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一直到死,法輪功將是使他半夜驚醒的惡夢
 
2000-8-25
 
【人民報訊】江澤民引以自豪的,是他有一個維持統治的絕招,那就是把任何反對力量,包括那些現在雖然無礙但將來可能壯大的勢力,扼殺在萌芽狀態。在89年民運期間,任職上海市委書記的他,查封了民運導火索之一的上海「經濟導報」。憑著這一招,江澤民得到了鄧小平的賞識,把總書記的職位賞給了他。

  鄧小平死後,江澤民總算嘗到了當皇帝的滋味。有了撲殺萌芽力量的絕招,再加上至高無上的權力,似乎這一統天下是牢不可破的了。這使人想起了一條住在洞穴中的大蟲。它陰森的目光四處搜索,只要有其他的小生物一出現,管它是惡是善,馬上就一巴掌打死,再一口吞掉,免得夜長夢多。

  然而,最近這條大蟲在吞食它的獵物時卻遇到了麻煩。一塊骨頭卡在喉嚨裡,吞也吞不下,吐也吐不出。這塊骨頭就是法輪功。去年4月25日,當一萬多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請願時,確實把他嚇了一跳。當時朱熔基採取懷柔政策,平息了事態,卻令江澤民腦怒不已。他給政治局寫信,要求嚴厲鎮壓。在他的主導下,中共當局動用所有媒體,大肆造謠誣蔑。公檢法一起上陣。他以為把負責人一抓,宣傳上一 嚇唬,法輪功自然土崩瓦解。甚至當有人反映鎮壓並不順利時,他憤懣地說:「我就不相信對付不了法輪功」。

  「不相信」只能說明他要一意孤行。回顧共產黨執政50年來,共產黨黨魁要整什 麼人,哪裏允許被整人反抗。57年反「右派」,只用了3個月。3個月後,「右派分子」們一個個至少在表面上都低頭認罪。文化大革命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牛鬼蛇神」們 也只有挨打的份。89年民運,坦克車一開,大兵在天安門一站,不出一個月,各單位都在搞清查,誰還敢公開出來頂?這次可大出所料,鎮壓法輪功一年以來,天安門廣場上天天有法輪功學員請願。法輪功學員之所以能夠這麼做,關鍵是法輪功的修煉使他們敢於放下個人利益甚至生命。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這下共產黨沒輒了。一年多來,為了阻止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表達自己的信念,整個天安門廣場及附近街道布滿了警察和便衣。一個政府長期這樣靠警察和便衣來維持其門面,在世界上絕無僅有。更可笑的是,只要你在天安廣場上申個懶腰,或者盤腿一坐,馬上就有牢獄之災。要是當年為共產黨打天下的人,要是知道中國50年後會搞成這個樣子,肯定沒有幾個人願意賣命了。

  下一步怎麼辦?人的好壞,有時在一念之差。當初江澤民一意孤行,赤膊上陣, 宣布法輪功是「邪教」,已經沒有了退路。現在他只好硬著頭皮幹下去,不見棺材不落淚嘛。在鎮壓法輪功一週年之際,電臺報紙又掀起一陣惡浪,用它能想象的出的詞匯對法輪功進行謾罵,什麼「反人類」,「反社會」,「邪惡」,「與國內外反動勢力勾結」等等,不一而足。這恰好說明,一年來,雖然共產黨用盡了一切手段,法輪功並沒有被打垮,江澤民已經惱羞成怒。翻開中共50年的執政史可以看出,凡是報紙上大轟大嗡,動員批判的事,都是上層少數幾個人的意志。什麼「反胡風」,「反右派」,「反右傾」,「文化大革命」,「反擊右傾翻案風」,反這反哪,都反錯了。共產黨領導人的本性是,為了顧全個人的面子,把成千上萬人整得家破人亡也在所不惜。過去毛澤東為了掩蓋「大躍進」的錯誤,整彭德懷,後又懷疑有人為彭翻案,發動文化大革命,搞得十億人不得安寧。他自己最後也在眾叛親離中死去。江澤民也是一路貨。


  要認錯平反,江澤民就得下臺。要繼續鎮壓下去,江澤民的表演就在不斷地向世人暴露他反人民、反人權的本質,不斷地把原來的基本群眾推倒對立面上去。文化大革命中,一個張志新已經把共產黨的公檢法的黑暗(包括死刑前割喉等)暴露在世人面前。現在把成千上萬的無辜人抓起來進行折磨,更是自己在擴大影響。到現在,他們已害死了幾十條人命,這個賬還在記下去。現在修煉法輪功的人在幾十個國家越來越多,中共所謂法輪功是邪教的說法越來越沒有市場,反而在國際上更加孤立。在主要發達國家的中共大使館門口的抗議長年不斷。只要中共領導人出訪這些國家,他走到哪裏,法輪功學員的橫幅就打到哪裏。只要中共繼續鎮壓法輪功,就別想有舒坦日子過。

看來,江澤民一直到死,法輪功將是使他半夜驚醒的惡夢。這可是他自找的,怪不得別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