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派武侠系列: 与江总书记网上斗法(全)
 
逍遥客
 
2000年8月25日发表
 
【人民报讯】新派武侠系列: 与江总书记网上斗法(一)

各位看官,在下重出山林,再战江湖,实乃因江泽民、罗干之流横行天下、涂炭生灵,对一干手无寸铁、智商大有问题的法轮功信众围追堵截、赶尽杀绝之故。数日前在下小撰二文,一试身手,意在活络筋骨,打通那任督二脉,以解久疏战阵之虞。不料罗干等人邀功心切,竟星夜将那二文飞马驿传,递至中南海紫禁城金銮殿江泽民案头,妄图罗织罪名,加害在下。

前日在下上得网来,赫见信箱里有飞帖一幅,上面蛛走蚓爬地书着一十八个大字:紫禁城江城主今日网上与逍大侠决一死战!落款是四十一夜。这紫禁城江城主定是江泽民无疑了,只是下面的署名却怪。但在下是何等样精明之人,登时便打破他盘中之谜。“夜”者,黑天也,却不是一个“夕”字?四夕乃是一个“罗”字,十一乃是一个“干”字。兀那写贴之人不是罗干是谁?

在下既然上得山来就不怕虎,多年闯荡江湖,又岂是浪得虚名。只是不知道这江城主与在下过招究竟是论文还是及武。若是他祭起弹钢琴、讲英格理士语言、吟诗泡澡之类的镇山之宝,在下还委实招架不住。但若是论及走笔行文、设坛对骂,就算当年骂死王朗的诸葛武侯再世,也要输给在下半个马鼻,更遑论江泽民之流。只怕把江泽民的左右文胆丁关根、黄菊拉来陪绑,也还不够在下打个牙祭哩!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话说当日未时三刻,在下披挂上马,杀奔网上,来到与罗干约定的网上会谈室。甫刚坐稳,便见对面阵中推出一辆超级豪华轮椅,恰似邓朴方的坐骑一般好生令人眼熟,上面端坐的正是紫禁城城主江泽民。在他身后,参差不齐的五条汉子一字排开。在下定睛看时,却原来是江泽民的五虎上将。各位看官,你道是那五只老虎?乃是东北虎——两广总督、一品大员李长春;华南虎——翰林大学士、右丞相吴邦国;拦路虎——甲等甲级御前侍卫、大内总管罗干;乖乖虎——内阁侍郎、枢密院御使总监曾庆红;纸老虎——影子副城主、第二十八代转世阿斗胡锦涛。另外有八十万禁军教头迟、张二将左右护驾。果然是来势汹汹,不可小觑。

那江泽民手摇一把鹌鹑毛团扇,装模作样地说道:“网上坐的可是江湖上人称逍遥客的逍大侠么?”
在下道:“不敢当,逍某见过江城主。不知今日江城主大驾光临,有何见教?”
江泽民道:“本城主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井水不犯河水。闻知你近日屡屡上网叫骂,将本城主骂的狗血喷头、一无是处、体无完肤。这却是何道理?!”
在下道:“逍某平生行侠仗义,专管那世间不平之事。盖因你与罗干之流合污,对一干法轮功信众大打出手,必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逍某观那一干法轮功信众,个个老实木讷,似有弱智倾向。似尔等这般恃强凌弱,残害无辜,天理不容。因此逍某替天行道,势要为那一干法轮功信众讨个公道!”
江泽民道:“逍大侠此言差矣!那法轮功乃是邪教,本城主有如山的铁证,早已诏告天下。并定下重律,凡同情法轮功者,罪当连坐。难道逍大侠果真没有听说吗?”
在下道:“逍某有所耳闻,但不知江城主所言法轮功为邪教,究竟何邪之有?所说铁证又为何物?逍某在此愿闻其详。”
江泽民道:“也罢,就让本城主的大内总管罗干说与你听!”说罢,遂朝天勾起一只食指,只见那拦路虎罗干应声出列。
罗干上前拱手道:“下官见过逍大侠。”
在下道:“罗总管免礼。且将你罗织的那法轮功为邪教的罪状说几个来听听,让逍某断一断是也不是。”
罗干道:“启禀逍大侠,那法轮功确实是邪教,果然是邪教。因为他是邪教,所以他是邪教。纵然他便不是邪教,下官也有本事把他打成邪教。因此,在下官看来,他是正是邪根本就不重要!”
在下闻听罗干这一派胡言,登时大怒,戟指骂道:“好一个混账的东西,诬人清白,毁人清誉,这等违逆天理、十恶不赦的勾当你也做得出,难道你就不怕王法吗?!”
罗干嘻笑道:“下官只怕家法,不怕王法。天理是个什么东西,王法又是个什么玩艺儿?下官委实不知。不过,逍大侠且请息怒,下官确也曾施展那扑风捉影的看家本领,拿得法轮功一干人的罪证。据查,法轮功用诬术治病,谋财害命,七年之间共害死人命一千六百八十二口。逍大侠,这难道还不足以证明法轮功为邪教吗?”
在下问道:“有何证据证明这些人确实是法轮功信众?又可有证明他们是因为炼了法轮功而死?”
罗干道:“逍大侠久行江湖,想必是不食人间烟火,如此提问,实在是不明情理。俗话说,‘死无对证’。这一千六七百口人,天南地北,又非同年同月同日死的,你让下官如何拿得出证据!”
在下道:“如此说来,便是无凭无据加害那一干法轮功信众了,是也不是?”
罗干道:“是又怎样!法轮功网罗人心,声势浩大,如不早日铲出,它日必为后患。宁可误捕错杀,也绝不可放过一个。逍大侠,下官这个答复你总该满意了吧!”
罗干这番话尚未落音,早已把个江泽民气得鼻歪口斜,暴跳如雷。江泽民大骂道:“快把罗干这厮给我拿下。如此语无伦次、丢人现眼,真是气煞我也!”一旁登时冒出四个铁塔似的军士,揪胳膊按脖子把个罗干拎了下去。
在下对江泽民道:“敢问江城主,适才罗总管所言可是属实?”
江泽民道:“休听他一派胡言。家门不幸,出此败类,让逍大侠见笑了。”
在下道:“果然是欲盖弥彰!以莫须有罪名刑害天下万千善良无辜的百姓,江城主,你难道就不怕落下个千秋万世的骂名吗?!”
江泽民连连冷笑道:“逍大侠未免有些太迂腐了。名垂青史怎样,遗臭万年又如何?想那始皇帝秦嬴政曾焚书坑儒,汉丞相曹孟德曾挟天子以令诸侯,先主席毛泽东曾枉抓了50万右派,已故当代慈禧邓小平曾血洗京城。时至今日,又有谁敢说他们半个不字?!正所谓成者为王败者为寇。逍大侠难道没有听得古人说过:‘青史但随人意,曲笔写得《春秋》’吗?”
在下道:“如此说来,江城主亦是知道法轮功并非是邪教,只不过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了?”
江泽民道:“不错。逍大侠果然是聪明过人。其实,本城主今日与逍大侠相见,实乃是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逍大侠能体恤本城主的苦衷。”
在下道:“江城主但讲无妨。”
江泽民道:“逍大侠唇枪舌剑,好生了得,嬉笑怒骂,皆是文章,本城主已然领教,煞是敬佩。来日逍大侠在那因特网上,务请放本城主一马。只要逍大侠不再羞辱本城主,那罗干、李鹏、乔石之流任你唾骂,本城主绝不插手。这里另有纹银20两,人民币5000元,一并奉上。不知逍大侠意下如何?”
在下听罢不由得大怒,指着江泽民道:“堂堂一城之主,说出话来却如此猥琐不堪。逍某顶天立地的一个汉子,如何只值那区区20余两银子?那黄白之物,谁人不爱?逍某亦非是那铁石心肠之人。但你搜刮尽天下民脂民膏,却如此悭吝,把个蝇头小利来羞辱于我,逍某与你岂能善罢干休!”
江泽民道:“逍大侠且请息怒,便是再加20两银子本城主也是肯的。”
在下道:“你这等气量狭小,如何成得了大事?倘若银子多些时也还有得商量。区区40两银子,逍某便是收了也让天下英雄耻笑。更何况逍某平生仗义疏财,以主持正义为己任,何等的高风亮节,怎肯为这点碎银子坏了一世英名!”
江泽民道:“如此说来,逍大侠有意放本城主一马了?”
在下道:“这便是白日做梦!你羞辱于我,逍某可以不记私仇。但尔等颠倒黑白、指鹿为马,陷万千善良无辜法轮功信众于囹圄之中的恶行,逍某却一定要清算!尔等罪恶昭彰,天怨人怒,多行不义,人神共愤,逍某与尔等势同水火,不共戴天。你且仔细听着,只要逍某一天上的网来,便骂尔等一日,定将尔等的弥天大谎披露于天下,让尔等日日为千夫所指,时时被万人唾骂,生犹是死,活如同囚……”

各位看官,在下行文至此,意犹未尽。但奈何在下的太座就要收工归来,在下还须热汤热饭、小心伺候。因此不敢久恋网上,只得就此搁笔,还望各位看官海涵。欲知在下与江泽民网上斗法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新派武侠系列: 与江总书记网上斗法(二)
逍遥客
各位看官,在下锄强扶弱、仗义执言,与那紫禁城城主江泽民网上斗法的义薄云天之举,一夜之间便传遍了整个江湖,惊动了天下众多的英雄豪杰。一时间,海内外飞鸿犹如漫天的雪片纷至沓来,将在下家中五只铁桶般大小的E-mail 信箱悉数挤得爆裂,令在下苦不堪言。

俗话说得好:小心行得万年船。只因在下首战旗开得胜,心中不免生出几分骄矜,犯了兵家大忌,不慎之间惹出了一段公案。你道便是怎样一段公案?说来甚是惭愧,原来那日在下正在网上与那江泽民对骂,得意之际,手舞足蹈,不意惊动了在下的太座。那妇人心中好生疑惑,遂悄然推门而入。也是合该在下有事,那妇人甚是眼尖,一眼便瞥见江泽民要送在下银子之事,遂劈面揪住在下,定要索要那笔银两。在下登时惊出一身冷汗,再四辩解,确实不曾收得那笔银子。那妇人如何肯信,揪住在下死活不饶。在下万般无奈之际,只得从私囊中掏出500美元,方才哄得那妇人欢天喜地而去。各位看官,那美元便是在下点击网上广告所得,夜以继日,何等的辛苦。如今却被那妇人凭空夺去,在下心中真是有如刀绞。

在下坐在电脑屏前思前想后,愈想心中便愈是气愤。可恨江泽民那厮,把个花言巧语欺哄在下,在下一时不察,竟中了他的离间之计,不但不曾落下半点实惠,反而把自己的家底赔个精光。念及至此,不禁悲愤填膺,胸中那无名业火高三千丈。这正是旧恨未消,又添新仇,这口怨气让在下如何咽得下去?不过,毕竟个人恩怨事小,天理公道事大。闲言少叙,书归正传。各位看官,且待在下抖擞起精神,化悲痛为力量,将那一日在网上与江泽民斗法之事续续道来。

话说那一日在下慷慨陈辞,痛快淋漓地将那江泽民之流痛骂一场,替一干法轮功信众着实出了一口恶气,在下心中是何等的酣畅。想那江泽民平生仕途顺意,何尝受得这等奚落。一时张口结舌、捶胸顿足,气得个发昏第十一章。正在这时,忽见那轮椅之后蓦地闪出一员大将,厉声高叫道:“休伤我主,晚辈在此与逍大侠见个高下。”

 
分享:
 
人气:11,64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