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简体版
 
江澤民——人類歷史上最醜的怪角
 
2000年8月20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前些天重看一些揭露文革對中國人民殘酷迫害的史料,不知爲什麼突然對當今的法輪功事件有了新的體驗。

對文革的徹底忘卻,對自己和家人,對親朋好友,對周圍的同事和領導,對整整兩代被中國奇特的歷史辜負得不能再辜負,殘害得再不能更慘烈的忘卻,我的心早已平靜得不能再平靜。當我近期偶然讀到《華夏文摘》上文革中摧人淚下的故事時,我的心一下子變的不平靜起來,彷彿是人的良知頓時回到我的靈魂,在我之中一點點擴散,甚至佔據了我的整個,使我對中國的麻木一下子變得劇痛起來。

在我的眼裏,文化大革命是一場假劇,騙人的把戲,叛徒,內奸,工賊睡在身邊,赫光頭。上山,支邊,下鄉,勞動改造,場面很大,幾億人蔘加演出十年。文革是一場武鬥劇,打鬥劇,殺人劇,把生命當兒戲。大炮,軍艦,真槍實彈,殺人如麻。文革是一場鬧劇,混亂戲,全國上下亂成一團,鬧得天翻地覆。栽髒陷害,冤案劇,打擊報復,黑心戲,整人戲。悲慘劇,害人劇,禍國戲,亂國戲,生離死別,家破人亡。孫泱和孫維世,劉少奇,彭德懷,。。。有的死得不明不白,下落不明,死人多,受害多。文革是一場悲壯劇,張志新,遇羅克,等等等等。文革是一場世界劇,有些國家效仿,如紅色高棉。文革是一場歷史劇,倒退戲,從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開鑼,演的是宮廷變政。文革是一場現實劇,重演劇,複製劇,既是演戲,又是真實發生的血淋淋的故事。有些人健忘,有些年輕人不了解還以爲在聽故事,認爲是編造的。

當我重溫這一切的一切,在我的眼裏,文革的形式,風格,道具,手法,演員,導演,腳本都重現爲今天的法輪功事件,甚至更甚。我頓時不敢再漠視下去,不再爲自己的袖手旁觀感到自在和坦然,漸漸地大汗淋漓,爲我對中國的麻木,也爲引起我最初麻木的當今中國人汗顏。至少我不能用「失望」來形容我的感覺,如果我對自己和他人並沒有抱過任何希望的話。我當年絕不是一個明哲保身的膽小鬼,也曾有過獻身祖國的理想和熱情,只是不知道在什麼地方遺失了。現在我睜開雙眼,文革的陰影重疊在今天中國發生的一切上。我看到正在對那些只是練練功的老頭兒,老太太們的鎮壓,其實不過是一場爭權劇,權謀奸滑劇,花招戲,兩面三刀戲,滿口仁義道德,奸相畢露戲而已。如果老頭兒,老太太們練練身體,伸伸胳臂伸伸腿兒,黨和國家就亡了,那是怎樣虛弱的一個黨和政府啊。我們那些拋頭顱,灑熱血,如今早已作古的老一輩該作何感想?

十幾年前,一位曾在新華社工作過的老朋友同我談起江澤民,他曾經陪同江澤民訪問東歐國家。在飛機上江澤民時不時地會蹦出兩三句英文,還會搖頭幌腦地吟誦一些古詩詞,頗有些譁衆取寵的味道。這給我留下了一個小人得志的印象。那時的他,剛剛到北京接任趙紫陽空下的位置,還沒有什麼實際的工作業績。從電視上看,也是平平庸庸的一幅長相,想必是那平庸幫了大忙。那時對他倒沒有什麼其他壞的印象。直到他連連在黨政軍中樹立自己的個人威信,大權在握,到今天,還要出什麼「江思想」,企圖天才地,創造性的繼承和發展馬列主義,發射「江精神原子彈」,並自我鼓吹其在中國黨歷史上的地位,真有些可笑之處。汪道函看他男人女相,南人北相,我看他不知爲什麼總是會想到鱷魚。

像他這樣平步青雲的人,理當夾着尾巴做人,在黨內,在政界,在國際上,謙虛,平易同時爲民服務,披肝瀝膽。在一片對老一代黨的領導人有爭議的歷史聲浪中,在國家社稷多災多難的時代,少說話,多做好事,竭盡全力爭取大公無私的形像,才能真正樹立領導人的威信。可是江澤民完全是另外一套思路,於是作出了一個接一個讓人哭笑不得的鬧劇,其中最可惡的要算是鎮壓法輪功,拿一幫老頭兒,老太太們開刀。鎮壓法輪功是表面現象,確立江澤民自己的權力核心是真。動用國力整治法輪功是表相,讓國人知道江的心狠手毒是真。難怪呢,聽說去年「4。25」的當天,是朱鎔基出面處理的法輪功中南海聚集的問題。法輪功的人也太善良了,老命都不要了,出來說句真話。無論如何,朱鎔基安撫好了那幫好人,讓他們安安心心的回家去。江澤民不幹了,連連出狠點子,把朱鎔基也給出賣了,把那麼多的好人給整了。俗話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江澤民兩次差點小命嗚呼,也堪稱罪有應得。

在我眼裏,鎮壓法輪功與文革一樣是一場假作劇,表演劇。不同的是,文革是衆人裝模作態粉墨登場,法輪功事件是江澤民一人的拙劣表演劇。文革是一場滑稽劇,不論哪一派革命派都錯了。法輪功事件也是一場滑稽劇,因爲江澤民其實沒有敵人。文革是一場皮影戲,四人幫在前臺表演也是有人在幕後牽線。如今江澤民是獨腳戲,包打包唱,一手操腔,主編主導主演,幕後指揮,前臺亮相。

文革是一場惡夢難圓劇,倡導者收不了場死了。江澤民也是一場不好收場,無法收場的戲,萬人唾罵劇,罪惡昭彰劇,名爲變天,實爲變臉的戲。川戲變臉是一絕,但江澤民政治上,理論上,言行上的變臉也是歷史上一絕。

江澤民和文革都是最不叫座,最不受歡迎,但又強迫人們必須參演,對號入座,時間最長,耗資最巨,代價慘重的罪惡劇。演的是泛政治化的戲,是江澤民的模特兒戲,特徵戲。不搞政治發不了家,所以現在氣功=政治犯禁,說真心話=政治犯禁,上訪=政治犯禁,家裏人練功=政治犯禁,信仰=政治犯禁。搞株連,政治罰款,下崗,不能上學,就業,參軍,入團,入黨。地區有人煉功=政治犯禁,搞政治連坐,罰款和罰獎金,撤職。你不罵法輪功=政治犯禁。拘留審查,搞捕風捉影的政治,搞影子政治,政治擴大化,無邊界的政治。政治=懷疑,政治=大於法律,政治=自由裁定,=隨意拘捕,打罵,折磨,判罪,搞野蠻暴虐政治。其實這也是褻瀆政治,因爲人世間的政治是各種政治勢力之間的衝撞和妥協的操作過程,也是各種政治勢力平衡和制約的互動過程,因此有許多參與者必須共同遵循的規矩和章程。江澤民的特點是從來不按公認的章程辦事,自詡爲「特色」。這「特色」,那「特色」,說穿了就是個邪惡的特色。江澤民爲了個人的私利,個人的權力,可以不惜犧牲整個民族利益、人民利益的邪惡特色。

江澤民和文革都是演的封建專制劇,株連九族,血統論。江澤民更演的是末朝末世的腐敗,貪污百態戲。他一手製造的中華民族傳統破壞劇,倒退劇,破壞文化,道德,政治,經濟,法治M人際關係的罪惡滔天劇。

江澤民和文革演的都是造神戲,個人崇拜戲。四個偉大,四個無限,早請示,晚彙報,跳「忠」字舞。江核心,江精神原子彈,羣魔亂舞劇,渾水摸魚劇,打砸搶抄抓殺。迫害劇,迫害知識分子,迫害爲國爲民辛苦了一生,退休後保健練功的老頭兒、老太太們。帽子劇,棍子戲。帽子漫天飛,花樣又翻新,隨着形勢變,國民黨,中央情報局,蘇修特務,國外政治勢力。最有意思的是,他們自己硬往美國人提供的利益裏鑽,這不叫「勾結」國外勢力,按他們的邏輯也可叫「巴結」洋人。凡是與他有不同意見的人,統統打成勾結反華勢力,云云。

江澤民和文革演的都是謬種流傳劇,理論上假,大,空。講正義,講政治,講學習,拼拼湊湊,不得要領。這一代人比前一代人本事大,80年代上來的人行。大力發展生產力,發揚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全心全意爲人民服務,等等,言不由衷,辭不達意的政治滑稽劇。禍國殃民劇,陰魂不散劇。現在正上演着文化革命續集,骨子裏的東西沒有變。人人被迫登臺表演,各個內心世界大暴露,衆生萬象的大型活報劇。集中反映中華民族大劫難,中華民族優良傳統遭到徹底大破壞的戲。

江澤民和文革演的都是踐踏人權高峯的戲,法治破壞,無法無天的戲,紅臉白臉黑臉花臉彙集一堂的歷史醜劇,真槍實彈搬上社會舞臺的全武戲,死傷千百萬人性命的血腥劇,裝模作樣的寫真諷刺戲,大丑,小丑,男醜,女丑一齊跳梁的串聯表演戲。堪稱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整人,害人,禍國殃民的樣板戲。破壞文化,褻瀆文明的反動戲,是江澤民爲自己樹碑立傳的重頭戲,壓臺戲,落幕戲,立牌坊的典型戲。是惡有惡報的戲。

對我們親身經歷的文革夢饜的驚魂未定,使我們對江澤民的歷史丑角的表演抱着冷眼旁觀的態度,看他將在中國的舞臺上跳出個什麼花樣來。看他是怎樣在衆目睽睽之下,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公然地揚起歷史倒退的招魂幡,將大衆糊弄過來,糊弄過去,把個政府班子翻來倒去像耍猴戲。作爲一個我行我素,自由慣了的中國人,我也不贊成打倒,火燒的辦法,因爲那是地藏王的管轄範圍。倒是如果每一箇中國人都能認清江澤民的把戲,全都不齒於他,中國還是有希望的。千萬別給他當什麼配角。

感謝《華夏文摘》的編輯們,喚醒着像我這樣的讀者的良知。

 
分享:
 
人氣:11,766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