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派武俠系列: 與江總書記網上鬥法(全)
 
逍遙客
 
2000年8月25日發表
 
【人民報訊】新派武俠系列: 與江總書記網上鬥法(一)

各位看官,在下重出山林,再戰江湖,實乃因江澤民、羅幹之流橫行天下、塗炭生靈,對一干手無寸鐵、智商大有問題的法輪功信衆圍追堵截、趕盡殺絕之故。數日前在下小撰二文,一試身手,意在活絡筋骨,打通那任督二脈,以解久疏戰陣之虞。不料羅乾等人邀功心切,竟星夜將那二文飛馬驛傳,遞至中南海紫禁城金鑾殿江澤民案頭,妄圖羅織罪名,加害在下。

前日在下上得網來,赫見信箱裏有飛帖一幅,上面蛛走蚓爬地書着一十八個大字:紫禁城江城主今日網上與逍大俠決一死戰!落款是四十一夜。這紫禁城江城主定是江澤民無疑了,只是下面的署名卻怪。但在下是何等樣精明之人,登時便打破他盤中之謎。「夜」者,黑天也,卻不是一個「夕」字?四夕乃是一個「羅」字,十一乃是一個「幹」字。兀那寫貼之人不是羅幹是誰?

在下既然上得山來就不怕虎,多年闖蕩江湖,又豈是浪得虛名。只是不知道這江城主與在下過招究竟是論文還是及武。若是他祭起彈鋼琴、講英格理士語言、吟詩泡澡之類的鎮山之寶,在下還委實招架不住。但若是論及走筆行文、設壇對罵,就算當年罵死王朗的諸葛武侯再世,也要輸給在下半個馬鼻,更遑論江澤民之流。只怕把江澤民的左右文膽丁關根、黃菊拉來陪綁,也還不夠在下打個牙祭哩!

閒言少敘,書歸正傳。話說當日未時三刻,在下披掛上馬,殺奔網上,來到與羅幹約定的網上會談室。甫剛坐穩,便見對面陣中推出一輛超級豪華輪椅,恰似鄧樸方的坐騎一般好生令人眼熟,上面端坐的正是紫禁城城主江澤民。在他身後,參差不齊的五條漢子一字排開。在下定睛看時,卻原來是江澤民的五虎上將。各位看官,你道是那五隻老虎?乃是東北虎——兩廣總督、一品大員李長春;華南虎——翰林大學士、右丞相吳邦國;攔路虎——甲等甲級御前侍衛、大內總管羅幹;乖乖虎——內閣侍郎、樞密院御使總監曾慶紅;紙老虎——影子副城主、第二十八代轉世阿斗胡錦濤。另外有八十萬禁軍教頭遲、張二將左右護駕。果然是來勢洶洶,不可小覷。

那江澤民手搖一把鵪鶉毛團扇,裝模作樣地說道:「網上坐的可是江湖上人稱逍遙客的逍大俠麼?」
在下道:「不敢當,逍某見過江城主。不知今日江城主大駕光臨,有何見教?」
江澤民道:「本城主與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井水不犯河水。聞知你近日屢屢上網叫罵,將本城主罵的狗血噴頭、一無是處、體無完膚。這卻是何道理?!」
在下道:「逍某平生行俠仗義,專管那世間不平之事。蓋因你與羅幹之流合污,對一干法輪功信衆大打出手,必欲置之於死地而後快。逍某觀那一干法輪功信衆,個個老實木訥,似有弱智傾向。似爾等這般恃強凌弱,殘害無辜,天理不容。因此逍某替天行道,勢要爲那一干法輪功信衆討個公道!」
江澤民道:「逍大俠此言差矣!那法輪功乃是邪教,本城主有如山的鐵證,早已詔告天下。並定下重律,凡同情法輪功者,罪當連坐。難道逍大俠果真沒有聽說嗎?」
在下道:「逍某有所耳聞,但不知江城主所言法輪功爲邪教,究竟何邪之有?所說鐵證又爲何物?逍某在此願聞其詳。」
江澤民道:「也罷,就讓本城主的大內總管羅幹說與你聽!」說罷,遂朝天勾起一隻食指,只見那攔路虎羅幹應聲出列。
羅幹上前拱手道:「下官見過逍大俠。」
在下道:「羅總管免禮。且將你羅織的那法輪功爲邪教的罪狀說幾個來聽聽,讓逍某斷一斷是也不是。」
羅幹道:「啓稟逍大俠,那法輪功確實是邪教,果然是邪教。因爲他是邪教,所以他是邪教。縱然他便不是邪教,下官也有本事把他打成邪教。因此,在下官看來,他是正是邪根本就不重要!」
在下聞聽羅幹這一派胡言,登時大怒,戟指罵道:「好一個混賬的東西,誣人清白,毀人清譽,這等違逆天理、十惡不赦的勾當你也做得出,難道你就不怕王法嗎?!」
羅幹嘻笑道:「下官只怕家法,不怕王法。天理是個什麼東西,王法又是個什麼玩藝兒?下官委實不知。不過,逍大俠且請息怒,下官確也曾施展那撲風捉影的看家本領,拿得法輪功一干人的罪證。據查,法輪功用誣術治病,謀財害命,七年之間共害死人命一千六百八十二口。逍大俠,這難道還不足以證明法輪功爲邪教嗎?」
在下問道:「有何證據證明這些人確實是法輪功信衆?又可有證明他們是因爲煉了法輪功而死?」
羅幹道:「逍大俠久行江湖,想必是不食人間煙火,如此提問,實在是不明情理。俗話說,『死無對證』。這一千六七百口人,天南地北,又非同年同月同日死的,你讓下官如何拿得出證據!」
在下道:「如此說來,便是無憑無據加害那一干法輪功信衆了,是也不是?」
羅幹道:「是又怎樣!法輪功網羅人心,聲勢浩大,如不早日剷出,它日必爲後患。寧可誤捕錯殺,也絕不可放過一個。逍大俠,下官這個答覆你總該滿意了吧!」
羅幹這番話尚未落音,早已把個江澤民氣得鼻歪口斜,暴跳如雷。江澤民大罵道:「快把羅幹這廝給我拿下。如此語無倫次、丟人現眼,真是氣煞我也!」一旁登時冒出四個鐵塔似的軍士,揪胳膊按脖子把個羅幹拎了下去。
在下對江澤民道:「敢問江城主,適才羅總管所言可是屬實?」
江澤民道:「休聽他一派胡言。家門不幸,出此敗類,讓逍大俠見笑了。」
在下道:「果然是欲蓋彌彰!以莫須有罪名刑害天下萬千善良無辜的百姓,江城主,你難道就不怕落下個千秋萬世的罵名嗎?!」
江澤民連連冷笑道:「逍大俠未免有些太迂腐了。名垂青史怎樣,遺臭萬年又如何?想那始皇帝秦嬴政曾焚書坑儒,漢丞相曹孟德曾挾天子以令諸侯,先主席毛澤東曾枉抓了50萬右派,已故當代慈禧鄧小平曾血洗京城。時至今日,又有誰敢說他們半個不字?!正所謂成者爲王敗者爲寇。逍大俠難道沒有聽得古人說過:『青史但隨人意,曲筆寫得《春秋》』嗎?」
在下道:「如此說來,江城主亦是知道法輪功並非是邪教,只不過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了?」
江澤民道:「不錯。逍大俠果然是聰明過人。其實,本城主今日與逍大俠相見,實乃是有一個不情之請,還望逍大俠能體恤本城主的苦衷。」
在下道:「江城主但講無妨。」
江澤民道:「逍大俠脣槍舌劍,好生了得,嬉笑怒罵,皆是文章,本城主已然領教,煞是敬佩。來日逍大俠在那因特網上,務請放本城主一馬。只要逍大俠不再羞辱本城主,那羅幹、李鵬、喬石之流任你唾罵,本城主絕不插手。這裏另有紋銀20兩,人民幣5000元,一併奉上。不知逍大俠意下如何?」
在下聽罷不由得大怒,指着江澤民道:「堂堂一城之主,說出話來卻如此猥瑣不堪。逍某頂天立地的一個漢子,如何只值那區區20餘兩銀子?那黃白之物,誰人不愛?逍某亦非是那鐵石心腸之人。但你搜刮盡天下民脂民膏,卻如此慳吝,把個蠅頭小利來羞辱於我,逍某與你豈能善罷干休!」
江澤民道:「逍大俠且請息怒,便是再加20兩銀子本城主也是肯的。」
在下道:「你這等氣量狹小,如何成得了大事?倘若銀子多些時也還有得商量。區區40兩銀子,逍某便是收了也讓天下英雄恥笑。更何況逍某平生仗義疏財,以主持正義爲己任,何等的高風亮節,怎肯爲這點碎銀子壞了一世英名!」
江澤民道:「如此說來,逍大俠有意放本城主一馬了?」
在下道:「這便是白日做夢!你羞辱於我,逍某可以不記私仇。但爾等顛倒黑白、指鹿爲馬,陷萬千善良無辜法輪功信衆於囹圄之中的惡行,逍某卻一定要清算!爾等罪惡昭彰,天怨人怒,多行不義,人神共憤,逍某與爾等勢同水火,不共戴天。你且仔細聽着,只要逍某一天上的網來,便罵爾等一日,定將爾等的彌天大謊披露於天下,讓爾等日日爲千夫所指,時時被萬人唾罵,生猶是死,活如同囚……」

各位看官,在下行文至此,意猶未盡。但奈何在下的太座就要收工歸來,在下還須熱湯熱飯、小心伺候。因此不敢久戀網上,只得就此擱筆,還望各位看官海涵。欲知在下與江澤民網上鬥法後事,且聽下回分解。


新派武俠系列: 與江總書記網上鬥法(二)
逍遙客
各位看官,在下鋤強扶弱、仗義執言,與那紫禁城城主江澤民網上鬥法的義薄雲天之舉,一夜之間便傳遍了整個江湖,驚動了天下衆多的英雄豪傑。一時間,海內外飛鴻猶如漫天的雪片紛至沓來,將在下家中五隻鐵桶般大小的E-mail 信箱悉數擠得爆裂,令在下苦不堪言。

俗話說得好:小心行得萬年船。只因在下首戰旗開得勝,心中不免生出幾分驕矜,犯了兵家大忌,不慎之間惹出了一段公案。你道便是怎樣一段公案?說來甚是慚愧,原來那日在下正在網上與那江澤民對罵,得意之際,手舞足蹈,不意驚動了在下的太座。那婦人心中好生疑惑,遂悄然推門而入。也是合該在下有事,那婦人甚是眼尖,一眼便瞥見江澤民要送在下銀子之事,遂劈面揪住在下,定要索要那筆銀兩。在下登時驚出一身冷汗,再四辯解,確實不曾收得那筆銀子。那婦人如何肯信,揪住在下死活不饒。在下萬般無奈之際,只得從私囊中掏出500美元,方才哄得那婦人歡天喜地而去。各位看官,那美元便是在下點擊網上廣告所得,夜以繼日,何等的辛苦。如今卻被那婦人憑空奪去,在下心中真是有如刀絞。

在下坐在電腦屏前思前想後,愈想心中便愈是氣憤。可恨江澤民那廝,把個花言巧語欺哄在下,在下一時不察,竟中了他的離間之計,不但不曾落下半點實惠,反而把自己的家底賠個精光。念及至此,不禁悲憤填膺,胸中那無名業火高三千丈。這正是舊恨未消,又添新仇,這口怨氣讓在下如何咽得下去?不過,畢竟個人恩怨事小,天理公道事大。閒言少敘,書歸正傳。各位看官,且待在下抖擻起精神,化悲痛爲力量,將那一日在網上與江澤民鬥法之事續續道來。

話說那一日在下慷慨陳辭,痛快淋漓地將那江澤民之流痛罵一場,替一干法輪功信衆着實出了一口惡氣,在下心中是何等的酣暢。想那江澤民平生仕途順意,何嘗受得這等奚落。一時張口結舌、捶胸頓足,氣得個發昏第十一章。正在這時,忽見那輪椅之後驀地閃出一員大將,厲聲高叫道:「休傷我主,晚輩在此與逍大俠見個高下。」

 
分享:
 
人氣:11,641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