諫江澤民書
 
清水君(自由發稿人)
 
2000-8-22
 
【人民報消息】平心而論,你並不是窮兇極惡的人,最起碼從形象上而論,你象極了一個慈父或老太爺,雖然有些不滿你的人說你嘴上無毛辦事不牢,象一個老太太,有「老太太情結」,專門和練練氣功自我找樂子的一幫老太太們過不去,見一個抓一個,見兩個抓一雙,全不顧自己的身份,斤斤計較個不停。但我不這麼想,我認為你是為國為黨忙活個不停,沒顧上長鬍子。開個玩笑,不要輕易生氣,不生氣說明你大人有大量,有泱泱大國領袖的風采。看看對面的阿扁,確實不象個總統,天天被人家「扁來扁去」也沒個脾氣。咱是第三代偉人,肚子裡可以放幾個原子彈氫彈中子彈,外加美國太平洋第七航空母艦艦隊,小CASE啦!

言歸正傳。自89年血腥屠城一役,你榮登上位---錯,不是榮登,因為不是一個正常合法的任免程序,你接手的是一個海內外形象俱毀並備受憤怒指控的專制政黨!你一開始不是很想履任,不想替人頂罪,甚至你的家屬也不願從上海同行、、、然而,去職不由你,升職亦不由你,儘管你已屬於皇家政治貴族局的一位,仍須謹遵「太後」懿旨, 不坐也不行!剛開始,你還算謹慎,但你接下去玩的那三招「小江飛刀」:學雷鋒、學焦裕祿、掀起老毛熱、、、等等,除了證明你的左傾復舊(不是復古)意識之外,也惹得「太後」不滿,險些被黜、、、這些,我們都是歷歷在目。當時,你肯定也深刻體會到了趙紫陽胡耀邦在位時的美麗與哀愁、委屈與悲哀。這些我也深表同情!然而,在大內總管曾慶紅等人的精心策劃下,你來個空中轉體360度加180度的造型,出版鄧選、總結理論、宣傳南巡、鼓勵下海,不僅涉險過關,而且終於熬到醜媳婦變成俊婆婆而老婆婆上天政敵臣服的桃源境地!本以為從此你會甩開膀子帶領我們快速奔向強國了吧?誰知,社會越來越黑、黨官越來越兇!貪污、腐敗、走私、賄賂、摳女、、在官場公然橫行;魚肉百姓、黑白勾結、肆意罰款、私設金庫、執法犯法、、在司法紀律部門屢見不鮮;百萬國企名存實亡、千萬職工失業下崗、8億農民負擔沉重、希望工程沒有Ï£Íû、、多少有才華、或自覺有才華的學生學者削尖了腦袋開溜,無數有黑錢有地位的官僚富商忙著在國外開戶頭買護照,百萬富裕農民寧願花數萬美金冒死亡之旅偷渡異鄉作不受歡迎的資本主義二等賤民、、、凡此種種,數不勝數,一片大廈忽喇喇將傾、風雨黑黝黝欲來前的 驚惶,國民似熱鍋上螞蟻四處逃走的形象! 從好聽的待業到半遮半掩的下崗到名副其實的失業,多少「無產階級」戰士真的是無路可退了!而世界數量第一的「農民老大哥」們在計劃生育以死相逼、稅務提留變本加厲、移動遷移百般刁難、孩子讀書可憐無錢、城市打工備受屈辱、公安司法動輒鎮壓的情形下,還會忍辱負重多久?!沒有醫療保健、沒有人財安全、沒有單位報銷、沒有養老福利,也沒有多少娛樂,更不許談論國是,你就讓老頭老太們練中功、香功、法輪功等等氣功去吧!正好可以省下一大筆醫療費,減輕醫療機構的壓力,而且讓他們不至於老來無伴倍感寂寞,何樂不為?如果你不是榮登寶位朝五晚十地忙於「國是」,而是依照「60歲一刀切」的計劃退休,說不定也每天早上在中山公園看到你正與老頭老太們互相推手練氣功呢,有啥不好?你這個人就是虛榮心太強,放不下面子。法輪功信徒徒手靜坐於中南海一天,就讓你肝火大升、氣喘不均?其實他們的老朽之軀何足道哉?隨便他們怎麼玩,只要他們不帶槍來,「好官我自當了」,有何可驚?!現在倒好!為了你一時頭腦發熱,對於涉及法輪功中功等組織叠下毒手:取締、沒收、罰款、逮捕、追殺、虐待、酷刑、株連、、、無所不用其極!官方電視報刊機構也開足了馬力連續幾個月煽風點火宣傳造勢造到群眾沒有新聞看的地步,只好偷偷裝個「大鍋」收看香港臺、、、結果呢?一年多來,法輪功中功信徒意志堅決視死如歸大義凜然,天安門前以每天近百人的速度抓人,各地司法機構以每月抓幾萬人摧殘幾千人折磨死幾人幾十人的速度侵犯人權、、、然而,仍然有信徒前赴後繼,奔赴自1919年就開始成為屠場的天安門引頸待捕!我認為,他們不見得就一定迷信什麼教主,他們更大的可能是表達他們自由被剝奪的憤怒---即:我沒有犯法也沒有影響他人而且促進了自己的健康,為什麼不讓我在家自個練?天下沒有一個說理的地方了嗎?你看看:我沒有帶武器,也不反抗,你抓也好打也好,悉憑尊便!他們事實上對你們還抱有幻想、還以為你是受小人蠱惑蒙騙、以為可以通過他們無聲的犧牲可以讓你改變看法,所以他們的血淚申訴書中還寫道:最最敬愛的江澤民主席、、、所以他們還是悲壯地向天安門進發!多麼可愛的國民!你現在還有機會化解危機!一旦他們不再抱有幻想、不再相信你們這麼做「是為了他們好」、不再奔赴天安門、不再信訪申訴,真正的信任危機政治危機就會到來!僅就目前而論,來自國際國內的壓力更是排山倒海,駐外機構疲於奔命卻屢屢受挫!臺灣的離心力愈發強盛,海外華人也備感失望!改革開放20年的開明形象自89血案後再次淪喪!試想一下:對於涉及上億國民的定性抓捕,你怎可不經國會政協討論並投票表決而擅自下令?誰賦予你如此大的權利---可以以一人之好惡置億人生死於瞬間?!不要忘記:每一個老頭老太太都不簡單,他們曾是共產黨奪取天下的基石,他們曾是共產主義最忠實的擁護者!他們中有的為黨出生入死一輩子,有的犧牲家庭付出兒女丈夫,有的文革反右歷次風暴大難未死,有的嘔心瀝血努力建設四化!沒有功勞還有辛勞,沒有辛勞還有苦勞,沒有苦勞還有年老、、、就算是弘揚傳統尊老美德吧,你就忍心讓五大三粗的軍警們對與你一樣年長的人們大打出手摧心搗肺電棍襲身?!「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你在蘇聯留學不曾聽說?那也許怪不得你,蘇聯是殘酷斗爭無情殺人的政黨典範之一,自不會講什麼人性人道儒家學說,不過,你要 中共「代表先進文化」,千萬不要代表蘇聯那種已經被實踐證明是徹底失敗了的斗爭文化,我寧願你不要那麼「先進」,寧願你要求黨代表「傳統的具中華美德的儒家文化」,起碼可以讓老頭老太太們死在自個家裡的床上!

說起來,你這個位子很辛苦,簡直是吃力不討好!經濟發展得好,別人還說是小平改革開放的功勞;香港澳門收回了,人家又說未提前一天純粹按租約收回不算你的功勞;實在想狠狠心把臺灣弄回來,但他們又富又搞什麼民主,總統是選出來的,牌硬後臺更硬,加上又有江湖大佬美國罩著,一時象老虎吃刺猥-----無從下口!也罷,咱先安內!可是,用盡了滿清十大酷刑文革百大手法建黨72秘笈外加<<射雕>>中的「九陰白骨抓」對付法輪功及一切不練習「共產大法」者,人家仍然不服!不僅如此,誰沒個七大姑八大姨新朋友舊相好?你抓了一個打了一個關了一個送精神病院一個折磨死一個不要緊,可他有個龐大的幾十年建立的社會關係網哪!如此一來,你得罪了一個,同時也就跟他的親人朋友鄰居同事們幾十個過上了招,結下了梁子。當然你會告訴他們說:他是壞人,所以整他!可是他的關係戶不這麼想,覺得他勤勤懇懇幾十年,為黨奮斗了大半輩子,沒招誰沒惹誰,壞在哪?你非要說他是壞人,他們幾十年相交,誰不了解誰呀?這不是侮辱他們的智慧和觀察力嘛!你現在開始明白:惹了多大的麻煩吧?如果說法輪功中功的信徒近億人,那麼因此事而對黨和政府不滿和離心的人數多得我不敢想,也不敢告訴你。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為政者不可不慎也!

再說回來。你的「三講」、「三代表」論本意是好的,就如我相信你最開始入主中南海時也想當個「好書記」一樣!但是,我想說的是:不要僅把「三講」、「三代表」掛在口頭上,沒有實質。

譬如「三講」中的「講學習」:怎樣講學習?學習什麼?如果真是講學習,為什麼不下死命令:全國三年內禁止進口轎車,以籌款解決貧困老區希望工程教育問題?為什麼不下令放開高考大門,實行寬進嚴出不限年齡身份的學分制高等教育?為什麼不組團學習美國民主選舉法治立國的經驗教訓?再說「講正氣」:怎樣算正氣?天安門血案鐵證如山怨氣沖天卻不許民間提一個字!人民冤氣沖天,正氣何立?腐敗分子多如牛毛卻陳希同不殺福建走私千億案不深查,人民怨氣沸騰,正氣何存?三峽工程大劇院工程多少豆腐渣工程草率上馬黑箱作業,勞民傷財國庫耗空後患無窮,人民悶氣在胸,何來正氣?未經國民同意,擅自慷國民之慨,動輒無償贊助亞非拉三流小國專制政府如越南朝 鮮忘恩負義之輩,一擲幾千萬美金,全不顧自家後院裡孩子嗷嗷待哺失業者流淚到天明無家可歸者夜宿街頭!人民又如何服氣?!小日本鬼子屢出狂言拒不認罪還搶我釣魚島主權;小南蠻飛驢賓撞我魚船殺我船長占我南沙;狗印尼土著殺我華胞奸我姐妹罪行淘天、、、一樁樁一件件,總不見「一貫光榮偉大正確」且可以「三代表」並極富有長期「斗爭精神」的泱泱大國執政黨派武力保土護民!即便發一個狠話,做做姿態都沒有!在民主國家,即使有幾個國民在海外被虐待,總統都會立即發表電視講話,表達強硬立場,並不惜出兵!而你們的軟弱所為,不僅海外華胞深感寒心,更令臺灣民眾齒冷!再說對待死不悔改的小日本,憑什麼以德報怨、放棄日本賠款、不鼓勵民間索賠?你們何嘗徵求過受苦國民的意見?我們都希望中國能夠正氣升、邪氣降,希望「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然而,人民的冤氣不消、怨氣不解、不服氣彌漫,正氣何來、何存、何長?!再論「講政治」:什麼是政治?沒有人民的民主自由就沒有政治可言!這才是最大的政治!最近,我們都知道,美國破獲了人類基因的遺傳密碼,那兩位科學家在頒獎典禮上感慨地斷言:「成功的國家必須是自由的社會!」他們發自肺腑的話,對我們來說卻是提醐灌頂、驚心動魄!自由,才能釋放人的能量、才能維護人的尊嚴、才能塑造民主社會、才能走向強國之路!而我們現在的社會,你好意思說是自由的社會嗎?為什麼「辛苦革命幾十年,一夜回到革命前」?為什麼居有大屋家有餘糧電器齊全的中產國民拼死也要偷渡英美?為什麼去美國的留學生學者幾乎100%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頭?為什麼受黨辛苦洗腦幾十年一旦生活海外超過半年就站在「帝國主義」戰線上對黨表示不滿?

如果說「實踐是檢驗一切真理的標準」這句話你不否認的話,那就說明我們確實「技不如人」!這個「技」,更多的因素是自由、民主、人權和法治!說句不好聽的,臺灣為什麼不想統一?打個比方:如果母親可愛誰不認媽?子不嫌母醜但一定憎母惡!如果回家就要被不分青紅皂白地打屁股,哪個孩子敢回家?不離家出走才怪!所以與其惡狠狠地厲言厲色磨刀霍霍,不如和顏悅色虛心和談,如果自身形象可愛了,臺獨也就沒有市場!反之,就是把臺灣推到了美國的懷裡,讓它覺得養母比親媽更親,成為事實上的美國第51個州!我們絕不能看到這樣一個結局,也絕不能讓臺灣獨立出去,因為這無異於讓我們的母親自斷臂膀!我們的母親百年來受的傷已經太多太重了,不能再遭到這樣的沉重摧殘!但是---我要勸你:臺灣的民主是5000餘年來中華文明中第一個成功的民主自由社會,彌足珍貴!如果有人試圖用武力去湮滅這簇珍貴的民主之火,必將成為歷史的罪人!

再論「三個代表」:代表最先進生產力;代表優秀文化;代表人民利益。如果你是早生幾十年,在建黨建國之初即提出這一理念,並為黨接受,那麼你在歷史中的地位非鄧小平可比!雖然事實上總難做到「三代表」,但只要往這個方向去努力了,也就不會有文革和毛的獨裁,也就會獲得國民的真心擁護,而可以不怕選舉和多黨制,不必一聽到「自由民主人權」的字眼就頭痛心跳汗不敢出! 然而,你提出的這一光輝理念太遲,處於專政黨全面腐敗崩潰離心的前夕,君縱有中流砥柱之志、匡復漢室之心,奈何高山流水花去也,杯水不解車薪!當年霸王烏江自刎,嘗言:「天亡我,非戰之罪!」非也非也!霸王至死不悟!當年坑殺秦朝降卒40萬,令天下齒冷;又不用亞父韓信文武之謀,坐失先機;阿房宮大火狂燒三月人神共憤、、、霸王不滅,天理何存?!如今君「三代表」出臺,欲攬狂瀾於既倒,國民靜觀其效,惟時間不多,君其努力!

如果不想令國民再次失望,真的要「代表先進的生產力」,建議以後訂下這樣的規矩:非出國留學人員及碩士級以上人員不得進入中央委員會!如果真的代表「優秀文化」,建議制訂這樣的公職人員聘用及任免制度:公職人員資格一律採取古代科考制獲得;取得資格後,憑民主選舉決定職位高低及任免!當然,科考的科目是結合各部門工作實際加上詩詞文章,既不要「黨八股」也不是「老八股」!這樣做,應該算傳統優秀科考文化與當代優秀選舉文化的真正合一,既考出了高智商、又選出了高情商,完全避免了裙帶風和黑箱作業,避免了一些文氓半文盲和白癡狀人士竊據職位,辜負了你一貫提倡的精英統治理念。同樣,如果要代表「人民的利益」,也就不是什麼難事,不過再加一條:依各省人口比例,在經科考取得公職資格的人士中,公開在各省選舉國會議員。

現在,你的位置很微妙,每天起早摸黑出國訪問回國開會,半夜還要看看小參考聽聽小報告,沒時間打牌搓麻下跳棋,更沒時間貪污受賄搞異性按摩,甚至沒時間練練一度時髦得不得了的中功法輪功來個親身實踐(老毛說:沒有實踐就沒有發言權嘛),所以你一向要求下屬注意形象,向你看齊!逮著個成克傑胡長清這種五毒俱全風流快活得要翻天的敗類,當然毫不客氣殺無赦!但大多數的黨 政官僚你管不勝管,他們的覺悟又總是只達到「入黨代表升官、升官代表有權、有權代表有錢」的3個「代表」謬論裡去了,而且他們也不認真領會「三講」的偉大意義,反而說什麼:「講來講去,做官就代表我自己!」這實在讓我們生氣!相比大多數中下層官僚而言,我總是對每一位高高在上的領導人報以敬意!因為你們實在是太忙了,實在是為國為黨廢寢忘食地操心!不管是做好事壞事殺人救人,都是連軸轉地忙!別人只看到你們在電視報刊上的風光,卻不知「位到高處人孤獨」,連個可以說說知心話的朋友都難找,而且每天嚴重違反勞動法人權法地超時工作,節假日也不例外,只有星期七,沒有星期天!特別是你,近 年來尤其是忙,三天一大忙、一天一小忙,忙得沒時間化妝在出訪時拿個小梳子梳個頭,也惹人閒話!您生氣我也生氣,因為我不忙但也喜歡拿小梳子在關鍵時刻---主要是約見美麗異性前一分鐘-----梳梳頭,因此我體會得出您的憤怒沮喪心情,加上您約見的不是美女,而是語言不通面目可憎素無交情狂妄自大的各國鳥人,而且一坐就是幾個小時,不想談也得談、不想重覆還得一遍遍重覆那些大家耳熟能詳的外交詞令,旁邊還有照相機錄像機加翻譯在虎視耽耽,偷個懶打個盹都不行---儘管您已是無人之下13億人之上,但您別無選擇,JUST NO OTHER WAY !所以,我實在是很尊敬您的犧牲,同情您的委屈。但更可敬的是,您是「老牛不怕夕陽晚,不用揚鞭自奮蹄」,仍然忘我地為國是操心,仍然要權力交一半留一半地繼續發揮餘熱。想想:您這麼辛苦又是為了什麼?如果要貪污腐敗,弄幾年「知府」級的中層官位就可以有百萬千萬「雪花銀」了,(「十萬雪花銀」那是清朝的標準,現在生產力都提高幾個檔次了,生活水準也大相徑庭,價碼提高是社會發展的必然嘛!)何苦忙到現在?況且不能自由逛街購物,有錢也沒意思!所以,即便你的政策不總是那麼完美,不總是對我們小老百姓有利,也忘記事前多徵詢我們的意見,我們還是可以原諒你一次又一次。不過,不知你聽過三國時孫權的一句話沒有:「善用眾智,則無畏於聖人矣;善用眾力,則無敵於天下矣!」僅僅你們幾個高層努力是不夠的,沒有全國國民集思廣益、共同努力,你們無論再大的才華,也一樣忙得找不著北事半功倍!即使偉大如毛澤東者,亦不免絞盡腦汁為國操心卻鑄成大錯,導致晚節不保。曾有文章指出周恩來是為國累死的,因為他事無巨細,樣樣親為,甚至連毛開會的路線位子的角度椅子上的暇疵都親自檢查一點都不放過,忠是忠矣,然小事過多,必然影響大事的思考判斷,人的精力有限,分工不同,堂堂一個大國總理,只知忠於毛一人、不知忠於天下耶?前事之師,後事不忘!得民心者得天下、得民力者建天下、得民智者安天下!

我知君素有雄心大志。雖然秦皇漢武的風采讓老毛搶去了,改革開放總設計師的高級職稱被小平搶去了,弄得好你還可以弄個「文景之治」、「康乾盛世」嘛!如果你真的想青史千古,而不是相反,你現在有幾步好棋,不知你願不願意走?

第一個棋子:徹底為天安門血案昭雪!反正你也不是當時決策人(紫陽兄都阻止不了,況乎上海的 你),也不了解事情會發展到那樣嚴重,現在老鄧已逝---人一走茶都涼----何況去世!你不必顧忌什麼,也不必替別人背黑鍋,徹底公布事件真相和當時決策檔案,撫恤罹難者家屬,設立紀念碑和紀念館!至於兇手,我們強調和解,除當時極個別煽風點火決策用暴的人外,一般執行命令的犯罪軍警,只要認識錯誤願意悔改的,一律不予追究!但是,必須從此立下一個鐵的規矩,甚至寫入憲法:軍警司法紀律部隊永遠不得對手無武器(特指刀槍)表達民意的國民使用武器!任何命令與此建國鐵規相違,軍警司法紀律部隊必須拒絕執行!如果違反者,依叛國及謀殺罪審判懲罰!如此一來,國內外輿論必然諛詞如潮,國民不僅怨氣冤氣可消,必甘為君效命矣!

第二個棋子:立即中止對中功法輪功香功組織的迫害鎮壓!中央拿出古代「罪己詔」的風度,承認 錯誤,向國民發佈致歉文告,慰問遇難33人家屬,並歡迎李洪志張宏堡回國,與之和談,以平息一年多來因鎮壓引起的海內外政治風暴,平息連綿不絕的國民示威活動。同時允許國民練習任何一種 氣功型功法,只要不傷害他人,不持槍上街,一律不問。過上幾年,老頭老太們相約去世,法輪功中功對受過高等教育的中青年人來說,吸引力沒有多大,也就缺乏了市場,慢慢消亡。所謂「見怪不怪、其怪自敗」!

棋三:不要吞吞吐吐半遮半露地搞什麼「村級選舉」,立即在廣東、山東、江蘇、浙江、福建等較發達地區進行省級直選試點,成功後立即推廣至其它省市,然後自中而下:市地級、縣區級直選, 最後在十年八年後,可在國民直選國會議員的基礎上直選全國主席,不過那時你已退休,既無落選 之風險,又可安享改革之譽,何樂不為?

棋四:立即開放黨禁和報刊管制。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有競爭有對手才會進步!你目前這種把一切可能的對手掐滅在萌芽狀態的做法,不僅絕對不會消滅叛逆情緒,反而造成專政黨不可遏止的腐敗墮落!而這項改革拖得越後,對專政黨的傷害力越大,對國家民族的傷害越大,造成的社會反彈越大!如果想全身而退,而不是背上歷史包袱,對專政黨而言,必須順應民心天意,做出一點自我利益的犧牲,才能讓國民懷念你們執政時的貢獻!譬如港英政府,曾經對市民做過多少暴行,但在回歸前,推進民主自由化,留下一千幾百億美元資產,結果「一俊遮百醜」,現在香港人居然寫文章表達「對港英政府的敬意」!

棋五:放棄戶口檔案等對國民實施監督管制的手段!允許國民憑身份證和護照自由出入國內國外, 自由遷居任何國土,廢除城市農村的階級隔離制度,消除一切種族、身份、性別、年齡等歧視,對海外華人有條件地實行雙重國籍承認,以促進海外華人的民族認同心,吸引海外華人回國創業。此 外,立即檢討所有投資上千萬的工程,杜絕黑箱作業,公開討論全面考證,並實行公開透明招標,由國會批准撥款及決定中標機構,以徹底杜絕「首長工程」和「豆腐渣工程」!還有,壓縮開支,減稅讓利於民,任何對外援助須經國會公開討論批准,建立開放靈活不限年齡的高等教育體制,由學校自主招生、自管師資及自設課程。

只要您走出了「一黨之私」的狹隘天地,走出了這五步棋或其中的幾步,您就會明白什麼是真正的「偉大光榮正確」、什麼是「青史千古」、什麼是「得道多助」、什麼是「英明領袖」,您就成為大中華民族的民族英雄、歷史功臣!海內外輿論的好評自不必提,就是臺灣民眾,也會順風轉舵回 歸大一統!那麼,「文景之治」、「康乾盛世」的牌子是鐵板釘釘,斷少不了的!

如果您執意不聽,非要一條黑胡同走到底,我也無話可說。中國歷來不少「斗爭」的文化、不少「文字獄」的文化、不少「朕即天下」唯我獨尊的文化,但中國也從來不乏「文死諫」的文化、不乏「我以我血薦軒轅」的文化、不乏「苦了我一個幸福千萬人」的文化,我既然寫作此文,已經了解所有可能的結果、所有可能的遭遇,沒有人願意受苦受難乃至犧牲一切,但「吾愛吾黨、吾更愛吾國吾民」!即便需要我 「把牢底坐穿」,「雖千萬難」,吾往矣!但是:臺灣民主自由富有的今天,必將是我們的明天!君便不為,不久的將來,必有人為!所謂「不久」,我意當在十至十五年間,這也是為何君曾在中央會議上強調指出「我們時間已經不多了」的原因,看來,君也深知弊病所在,與我「心有戚戚焉」!

一百多年前,美國黑人解放領袖馬丁-路德-金說過這樣一句感動了美國的話:「我有一個夢、、、在將來的某一天,我們的孩子不分種族、膚色、貴賤地生活在一起!」他的夢在他遇刺後不久終於實現!今天,我也有一個夢:在未來的某一天,我們的孩子可以在民主自由富有和平的空氣裡呼吸,在大中華強國的懷抱裡成長!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