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万言书批江
 
温辉
 
2001-9-2
 
【人民报消息】退,不退;全退,不全退:正当江泽民在十字路口徘徊打转的时刻,一封封直谏严批的万言书迎面而来。

邓力群等人的万言书《致党中央的一封信》令人瞩目。 这封信的中心,是批江泽民《七一讲话》关于吸收私营企业主入党的宣示。这封信认为,江的观点是错误的。《七一讲话》违反了党章的有关规定,表现为党的个别领导人擅自决定重大问题,违反党章的基本原则和列宁的建党学说」。信中为此举出了不少事实、理据和数据.例如:《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建设的通知》(1989,8)规定:「不能吸收私营企业主入党」。江在同年同月也说过赞成「私营企业主不能入党」的话。江是「违反了党的规定……出尔反尔」。 又如:「党章第十六条明文规定,国家重大问题都要由党的委员会集体讨论做出决定。江泽民作为党的总书记,却明知故犯地违反党章」,「先上车后补票」,而不是「先买票后上车」,「个人凌驾全党」。 这些对江违反党的规定的指控,似乎都是站得住脚的。 不过,邓力群他们没有指出:五十多年来,党领袖一贯是「个人凌驾全党」、恣意违反党章党规的。毛泽东在党的高层打压异己、迫害刘少奇、彭德怀等,是不是违反党章?邓小平一句话就把胡耀邦、赵紫阳拉下马来,对赵更施以变相刑罚,算不算对党章的违背?毛邓坐的是「霸王车」,上了车还不补票。这三代核心虽违章犯规,却没有违背列宁建党学说,列宁倡导「领袖专政」,毛邓江身体力行,应得100分,邓力群他们何故贬江护毛? 还有,邓力群他们一再强调「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如果任何阶级的人都可以加入共产党的话,那共产党就不再是工人阶级的政党了」。他们把吸收资本家入党比喻为「引狼入室」,势必导致「党在组织上的分裂」。其实,由列宁派员到产业工人不到总人口1%的中国来组织的中国共产党,只是一个农民起义党。「打江山」之后「坐江山」,变成官僚特权阶级或官僚资产阶级的党。从毛邓江的政治行为(包括领袖专政)可以看到这和马恩当年说的无产阶级政党相距何止十万八千里?邓力群他们认为,「近年来,中国共产党最主要的社会基础─工人和农民成为主要利益受损者。」这话很不准确,工人农民「利益受损」何止近年?五十多年来,工农群众一直受官僚特权阶级以国家的名义剥削欺负,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饿死了多少农民?下岗失业使多少工人家庭遭受困苦。在「反右」等政治运动中,又有多少知识分子、志士仁人为人民为工人农民的利益,向统治者提出申诉、建言、诉求而遭受迫害?这些都证明共产党不是维护工农利益的党,不是工人阶级的党,而是背向工农百姓的党。

这个党,有各级大大小小掌权的党阀,在党内管治一大片党奴,形成官僚特权阶级,出了许许多多刘青山、张子善一类的腐败分子,他们一方面以「国家」或「人民政府」的名义统治平民百姓,一方面和富豪巨贾(其中不少是非法分子)勾结营私,获取无尽的输血。大多数官僚还组织了家属营企别动队,大肆吞吃国家资源。共产党吸纳这些干部子女家属亲属和其它愿作党奴的资本家入党,以图强化统治力量,并藉此欺世盗名,为威信破了产的共产党找寻再发展的空间,邓力群他们对此应当是心知肚明的。

邓力群等人的信最后有言:我们同「七一」讲话的分歧,是「坚持马列主义,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奉行民主社会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大局之争」。这话也不准确。邓也好,江也好,他们口中的马列主义也好,社会主义也好,已离开马恩当年(还有些中国人)的幻想十分遥远,其精髓只四个字:一党专政,这是对政治军事经济法律文化艺术教育出版舆论意识形态的绝对垄断和控制,邓力群他们固然一直坚持,难道江泽民就没有坚持吗?江泽民在经济制度方面基本上废弃了原始的计划经济,容许部份私有产权,发展自由市场,充分利用外资港资台资,因而刺激了经济发展;但政治制度方面不作配套改革,排斥民主监督,于是导致官场腐败加剧,一个个危机日趋严重。你们把「民主社会主义」「中国戈尔巴乔夫」的桂冠戴在江泽民的头上,我们要问:江泽民是否解除了报禁党禁?是否重评八九民运?是否宣布了采取多党制、普选制?是否不再打压民主人士和法轮功?如果答案是「不」,你们和江泽民的思想基因有什么不同?皇帝的衣裳有新有旧,你们欣赏的是旧式龙袍,江泽民穿的是新旧合璧的皇帝新衣。新旧两式,其龙袍一也,其帝服一也,岂有他哉。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