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大落幕 江澤民握槍不放 胡錦濤日子難過
 
2002-11-27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曉荷綜合評述) 11月15日,「十六大」終於落下帷幕,中共中央政治局新一屆常委共9人亮相: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曾慶紅、黃菊、吳官正、李長春、羅幹。前四名按相應官職應該是:國家主席胡錦濤、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總理溫家寶、政協主席賈慶林。九個人中,吳邦國、賈慶林、曾慶紅、黃菊、李長春是江澤民安插進政治局的心腹,在新班子中占多數的「江幫」,會讓胡錦濤、溫家寶日子難過。江澤民則以普通黨員身份留任中央軍委主席。江氏手握軍權不放,又安插親信進新領導班子,引起諸多議論,使胡錦濤一上任便面臨嚴峻的挑戰。

*「十六大」之前加強對社會及傳媒控制

中國政府在一年以前便開始爲「十六大」裝點門面。動員所有的國家機器消除其認為不利於「十六大」的所有因素,包括全力以赴地鎮壓異見人士、宗教人士及法輪功,將所有異見人士送出北京;對傳媒發出不許報導負面新聞的通知,更加嚴密地控制國內的傳媒;並努力維持表面的市場經濟,在胡錦濤正式接任江澤民時顯得形勢大好。但是自從11月8號「十六大」開幕以來,上海股票交易綜合指數還是下跌了4.8%,達到五個月來的最低點。

儘管投資者希望政府努力刺激市場經濟,但是上海股票綜合指數從2001年中至今下跌了34%,讓社會對國家經濟面憂慮。分析人士指出,一方面,人們擔心政府會出售所持的主要公司股票而使股價下跌;另外,11月7號宣布的允許外國投資中國A股的消息也讓股民們想拋出手中的股票。

上海一家主要證券交易所的股票經紀透露,管理證券交易的官員要求他們不要賣得太多。因為如果股市在十六大期間下跌,會令政府感到尷尬。北京的一位股票經紀也表示,他所在的公司也接到了中國證券管理委員會傳達的類似資訊。

與此同時,儘管目前市場情況低靡,主要的報紙也都在強調市場形勢良好,避免負面的商業報導。上海一家財經日報的記者說,等十六大結束,才能報導一些負面消息。其他地區的經濟報紙也避免發表對某些公司的報導,防止人們拋售這些公司的股票。

《自由亞洲電臺》的報導說,在中國官方媒體上,這次中共十六大,和以往歷屆黨代表大會一樣,仍然是「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雖然事實上在政治黑箱作業中有激烈的權力斗爭,但在黨控制的報紙上,則永遠是「團結的大會」;在沒有任何公平競爭、公開選舉的情況下,當然也永遠是最高權力者「勝利的大會」。

英國BBC的評論說,看中國新聞媒體對十六大的報導,可以用「聲勢浩大,鋪天蓋地」來形容。但是從報導內容和方式可以看出中共對新聞媒體控制程度之高。媒體對江澤民「三個代表」的讚揚,如同在試圖讓人相信錢幣的確只有一面。

*江緊握權力不放

14日,江氏沒有入選中央委員,輿論普遍認為他要全退了。但當他15日以普通黨員的身份續任中央軍委主席時,讓許多觀察家大跌眼鏡。《紐約時報》16日謔稱,江氏的權力比以前更強大了。日本《朝日新聞》便質疑:「中共最高層仍是江氏?」

香港《蘋果日報》17日則說,江氏口口聲聲「中共已完成新老更替」,看來把全世界都耍了。報導說,正當各國祝賀胡錦濤當選總書記之際,內地傳媒依然將宣傳焦點放在江身上,並有刻意矮化胡錦濤之嫌。報導說,江在今次的交權形式和程式上,學足鄧小平,就連官方報章16日的報導方式,亦與十年前鄧小平交權時一模一樣,可是江氏表現得更為依戀權力,其胸襟與鄧小平相去甚遠。報導指出,這種處心積慮的模仿,只能凸顯江在黨內威望不足,以致要搬出鄧小平來封住其他人的口。鄧小平在七十年代末復出後,一直不需要在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排名上占據首位,而今次江即使交出總書記銜頭,卻要排首位來維系其權勢,缺乏鄧小平的自信和胸襟。

江繼續出任中央軍委主席,表明他不但非常依戀權力,也非常害怕失去權力,對「江幫」並不完全放心,垂簾聽政不夠,還必須手握軍權「槍指揮黨」。他怕什麼?最主要有兩點:第一,怕自己家族的貪污腐敗被清算;第二,害怕法輪功被平反而要向他討還血債。他的兒子江綿恒未能進入中央委員會,連候補中委也挨不上,說明「非江幫」的底線就是不讓江有機會像皇帝那樣世襲,因此江對以上問題極其擔心。

10月14日《華盛頓郵報》發出標題爲「江先生的壞主意」(Mr. Jiang's Bad Idea)的社論,開篇就說,「在十六大上,中共領導人江氏用那種讓人頭腦麻木的所謂哲學來轟炸已經飽受痛苦的中國民眾以及海外想聽聽大會報告的人。」「事實上,江的三個代表之說,根本就沒有什麼哲學,也不難解釋:無非是中共通過拉攏商界、刺激經濟,來保持黨的專制」。社論結尾說,迄今為止,共黨的這一手好像玩得還不錯:外資的大量投入讓人感覺以為經濟在成長;嚴酷鎮壓異見活動、宗教和法輪功;十六大前把異見人士都送出北京;不許公開討論潛在的嚴重經濟問題……「但歷史會證明,江先生的集權主義策略不會成功。」

*「江幫」親信口碑不佳

此次選入政治局常委中過半是江澤民的親信,口碑不佳被江硬塞入政治局,缺乏民意認同,傳媒諸多嘲諷。

11月25日最新一期的《新聞周刊》報導說,「殺手」曾慶紅和「貪官」賈慶林含笑上臺,導致「官笑民不笑」。報導說,曾慶紅長久以來就在江澤民羽翼下擔任他的殺手,幫助江策劃「寧靜的政變」,把5名江系人馬送進政治局常委會。報導以賈慶林為例指出,江的親信之中,有一些雖然貪腐惡名昭彰,仍然官運亨通,扶搖直上。

《華盛頓郵報》16日也稱,賈慶林涉及中共歷來最嚴重的遠華走私案,而列名中常委,將使胡錦濤的反貪宣言很難讓人當真。報導說,排名第八的吳官正和排名第九的羅幹,各有陰暗的一面。吳官正在山東省黨委書記任內以鎮壓法輪功得力而受到江澤民的賞識;而從《中國新領導人:秘密檔案》中可以了解到,在羅幹的指揮下,國家機器在四年內以各種罪名處死6萬人。

從政治局常委的名單上就可能看出江爲保護他的權力而精心設計的痕跡,也能看到黨內權力斗爭的激烈。

*胡錦濤面臨的嚴峻挑戰

觀察家指出胡錦濤雖然在「十六大」上,當選爲中共總書記,但其權力基礎不結實,除了要對付黨內各個幫派之間的利益紛爭外,還要面對失業、司法、貪污腐敗、西藏、新疆、臺灣、奧運會、國際貿易、新聞自由和法輪功等問題的挑戰。

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17日以「胡錦濤接管了一個腐敗盛行的帝國」為題,報導了西方國家在中國權利過渡問題上的困惑。文章說,雖然,胡錦濤一上任就拿出了嚴厲打擊黨風不正的架勢。但是,在西方觀察家看來,胡錦濤繼承的是一個無法在罪與罰問題上做出公正判斷的班子。江氏雖交出黨權,但是仍然保留軍委主席。這一點使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捉摸不透,擔憂胡錦濤由於「家婆」多而成了「受氣媳婦」,決策過程會變得漫長而艱難。

而權威的《經濟學人》雜誌指出,「中國高風險的金融系統、不斷升高的失業率、通貨緊縮、銀行壞賬以及沉重的政府負債,將會阻礙中國經濟的成長」。

中國雖已入WTO,但金融體系仍未與國際接軌,人民幣與外幣不能自由兌換,最令人憂心的莫過於貶值,雖然問題還未顯現出來,已達危險邊沿,是個計時炸彈。現時全國人民在國家銀行的總存款額已高達8萬億人民幣,如不能及時妥善解決人民幣貶值問題,有朝一日社會的高度腐敗觸發金融體系崩潰,人們面對一堆廢紙幣,將會群情洶湧。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