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志聯誼會堅決----粉碎江澤民的斯大林主義迷夢
 
2000年8月22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老同志聯誼會於8/22再次發表關於成克傑案聲明:我們堅決反對僅僅因爲經濟犯罪處死成克傑,打着反經濟罪犯的幌子在中國搞斯大林式的大肅反的政治陰謀必須予以徹底揭露。今天已經不是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季諾維也夫,布哈林式的悲劇,決不允許在中國重現。

如同其他中國公民,成克傑的基本人權:他的生命權也應受到尊重和保護。爲了政治運動和政治權力的需要而非法剝奪任何個人生命的行爲,都是不合法的,不正義的,不道德的。

對經濟犯罪繩之以法(倘若有法),故然無可厚非。但死刑決不應該適用於單純經濟犯罪。倘若一個以「三個代表」自許的執政集團,居然對人的生命比物質財富貴重這一人類文明的起碼規範渾然無知,如此弱智背時之輩,竟然自認有權充當對全體國民進行「三講」的「導師」?如此「三講」,則不知從何講起。

再說,倘若小貪中貪如成克傑輩該殺,則在其執政十一年間創造了古今中外未有其先例的全國上下無官不貪的全黨整體腐爛的江總書記及其「新上海幫」,又該當何罪?

「殺成克傑」是中國式「雞猴正義」的又一場醜惡的鬧劇,令人極爲噁心,它不僅不能起到淨化政風的作用,反而只能使共產極權統治下民族精神受到進一步的毒化。

成案說明斯大林主義,極權主義制度不僅是腐敗的根源,也是危及每一箇中國人,包括失勢高官生命和安全的致命威脅。無限期推遲解決中國製度轉型的課題,無異於把自己,自己的親人,後代,置於日日夜夜的惡夢與恐怖之中。

北京當局最近在中國大陸導演了幾場「反腐敗」鬧劇。例如中共中央宣傳部最近搞出的連串」反貪騙局,又是電影(「生死決擇」),又是展覽,硬是把貪污腐敗的源頭禍水中國共產黨,打扮成了反貪肅腐的忠貞節婦,真是婊子牌坊的世紀之作。其無恥,可謂登峯造極,而對前「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成克傑的死刑宣判,把這一連串鬧劇,推向高潮。殺成克傑一舉,果然贏得一班愚民咧着大嘴喝采,作爲中國共產黨「偉大,光榮正確」的又一次證明,但庸衆的喝彩未必能證明被喝彩的行爲的正當。

今日江澤民集團對其政敵所玩弄的刀光劍影,既反映了無產階級專政的滅絕人性,又宣示着斯大林主義死硬份子愚弄百姓,誤導人民的險惡禍心。

在解讀成克傑案件時,以下幾點是有必要提出來商討的:

1.自從江澤民執政以來,各級共黨官員的貪污腐敗早已成爲制度性現象,全國上下,無官不貪,小偷小摸的貪贓枉法,早就被代之以對國民財富的明火執仗的集體掠奪。截止於1997年年中,全國全民所有制財富已被各級黨官和依附其上的奸商,瓜分,搶劫掠奪一空,中國的極權主義制度,早已是個爛透了的政治殭屍,萬千蛆蟲密佈其上,成克傑並非例外,不從制度上根除必然導致腐敗的集權主義政治文化,致力於建立一個分權制衡和民主的體制,而迷戀於早已爲人類所唾棄的斯大林主義肅反模式或毛澤東運動式反貪,只能起到欲蓋迷障,愚弄民衆的作用。

2.以江澤民爲首的「新四人幫」所搞的,說穿了,是一種「選擇性反腐敗」,其整肅的對象,是其派系鬥爭中的政敵,如此反腐肅貪,雖然也能拉大旗,作虎皮,但其實質缺乏道義的公正性和嚴肅性。充其量,無非一場鬧劇。

3.真正的民主派是主張廢除死刑的。在一個民族法律意識薄弱,由法律制度保障的程序正義蕩然無存,訴訟當事人的生命權時刻面對不正當剝奪威脅的中國,全面廢除死刑,不僅是合乎道德的而且是迫切的。即使在尚未立法全面廢除死刑之前,對類似貪污這樣的非暴力犯罪處以極刑,是無產階級專政之滅絕人性的極端表現之一,對此,必須揭露其反人性和荒謬性,絕不應該隨聲附和,盲目支持。爲中華民族長遠利益考慮,這種殺戳行爲,只能起到毒化民族精神,傳播血腥嗜殺風氣的作用。

4.張志新遭割喉槍殺,劉少旗被虐殺,鄧樸方被酷刑致殘,如今成克傑被處死,凡此種種無不說明,反民主,反人類反人道的極權主義,斯大林主義制度,是一把懸在每一箇中國人,從草民百姓到黨官貴族頭上的,時時刻刻威脅着每一個人生命安全的利斧。僅僅爲了保全自己以及自己的親人以及後代的生命安全,各民族,各階層的人民就必須奮起徹底埋葬極權主義制度,永遠廢除萬惡的無產階級專政,絕不應該坐視這個人類身上的惡性腫瘤任意擴散惡化。

5.自延安整風以來,中國共產黨儘管對外草菅人命,血腥屠殺人民,但對內大體上尚能遵守「機關肅反,一個不殺,大部不抓」的幫規,鮮有以死刑整肅同黨的特例,斯大林主義死硬份子江戲子何德何能,竟敢以身破壞共黨祖制,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重操斯大林上世紀初在前蘇聯血腥肅反的故技。值得注意的是,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粉墨登場的一幕「鍘成案」鬧劇,是以江澤民這樣的死硬斯大林主義份子爲首的「新上海幫」以「反貪」爲晃子,突破中共黨內鬥爭不訴櫧死刑的成例,爲斯大林式的黨內肅反創造先例。最近,在「殺成克傑」的喧鬧聲中,由江皇朝大內總管曾慶紅授意「檢察日報」發表社論,將江式反貪的落馬者們直截了當歸類到中共的「政治敵對勢力」,斥其爲「希望變天」,充分說明「江核心」的這場「經濟仗」的政治內容!

面對如此兇惡的黨內敗類,全體覺悟的共產黨人,解放軍官兵,必須搶奪先機冒險犯難,像當年蘇共對付貝利雅,中共對付「四人幫」一樣,予以果斷剷除之,而不應該坐以待斃,爭當下一個布哈林,成克傑。

6.關於懲罰貪官的簡單正義的要求,當然有其合理性的內涵。一個對中華民族具有高度責任感的成熟的政治家對這一難題的視角,卻必須超越狹隘的簡單正義的一偶。實現經濟社會正義恢復社會良知的要求必須制衡於盡量保護現有的社會資源社會財富免受因新政的簡單片面而大量浪費和流失。理性的政策不能建立在強化恐懼之上。它必須在兼顧社會正義的同時致力於將不良制度下非法轉移的國民財富引導回到造福全體民族的社會財富擴大再生產的總過程之中,否則,有再多的人頭落地,也不能制止因恐懼而造成財富大量移出國土。 作這樣的考慮者,才是對中華民族高度負責的態度?

7.以江澤民總書記爲首的極權主義強硬派領導集團,今天既全無對中國人民的善意,又缺乏領導中華民族向新制度和平轉型的願望、智慧與能力,因此只能乞靈於爲全體中國人民所厭惡的,背時的舊式極權主義「殺儆術」來維持一小幫派的苟延殘喘。在這裏,成克傑案所反映的,是江王朝因其反動,低能弱智而 應該走向滅亡,也必然走向滅亡的信息。但這種滅亡不會自行到來。 爲了減少人民生命財產的損失,我們必須加緊工作,以加速江澤民斯大林主義反黨集團的滅亡。

 
分享:
 
人氣:10,74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