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人类历史上最丑的怪角
 
2000-8-20
 
【人民报消息】前些天重看一些揭露文革对中国人民残酷迫害的史料,不知为什么突然对当今的法轮功事件有了新的体验。

对文革的彻底忘却,对自己和家人,对亲朋好友,对周围的同事和领导,对整整两代被中国奇特的历史辜负得不能再辜负,残害得再不能更惨烈的忘却,我的心早已平静得不能再平静。当我近期偶然读到《华夏文摘》上文革中摧人泪下的故事时,我的心一下子变的不平静起来,仿佛是人的良知顿时回到我的灵魂,在我之中一点点扩散,甚至占据了我的整个,使我对中国的麻木一下子变得剧痛起来。

在我的眼里,文化大革命是一场假剧,骗人的把戏,叛徒,内奸,工贼睡在身边,赫光头。上山,支边,下乡,劳动改造,场面很大,几亿人参加演出十年。文革是一场武斗剧,打斗剧,杀人剧,把生命当儿戏。大炮,军舰,真枪实弹,杀人如麻。文革是一场闹剧,混乱戏,全国上下乱成一团,闹得天翻地覆。栽脏陷害,冤案剧,打击报复,黑心戏,整人戏。悲惨剧,害人剧,祸国戏,乱国戏,生离死别,家破人亡。孙泱和孙维世,刘少奇,彭德怀,。。。有的死得不明不白,下落不明,死人多,受害多。文革是一场悲壮剧,张志新,遇罗克,等等等等。文革是一场世界剧,有些国家效仿,如红色高棉。文革是一场历史剧,倒退戏,从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开锣,演的是宫廷变政。文革是一场现实剧,重演剧,复制剧,既是演戏,又是真实发生的血淋淋的故事。有些人健忘,有些年轻人不了解还以为在听故事,认为是编造的。

当我重温这一切的一切,在我的眼里,文革的形式,风格,道具,手法,演员,导演,脚本都重现为今天的法轮功事件,甚至更甚。我顿时不敢再漠视下去,不再为自己的袖手旁观感到自在和坦然,渐渐地大汗淋漓,为我对中国的麻木,也为引起我最初麻木的当今中国人汗颜。至少我不能用“失望”来形容我的感觉,如果我对自己和他人并没有抱过任何希望的话。我当年绝不是一个明哲保身的胆小鬼,也曾有过献身祖国的理想和热情,只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遗失了。现在我睁开双眼,文革的阴影重叠在今天中国发生的一切上。我看到正在对那些只是练练功的老头儿,老太太们的镇压,其实不过是一场争权剧,权谋奸滑剧,花招戏,两面三刀戏,满口仁义道德,奸相毕露戏而已。如果老头儿,老太太们练练身体,伸伸胳臂伸伸腿儿,党和国家就亡了,那是怎样虚弱的一个党和政府啊。我们那些抛头颅,洒热血,如今早已作古的老一辈该作何感想?

十几年前,一位曾在新华社工作过的老朋友同我谈起江泽民,他曾经陪同江泽民访问东欧国家。在飞机上江泽民时不时地会蹦出两三句英文,还会摇头幌脑地吟诵一些古诗词,颇有些哗众取宠的味道。这给我留下了一个小人得志的印象。那时的他,刚刚到北京接任赵紫阳空下的位置,还没有什么实际的工作业绩。从电视上看,也是平平庸庸的一幅长相,想必是那平庸帮了大忙。那时对他倒没有什么其他坏的印象。直到他连连在党政军中树立自己的个人威信,大权在握,到今天,还要出什么“江思想”,企图天才地,创造性的继承和发展马列主义,发射“江精神原子弹”,并自我鼓吹其在中国党历史上的地位,真有些可笑之处。汪道函看他男人女相,南人北相,我看他不知为什么总是会想到鳄鱼。

像他这样平步青云的人,理当夹着尾巴做人,在党内,在政界,在国际上,谦虚,平易同时为民服务,披肝沥胆。在一片对老一代党的领导人有争议的历史声浪中,在国家社稷多灾多难的时代,少说话,多做好事,竭尽全力争取大公无私的形像,才能真正树立领导人的威信。可是江泽民完全是另外一套思路,于是作出了一个接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闹剧,其中最可恶的要算是镇压法轮功,拿一帮老头儿,老太太们开刀。镇压法轮功是表面现象,确立江泽民自己的权力核心是真。动用国力整治法轮功是表相,让国人知道江的心狠手毒是真。难怪呢,听说去年“4。25”的当天,是朱熔基出面处理的法轮功中南海聚集的问题。法轮功的人也太善良了,老命都不要了,出来说句真话。无论如何,朱熔基安抚好了那帮好人,让他们安安心心的回家去。江泽民不干了,连连出狠点子,把朱熔基也给出卖了,把那么多的好人给整了。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江泽民两次差点小命呜呼,也堪称罪有应得。

在我眼里,镇压法轮功与文革一样是一场假作剧,表演剧。不同的是,文革是众人装模作态粉墨登场,法轮功事件是江泽民一人的拙劣表演剧。文革是一场滑稽剧,不论哪一派革命派都错了。法轮功事件也是一场滑稽剧,因为江泽民其实没有敌人。文革是一场皮影戏,四人帮在前台表演也是有人在幕后牵线。如今江泽民是独脚戏,包打包唱,一手操腔,主编主导主演,幕后指挥,前台亮相。

文革是一场恶梦难圆剧,倡导者收不了场死了。江泽民也是一场不好收场,无法收场的戏,万人唾骂剧,罪恶昭彰剧,名为变天,实为变脸的戏。川戏变脸是一绝,但江泽民政治上,理论上,言行上的变脸也是历史上一绝。

江泽民和文革都是最不叫座,最不受欢迎,但又强迫人们必须参演,对号入座,时间最长,耗资最巨,代价惨重的罪恶剧。演的是泛政治化的戏,是江泽民的模特儿戏,特徵戏。不搞政治发不了家,所以现在气功=政治犯禁,说真心话=政治犯禁,上访=政治犯禁,家里人练功=政治犯禁,信仰=政治犯禁。搞株连,政治罚款,下岗,不能上学,就业,参军,入团,入党。地区有人炼功=政治犯禁,搞政治连坐,罚款和罚奖金,撤职。你不骂法轮功=政治犯禁。拘留审查,搞捕风捉影的政治,搞影子政治,政治扩大化,无边界的政治。政治=怀疑,政治=大于法律,政治=自由裁定,=随意拘捕,打骂,折磨,判罪,搞野蛮暴虐政治。其实这也是亵渎政治,因为人世间的政治是各种政治势力之间的冲撞和妥协的操作过程,也是各种政治势力平衡和制约的互动过程,因此有许多参与者必须共同遵循的规矩和章程。江泽民的特点是从来不按公认的章程办事,自诩为“特色”。这“特色”,那“特色”,说穿了就是个邪恶的特色。江泽民为了个人的私利,个人的权力,可以不惜牺牲整个民族利益、人民利益的邪恶特色。

江泽民和文革都是演的封建专制剧,株连九族,血统论。江泽民更演的是末朝末世的腐败,贪污百态戏。他一手制造的中华民族传统破坏剧,倒退剧,破坏文化,道德,政治,经济,法治M人际关系的罪恶滔天剧。

江泽民和文革演的都是造神戏,个人崇拜戏。四个伟大,四个无限,早请示,晚汇报,跳“忠”字舞。江核心,江精神原子弹,群魔乱舞剧,浑水摸鱼剧,打砸抢抄抓杀。迫害剧,迫害知识分子,迫害为国为民辛苦了一生,退休后保健练功的老头儿、老太太们。帽子剧,棍子戏。帽子漫天飞,花样又翻新,随着形势变,国民党,中央情报局,苏修特务,国外政治势力。最有意思的是,他们自己硬往美国人提供的利益里钻,这不叫“勾结”国外势力,按他们的逻辑也可叫“巴结”洋人。凡是与他有不同意见的人,统统打成勾结反华势力,云云。

江泽民和文革演的都是谬种流传剧,理论上假,大,空。讲正义,讲政治,讲学习,拼拼凑凑,不得要领。这一代人比前一代人本事大,80年代上来的人行。大力发展生产力,发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等等,言不由衷,辞不达意的政治滑稽剧。祸国殃民剧,阴魂不散剧。现在正上演着文化革命续集,骨子里的东西没有变。人人被迫登台表演,各个内心世界大暴露,众生万象的大型活报剧。集中反映中华民族大劫难,中华民族优良传统遭到彻底大破坏的戏。

江泽民和文革演的都是践踏人权高峰的戏,法治破坏,无法无天的戏,红脸白脸黑脸花脸汇集一堂的历史丑剧,真枪实弹搬上社会舞台的全武戏,死伤千百万人性命的血腥剧,装模作样的写真讽刺戏,大丑,小丑,男丑,女丑一齐跳梁的串联表演戏。堪称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整人,害人,祸国殃民的样板戏。破坏文化,亵渎文明的反动戏,是江泽民为自己树碑立传的重头戏,压台戏,落幕戏,立牌坊的典型戏。是恶有恶报的戏。

对我们亲身经历的文革梦餍的惊魂未定,使我们对江泽民的历史丑角的表演抱着冷眼旁观的态度,看他将在中国的舞台上跳出个什么花样来。看他是怎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公然地扬起历史倒退的招魂幡,将大众糊弄过来,糊弄过去,把个政府班子翻来倒去像耍猴戏。作为一个我行我素,自由惯了的中国人,我也不赞成打倒,火烧的办法,因为那是地藏王的管辖范围。倒是如果每一个中国人都能认清江泽民的把戏,全都不齿于他,中国还是有希望的。千万别给他当什么配角。

感谢《华夏文摘》的编辑们,唤醒着像我这样的读者的良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