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在行動》的出籠是老江羅幹的陰謀
 
螺桿
 
2002-12-19
 
【人民報消息】小說《008在行動》,在完整性和邏輯性上,可能因寫作時間的關係,作為創作本身,顯然還不夠嚴密和成熟。難能可貴的是,小說作者在揭露中共官僚腐敗方面是很著墨的,且擁有大量實據資料。從作者對中共高層內部權勢斗爭和國家安全部門情報工作的了解來看,人們有理由相信,在中共內部,特別是國家安全局內部有一股強大的體制內改革派力量(可能也包括小說作者本人)。早在二年前,《六四真相》這部檔案就已經向人們揭示了這個問題。但是,人們也有理由判斷,在某海外民運組織或者政黨之中,也會有一二出身於國安系統的,掌握刑事偵察和反間諜專業能力的寫手,這類寫手的寫作水平也比較傑出,對任何一個題材都可以根據時勢需要隨時整理,加進一些神密主義和偵探小說的技術情節,在短期內拿出大部頭的文字作品來。

儘管有上述因素,大多數讀者還是樂於接受這部小說,這是因為它的主要篇幅都是站在人民的立場上說話了。不過,令人困惑的是,小說的結局,加入了法輪功信徒以人肉炸彈襲擊中共軍方首腦會議的情節,這種處理看起來是荒謬的,因為這與客觀現實不符,甚至有裁贓之嫌。姑且不論作者是什麼動機,這樣的描寫,在客觀上是起到了製造天安自焚事件的效果。更離奇的是,作者將法輪功與美國中情局活動聯繫在一起,這至少是在認定法輪功的政治角色。事實上,法輪功充其量不過是個有國際人權力量支持的民間團體,只是它的半宗教性質,凝聚了眾多忠實的信徒,在舍生忘死維護自己的信仰和人權而已,但這種為信仰獻身的精神,目前還沒有發展到象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恐怖分子到處發動「聖戰」那一地步。因為法輪功的教義「真善忍」,是以佛教不殺生慈悲為懷為主導思想的。當中共在國際上以「邪教」罪名圍剿法輪功收效不大之後,就一直在陰謀污陷法輪功是個恐怖組織。眾所周知,中共某外交官員曾裁贓過法輪功人對國家首腦發動「炭疽」攻擊,結果鬧了個國際大笑話。

值得人們注意的是,目前中共對海外法輪功的圍剿,已經是無所不用其極,甚至不惜將李洪志拉扯進公安與國安的派系斗爭中。中共公安與國安之間的矛盾,究竟有沒有達到象國民黨的中統與軍統那樣的程度,以中共的組織性質來看,這類矛盾還是個未知數,當然矛盾不是沒有,但決不至於像署名「唐關強」者所說的「宗教某處」等個別部門會淩駕於國家政府之上,兩者之間更不可能會成敵對關係。將李洪志扯進中共高層圈子,顯然也是個陰謀,無非是從組織上瓦解,從名譽上搞臭法輪功。因為在國際社會,中共的形象是很糟糕的,任何民間組織只要有中共的官方背景,立即就會遭到人們的唾棄。應該說,把法輪功與中共集團捆在一塊痛打寧可「玉石俱焚」,是中共反法輪功的一種策略,是中共在利用自己的惡劣形象污人清白,就如婊子亂咬嫖客,一旦咬上誰,誰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這是不得已而為之的斷臂自宮之術。另外,當前國際恐怖活動是世界人民公敵,《008在行動》將法輪功學員寫成了自殺炸彈,難道僅僅是小說情節的需要嗎?

依筆者愚見,目前在網絡上流傳的兩大部頭小說體裁的文章《008在行動》和《黑貓行動》有某種相通之處,在文風上也有一定的相似。前者比較受歡迎的原因是它大篇幅的披露了中共官僚集團的腐敗內幕,儘管其中有很多內容是網絡上早就流傳過的,但能系統地小說形式將這些資料生動表達給讀者,也是個原創。然而結局話鋒一轉,將矛頭巧妙地指向法輪功的「恐怖活動」,與同期出現的《黑貓》將矛頭指向海外民運王炳章等人士的「武裝斗爭」,似乎不謀而合,「南北夾攻,分進合擊」,或者以民運之矛攻法輪功之盾也未嘗不可,其來頭和用意不能不令人深思。

人們甚至可以將近期大炒《英雄》,23條立法,修改歷史教科書,逮捕劉荻 等民主青年的事件聯繫起來看這兩部小說,一切跡象都在表明:中共正在加緊鞏固政權,在各個領域向民主陣營咄咄逼進,那麼下一步是什麼呢?當然,筆者這一觀點,也許是多疑之見,因為文學作品畢竟不是新聞報導,難免要有虛構和想象的成分,況且類似的情節,在王力雄的《黃禍》中也有描寫。同時,人們也要允許小說作者對任何事物抱有自己的獨立看法,即使這種看法是出於偏見。但是「體制派」的改革能離開人民群眾嗎?難道中國的政治改革一定是受美國中情局的操縱?難道中共官員的資產和家屬大量外逃也成了美國中情局策劃的陰謀?難道靠幾個有正義感有良知的國安人員,殺盡了貪官就能改變這個制度?再想想看,在國民日益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下,一旦有「外來勢力」插手中國政治改革,會是什麼結果?但願這只是小說,不是現實,也不是作者的本意初衷。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