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他的死大家依然是那样的兴高采烈
 
作者:庐陵子
 
2001年11月23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毛野德死了。他是在任江西省吉安市纪检书记的职务上自杀身亡的。有关毛的死曾引致几乎所有江西吉安市人的议论,即使到今天,这种议论仍在继续,而且当大家谈论起来的时候依然是那样的兴高采烈、眉飞色舞。

想想也是,一个全国十佳模范党员,一个位居高位(至少在我这个小城的民众心中是如此)的官员,如果不是因为自身的不洁而遭致身败名裂抑或即将被人民法庭所审判,他又缘何要选择由自己来消灭自己的精神和肉体呢?而对于贪官污吏,无论他们选择什么样的死亡方式,只要已经死亡,人民都会拍手称快,这是合乎情理的,我根本无意去打击人民的痛恨贪官的积极性。

然而,令人遣憾的是,毛野德是个清官,至少从已经显露出来的各种迹象以及中纪组的几乎是盖棺定论的调查结果来看,毛野德是个不折不扣的清官,而且,他已经死了,再也不会有任何的调查与他结缘,因此,清官的名声就将是他的历史的不可能被推翻的名声。

毛野德来吉安市工作整八个月,此前他是宜春市宜黄县委书记,关于他的死,有许多的猜测和传言,有说他牵涉到在宜黄任县委书记时的腐败问题,而且纪检部门正在对他进行调查,也有人说他一贯腐败,举报他的人不计其数,更有人说他是为保护省某要员而被逼死的,总之,各种小道消息铺天盖地地传播,让我们根本无法辨别真伪,于是在没有任何正确的可靠消息之前,我们的人民姑且认定这些都是真的。况且,对于一个这样级别的官员人民也宁愿相信腐败的暴露是他死亡的唯一理由。

所以我到底有什么根据来证明毛野德的清白呢?一个清白的如此无辜的官员又为什么在升官的时候还要选择死呢?

要了解这些,我们必须先得了解毛野德的性格,据调查过程所得到的一些毛生前日常工作和生活的片段显示,毛是一个极其内敛的人,像五十年代的干部一样,到工作对象那里就餐还要交伙食费,而且他严令属下也必须这样做,因此,与他共事的他的下级对他相当反感,这从而也导致了他交往的闭塞以及官场中人对他的憎恨和敬而远之,所以我们断定他是一个痛苦孤独的人应该是毫不过份的。另一方面,毛确实拒财拒腐,但他又有不忍打破送礼者情面的习惯,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怪事,当无法拒绝登门造访者时,他会将对方送的礼金收下,然后第二天就立即上交给纪检部门,但上交时他是绝对不会透露送礼者姓名及送礼者目的的,至于送礼者托办的事情自然石沉大海,对送礼者而言真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实际上由此可以想见,当已送出礼的人见事情竞然根本没有达到自己想象的要求时,对毛野德的那个恨呀……

我们抛开贪财送礼者不说,为其它目的的送礼者自然要举报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贪”了,而对于毛本人来说又是一种怎样的委屈呢!他的泪水只能流入自己的肚子里了。

其实,不要说对他人,他对自己的亲人也是坚守自己的原则的,他的一个女婿在宜黄做临时工,毛在宜黄任县委书记时以怕影响不好为由拒绝给自己的女婿转正,到了吉安市升为纪检书记,应该有理由了吧,可是宜春那边不卖他的帐(以前他不卖别人的帐啊),三次亲往祈求均无功而返,为此,他爱人和家庭与他反目,死前半个月还与爱人大吵一次。毛来吉安八个月,共主动上交贿金人民币(现金)53万元,礼品无数,所有举报的受贿款都能在上交里面查找到相应记录。

毛只留下两封遗书,一封给其妻,一封给省纪检书记马世昌,由于牵涉到家庭的隐私和纪检机密,也由于应专案组某成员的要求,在此我不想过细透露。

中纪组调查结束后,吉安市委、市人民政府为毛开了一个小小的追悼会,悼词中提到他的死因时称其工作压力过大。

对于毛的真正死因,他本人已将其带入另一个世界,而心灵永远是一个迷团,只有当事者最清楚,所以,我所作的议论也仅是根据一些我了解到的资料所作的臆测,而且任何人的评价都仅仅只能是臆测。顺便说一句,在专案组调查毛野德死因时,吉安市委某主要领导以探亲的名义急飞美国,在那个遥远的大多数吉安市人民看不到的自由的国度,有他的“极其痛恨资本主义腐朽制度”的自费留学的儿子。

也许有人要问,这样的清官怎么不见宣传呢?因为我们宣传了很多类似的人,比如孔繁森,带著大家同样的疑惑我也想究根知底,所以“愚蠢”的我也向有关人员问了这样的问题,但答复是这样的:因为毛是自杀而死的,而且又曾是个廉洁的典型,如果这样一宣传,人们会说清官在这个社会无立锥之地。坦诚的讲,我听到这种回答的时候脑子里一片混乱,因为我实在是想起了蒋介石的秘书陈布雷。

——转自《中国》

 
分享:
 
人气:10,087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