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政争激流暗涌 江泽民遭最强劲对手
 
石沙
 
2001-9-9
 
【人民报消息】江泽民由于发表七一讲话、允许红色资本家加入中共,正面临他八九年上台以来最严重的挑战;在北京中南海发生的政治斗争,是八九年以来最激烈的斗争。许多观察家都认为,江泽民把握大局,地位稳定,但种种迹象表明,江泽民遭遇的对手是他真正掌权以来最强大的,斗争的形势异常诡秘。江泽民胜者王败者寇,他如果输了,或被誉为中共叛徒,黯然下台;胜则,将不是顺利交班的问题,而是继续掌权。

军头听讲神情严峻

八月卅一日,江泽民专门跑到北京解放军国防大学,对正在学习他七一讲话的高级将领讲话,胡锦涛和所有中共军头均列席。电视屏幕所见,个个神情严峻。值得一提的是,许多将领交叉双臂,若有所思,而不是洗耳恭听、认真笔录,笔记本就空摆在那里。

从官方新华社报导看,江泽民坚持七一讲话,是「深思熟虑」的,不过,没有对争论的焦点「红色资本家入党」问题进行说明,相反,江泽民强调多年来军队在重大原则问题上和重大政治斗争中,都始终站在党的立场上,表现了很强的政治坚定性。江泽民讲话后,张万年表示,「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坚决听党的话,坚决听党中央、江主席指挥」。

江泽民紧抓「枪杆子」,至少表明三点:一、中共确实在进行一场重大的政治斗争;二、江泽民明白军队在这场斗争的重要地位,他还是要靠军队的支持打赢这场仗;三、共军确实存在强大的反对势力,除了傅崇碧等退休将军已经公开上书,实际上整个军队的意识形态,就是与江泽民的「创新」格格不入。他们扬言,别让我看见,那一位红色资本家今天入党,明天就查出偷税逃税而被枪毙!

正因为面对强大的反对声音,江泽民一方面稳定军队,另一方面,使用高压手段进行压制,除了关闭左派刊物外,还命令反对意见不再追究,七一后则作党纪处理,并规定不准在社会上散布政治谣言和小道消息,不准在社会上公开反对七一讲话和中央领导,违反者要予以处分直至开除党籍。

压制左派统一口径

与此同时,江泽民又规定,红色资本家入党问题的解释权在中央,其他任何人不能乱作解释,生怕越解释越乱。

八月二十八,大陆《人民日报》刊登了新华社特约评论员文章「正确认识在新的社会阶层中发展党员」。这篇文章相信经江泽民审批才发出。总体看,文章为江泽民允红色资本家入党张目,但也显示江泽民理虚,并实际向左派作出让步。

其一,文章用「新的社会阶层」概念来描述红色资本家,不敢理直气壮讲「让红色资本家」就是正确,显示江泽民对「资本家」概念用起来还是心怯。其二,文章强调是「新社会阶层」的先进分子入党,并不是要降低共产党员的标准,不是愈有钱,捐献愈多、名气愈大,就可以入党。其三,要严防入党动机不纯的人混入党。其四,发展党员的重点还是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军人和干部。

左派说,共产主义就是要消灭剥削阶级,江泽民让资本家入党,去为共产主义奋斗是天方夜谭。文章提出的那些限制和但书,表明江泽民在理论上不能驳倒左派的原教旨主义,需要进行「补锅」来自圆其说。或者说,这也是江泽民对左派的安抚。

更为重要的信息是,江泽民目前并无意马上就拉红色资本家加入中共,相反,实质将「红色资本家」入党限制在个别人身上,禁止「一哄而起」,并规定暂时「不进行操作」。江泽民这步棋,应该说比较高明,留有后著,留有转寰的余地。但不表明北京这场政治斗争完结,相反这仅仅是个开始,下一步斗争的焦点将集中在是否修改党章上,而斗争的结果必然影响到十六大的权力再分配。左派誓言决不允修改党章的决心,不用怀疑。像上书中央的傅崇碧等将军们,与江泽民斗,完全是为共产主义理想的「最后斗争」。他们已经退休了,斗输了也一无损失,江泽民也不能把他们怎么办。

个人入党留有后著

这也是江泽民像李登辉那样,要当大陆的「民主之父」,倾听智囊话,轻易踏入意识形态禁区之初,所始料不及的。

形势更为诡秘的是,政治局七常委之中不知有多少人真正站在江泽民一边,表面上胡锦涛支持江泽民理论创新讲话最多,但也未见公开直接为让红色资本家入党辩护。李鹏、李瑞环、尉建行、李岚清更不用说,朱熔基讲「三个代表」也是只应用在经济方面,避免谈政治。以他的右派背景,应有所避忌。如果元老们的反对势力过于凶猛,李鹏等人可以随时倒戈,反正已经要退休。若然江泽民输了这一仗,李鹏尚有接任总书记之机。可以断言,十六大人事变数大。

成王败寇各有算计

本来,没有红色资本家入党这码子事,胡曾温三头马车,应可接班。现时,如果江泽民让步,不坚持修改党章,不坚持将允红色资本家入党写人党章,化解现时的政治风波,「胡曾温」也可以安全上垒。否则,激战下来什么可能都有可能。李鹏是左派,不用怀疑,目前可能暂时低调,到最后不排除高调成左派领袖。他若率左派斗赢,当可以稳定政权为由暂且当总书记。而胡锦涛的变数也很大,目前他虽然表面上「拥江」,但是谁都知道他有左派实际统帅宋平的背景。他到底是真心实意让红色资本家入党,还是韬光养晦,不得而知。对他来说,如果审时度势,准确算度这场斗争结果,是当务之急

最为诡秘的还是江泽民。若他在修改党章问题上不让步,并取得最后胜利,可能也是一场惨胜,为稳定政局,江也可能「顺理成章」地不交出权力,或者保留多一些权力,名义上让出总书记,实际军权在握,垂帘听政,遥控政治局。

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如果江泽民是想在十六大平稳交班,为何要冒这么大风险去搞资本家入党。合理的解释是,他并不想退位,挑起一场风暴,才有合理留任的机会。所以讲,说现在有十六大人事名单,有也先别信。(中央日报/作者石沙先生为专栏作家)

摘自(大纪元)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