼迫江泽民干一些不得见人的勾当,例如正如12月18日俄通社军事评论员的文章说:“中国近年来从俄罗斯获得了总金额超过100亿美元的武器装备。”“今年11月,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极□E诺夫到远东地区视察时曾直言不讳地说过:‘俄罗斯的国防工业综合体,只有靠向中国供应军事装备来维持生计了。’”

我一直很奇怪,俄罗斯的工业产品一向以傻大笨粗闻名于世,何况武器制造设备经过十年工业萎缩,远远落后于世界发达国家水平,为何我国一定要购买俄国落后的武器?原来秘密在此。

正如当年高岗一样,毛泽东把他调离开了他的根据地东北,失去了利用价值,斯大林为了讨好毛泽东就出卖了高岗。如今江太上退位了,失去了利用价值,普京为了讨好胡锦涛,他也玩了这么一手,出卖了江太上,在江太上背后猛捅一刀,这不是温柔一刀,是致命一刀,以此一刀来助了胡锦涛一臂之力。假使江太上乖乖全退,不卖弄自己,不利用北大女生去奚落普京,也许普京还不会讲出来。

江太上现在日子难过,四面楚歌,众叛亲离,树倒猢狲散,心中唯一的亲人俄罗斯人也出卖自己,知趣一点的话,明年3月自动下台罢了,要知道当老赖的滋味是不好受的。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