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下不男不女的江泽民 (图)
 
2002-10-30
 
【人民报消息】

老人政治是中共的一壶鸩酒

作者:沈默



今年“六. 四”时笔者曾写过一篇“十六大后江记老人政治仍将继续”的文章,认为凭江的德性决不会轻易的自动退出政治舞台,因此极有可能设胡锦涛为儿皇帝而由江继续把持党权,军权,故中共十六大后江记老人政治仍将继续。

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中共十六大的权争似已稍见端倪,则江泽民为了应付各方面要求他交出手中权力的呼声,不惜将朱熔基,李鹏一起拖下水,一个不退,以堵芸芸众生之口,至于胡锦涛当然仍只有做个挂名主席的份。

江泽民在与小布希密谈一小时中,当然也会向对方透露出此项决定,藉此明白无误地告诉山姆大叔:尽管我再老态龙锺,日薄西山,适应不了时差,但中国的事还得由我江某说了算,谁要敢得罪我,我就秘密扩散核子技术,输出先进雷达光纤定位系统,找美英战机的晦气。或象当年援越抗美一样,向萨达姆和巴勒斯坦激进组织提供各种军事和经济援助,用别家的人肉炸弹去实践自己的“超限战”理论,让你尝尝姜到底是老的辣!

江泽民已七十六岁高龄,走到了人生尽头,他的下场无非有两种可能:其一是毛泽东模式死在任上,其二是邓小平模式死在幕后。如死在任上,中共第四代领导人能否顺利接班,或接班后会否成为第二个华国锋也很难说。因为在江一手遮天之下,胡清帮绝不敢有大动作,届时接班危机突发时,胡系人马尚未站稳脚跟,部署未定,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一举粉碎四人帮”式的历史剧又会重演。当然这次一举粉碎的是“胡清帮”。

江如象邓小平那样死在幕后,则对中国政局的震荡会相应减小。上海帮目前固然因拥他自重而咄咄逼人,但因素来在中央的根基不深,无地利,人和,如无江泽民作靠山要想在京城立足殊为不易。江的爱将曾庆红和江的爱妃陈至立在江死后都将度日如年,反之胡锦涛的团系人马和李鹏的京系人马将卷土重来,各显神通。

江泽民如能死在归隐之中是他的福分,可惜这第三种可能对于迷恋权力,热衷作秀的江泽民来说已无丝毫之可能。江泽民为了庇护捞得缸满盆满的儿子江绵恒,为了自己所签订的卖国条约和所镇压的法轮功无辜学员,为了生怕大权旁落后遭到中国式的清算,早已打定主意决不向叶利钦学步-----哪怕死也要死在任上,不能流芳百世,宁可遗臭万年!

人总是要老的,老了以后难免老态龙锺,头脑糊涂,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哪怕独裁暴君,铁腕屠夫,窃国大盗也无法幸免。记得毛泽东晚年时不但一切听从流动行宫中的女列车员张玉凤任意摆布,代圈奏章,甚至仅听信其侄子毛远新的一面之词,残杀了女中豪杰张志新,真是误国害人不浅。至于江泽民已风烛残年还霸着龙椅不放,又会闹多少政治笑话和搞多少人间惨剧出来则只有天知道了。

老人政治其实是中共的一壶鸩酒,为了眼前的所谓“稳定压倒一切”而埋下了未来天下大乱的祸根。因为江泽民用“江泽民理论”取代了“邓小平理论”,把中共“摸着石头过河”的最后一条底裤也剥光了,只剩下不男不女的江泽民穿着那件谁也看不见的皇帝的新衣在招摇过市。

访美时在巨大的抗议声浪中落荒而逃到墨西哥的江泽民在随后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第十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又面临新一轮强大的抗议声浪。这种来自自己国家人民如影随形的抗议声浪,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所无法获得的“礼遇”,中国人民应以此为荣呢,还是以此为耻?

二00二年十月二十五日于德州休士顿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