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政爭激流暗湧 江澤民遭最強勁對手
 
石沙
 
2001-9-9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由於發表七一講話、允許紅色資本家加入中共,正面臨他八九年上臺以來最嚴重的挑戰;在北京中南海發生的政治斗爭,是八九年以來最激烈的斗爭。許多觀察家都認為,江澤民把握大局,地位穩定,但種種跡象表明,江澤民遭遇的對手是他真正掌權以來最強大的,斗爭的形勢異常詭秘。江澤民勝者王敗者寇,他如果輸了,或被譽為中共叛徒,黯然下臺;勝則,將不是順利交班的問題,而是繼續掌權。

軍頭聽講神情嚴峻

八月卅一日,江澤民專門跑到北京解放軍國防大學,對正在學習他七一講話的高級將領講話,胡錦濤和所有中共軍頭均列席。電視屏幕所見,個個神情嚴峻。值得一提的是,許多將領交叉雙臂,若有所思,而不是洗耳恭聽、認真筆錄,筆記本就空擺在那裏。

從官方新華社報導看,江澤民堅持七一講話,是「深思熟慮」的,不過,沒有對爭論的焦點「紅色資本家入黨」問題進行說明,相反,江澤民強調多年來軍隊在重大原則問題上和重大政治斗爭中,都始終站在黨的立場上,表現了很強的政治堅定性。江澤民講話後,張萬年表示,「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堅決聽黨的話,堅決聽黨中央、江主席指揮」。

江澤民緊抓「槍桿子」,至少表明三點:一、中共確實在進行一場重大的政治斗爭;二、江澤民明白軍隊在這場斗爭的重要地位,他還是要靠軍隊的支持打贏這場仗;三、共軍確實存在強大的反對勢力,除了傅崇碧等退休將軍已經公開上書,實際上整個軍隊的意識形態,就是與江澤民的「創新」格格不入。他們揚言,別讓我看見,那一位紅色資本家今天入黨,明天就查出偷稅逃稅而被槍斃!

正因為面對強大的反對聲音,江澤民一方面穩定軍隊,另一方面,使用高壓手段進行壓制,除了關閉左派刊物外,還命令反對意見不再追究,七一後則作黨紀處理,並規定不准在社會上散布政治謠言和小道消息,不准在社會上公開反對七一講話和中央領導,違反者要予以處分直至開除黨籍。

壓制左派統一口徑

與此同時,江澤民又規定,紅色資本家入黨問題的解釋權在中央,其他任何人不能亂作解釋,生怕越解釋越亂。

八月二十八,大陸《人民日報》刊登了新華社特約評論員文章「正確認識在新的社會階層中發展黨員」。這篇文章相信經江澤民審批才發出。總體看,文章為江澤民允紅色資本家入黨張目,但也顯示江澤民理虛,並實際向左派作出讓步。

其一,文章用「新的社會階層」概念來描述紅色資本家,不敢理直氣壯講「讓紅色資本家」就是正確,顯示江澤民對「資本家」概念用起來還是心怯。其二,文章強調是「新社會階層」的先進分子入黨,並不是要降低共產黨員的標準,不是愈有錢,捐獻愈多、名氣愈大,就可以入黨。其三,要嚴防入黨動機不純的人混入黨。其四,發展黨員的重點還是工人、農民、知識分子、軍人和幹部。

左派說,共產主義就是要消滅剝削階級,江澤民讓資本家入黨,去為共產主義奮斗是天方夜譚。文章提出的那些限制和但書,表明江澤民在理論上不能駁倒左派的原教旨主義,需要進行「補鍋」來自圓其說。或者說,這也是江澤民對左派的安撫。

更為重要的信息是,江澤民目前並無意馬上就拉紅色資本家加入中共,相反,實質將「紅色資本家」入黨限制在個別人身上,禁止「一哄而起」,並規定暫時「不進行操作」。江澤民這步棋,應該說比較高明,留有後著,留有轉寰的餘地。但不表明北京這場政治斗爭完結,相反這僅僅是個開始,下一步斗爭的焦點將集中在是否修改黨章上,而斗爭的結果必然影響到十六大的權力再分配。左派誓言決不允修改黨章的決心,不用懷疑。像上書中央的傅崇碧等將軍們,與江澤民斗,完全是為共產主義理想的「最後斗爭」。他們已經退休了,斗輸了也一無損失,江澤民也不能把他們怎麼辦。

個人入黨留有後著

這也是江澤民像李登輝那樣,要當大陸的「民主之父」,傾聽智囊話,輕易踏入意識形態禁區之初,所始料不及的。

形勢更為詭秘的是,政治局七常委之中不知有多少人真正站在江澤民一邊,表面上胡錦濤支持江澤民理論創新講話最多,但也未見公開直接為讓紅色資本家入黨辯護。李鵬、李瑞環、尉建行、李嵐清更不用說,朱熔基講「三個代表」也是只應用在經濟方面,避免談政治。以他的右派背景,應有所避忌。如果元老們的反對勢力過於兇猛,李鵬等人可以隨時倒戈,反正已經要退休。若然江澤民輸了這一仗,李鵬尚有接任總書記之機。可以斷言,十六大人事變數大。

成王敗寇各有算計

本來,沒有紅色資本家入黨這碼子事,胡曾溫三頭馬車,應可接班。現時,如果江澤民讓步,不堅持修改黨章,不堅持將允紅色資本家入黨寫人黨章,化解現時的政治風波,「胡曾溫」也可以安全上壘。否則,激戰下來什麼可能都有可能。李鵬是左派,不用懷疑,目前可能暫時低調,到最後不排除高調成左派領袖。他若率左派斗贏,當可以穩定政權為由暫且當總書記。而胡錦濤的變數也很大,目前他雖然表面上「擁江」,但是誰都知道他有左派實際統帥宋平的背景。他到底是真心實意讓紅色資本家入黨,還是韜光養晦,不得而知。對他來說,如果審時度勢,準確算度這場斗爭結果,是當務之急

最為詭秘的還是江澤民。若他在修改黨章問題上不讓步,並取得最後勝利,可能也是一場慘勝,為穩定政局,江也可能「順理成章」地不交出權力,或者保留多一些權力,名義上讓出總書記,實際軍權在握,垂簾聽政,遙控政治局。

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如果江澤民是想在十六大平穩交班,為何要冒這麼大風險去搞資本家入黨。合理的解釋是,他並不想退位,挑起一場風暴,才有合理留任的機會。所以講,說現在有十六大人事名單,有也先別信。(中央日報/作者石沙先生為專欄作家)

摘自(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