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黑高手-江澤民
 
2000-8-25
 
【人民報訊】據<大家論壇>毛澤東就個體而言也是一具普通的肉體。與其說他是才智超人,不如 說他狂妄過人。看看他的著作,就可以看出他是一個學識偏狹、思想 平庸的人。除了狂熱的烏托邦幻想,毛談不上有什麼哲學思想。就他 的言論和行為而言,他是一個十足的流氓無賴。他是瘋狂的無神論倡 導者,無法無天、為所欲為,而且他要別人把他當神來看待。

鄧小平自以為他是個善於韜光養晦的人。實際上他只是有晦無光的普 通人。只不過他把固執和殘忍收藏于謙和的笑容底下。鄧小平的長處 在於「小」和「平」。這是厚黑的要道。

江澤民是一個大家公認的政治庸人。表面上他是一個讓人捉摸不定的 風派人物。實質上,除了維護「穩定」,他頭腦空空。毫無疑問,江 澤民在世紀之交,又一次把中國推進了泥潭。

為什麼愚昧的個體在這個群落中能上升為領袖?80多年前李宗吾已經 一針見血地道出了中國歷史上的這些「偉大人物」的本質:「古之為 英雄豪傑者,不過面厚心黑而已」。毛澤東在1943年後在劉、朱、周 的聯合下,擠掉了反對派,確立了他的領袖地位。一方面他有一顆碩 大的黑心,不受任何原則或良心的約束,自由奔放,蔑視一切困難或 敵人。另一方面,他厚顏無比,以其貌似憨廓、樸實、滑稽的農民特 質,迷惑了包括劉、朱、周在內的其他厚黑和糊塗人士。

鄧小平更是一個厚黑高手。在誘捕50萬右派的戰役中,他就是毛手下的總幹將。文革中,他給毛澤東寫信,肉麻地吹棒林彪,後來又信誓 旦旦對毛說:「承認錯誤,永不翻案」。文革後期就是靠他堅決低頭 認罪、徹底悔改、堅決支持毛主席的革命路線而復出的。再次被毛打 倒以後,他於76年末提筆給中央寫了一封信,開頭便是「敬愛的華主 席」,表示自己「情不自盡地高呼萬歲,萬萬歲」。

在另一封信中,他說:「感謝黨中央證明我本人同天安門事件沒有聯 系。我特別高興的是,華主席認為清明節群眾行動是正常的。現在談 談我的工作,所有職務和我何時開始工作都取決於黨中央的考慮和指 示。」對新主的謙恭之詞,躍然紙上。

鄧小平在這封信裡還說:「從我知道黨中央任命華國鋒同志擔任黨主席和軍委主席,並迅速取得粉碎『四人幫』的勝利後,我在1976年10 月10日給華國鋒同志和黨中央的信中表達了真誠的支持和欣喜。如果 黨中央認為合適的話,我想建議把這封信和上封信在黨內印發。怎麼 樣決定,完全取決於黨中央的考慮和決議。」

這封情真意切的信,終於感動了華國鋒,使他同意把鄧小平的這兩封 信轉發全黨。實際上等於同意讓鄧小平復出工作。這才叫厚黑高手。

江澤民更是共產黨的厚黑熔爐裡陶煉出來的黑球。他心黑如煤炭,臉 厚如樹皮。對經常來上海過年度假的鄧小平、陳雲、李先念等人,他 敬拜如神。對80年代力主改革的《世界經濟導報》,他卻揚言,即使 砍頭也要將它封掉(實際上,他深知維護老人的權威只會升官加冕而 不會被砍頭)。他推波助瀾,然後立功加冕。90年代初,保守派把他 看作可靠的接班人。改革派把他看作潛在的改革派。柯林頓把他看作 「中國人民恰當的和有魅力的領導人」。有些異議人士也對他抱有幻 想,頗表同情。可當他掌握實權之後,他便對持不同政見者和善良的 法輪功信眾大肆鎮壓。

這就是厚黑。這就是中華領袖人物的絕技。愚昧殘忍的個體具有一種 天然的厚黑本領。如果再遇上一個人人的大腦裡都缺乏「亮光」的民 族,那麼他就會在這個民族中如魚得水、如愚得蠢。一開始,這些人 以厚黑之道,攫取頭領地位,然後變得目空一切、忘乎所以、無視天 良、踐踏生命。

厚黑之人為什麼在西方民族中不能上升為領袖呢?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的民族找到了「道路,真理和生命」、找到了「世界 之光」、找到生命的「意義」。那「生命的光」把厚黑齷齪之心照得無處藏身。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