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稼祥:江泽民非全退不可的八大理由——戏为总书记留后路
 
吴稼祥
 
2000-12-7
 
【人民报讯】政论家吴稼祥很会幽默,每个细胞都会开玩笑,平淡的素材到了他的手上便炒成一盘可口的笑料,谁要是撞在他笔下必定「体无完肤」,江泽民总书记岂能例外?请大家品尝由《开放》杂志12月号全盘端出的新文章——

自从江泽民先生在美国浅吟低唱「我欲乘风归去」以来,人们忍不住猜测,江先生此番作秀,有多少诚意,在下不才,愿意贡献一点陋见。窃以为,江先生这次可不是附庸风雅,愚弄美国舆论,他这回是真的要归去了,他没有心情恋栈,倒有一大堆理由全身而退,我数了数,刚好八个,听我慢慢道来,不知中江先生下怀否?。

●第一理由:得江山如拾到皮夹子,钱花光乐得扔掉

听说一九八九年五月底召江先生进京时,他是准备向他的秘书和家人交待后事的,他不知道老邓葫芦里卖的甚么药。此前他斗胆下注,关掉同情胡耀邦先生的《世界经济导报》,把宝押在邓某人身上。但此举受到赵紫阳先生的呵斥,说他把事情弄糟了。据透露,当时江先生吓坏了,到处求人向赵先生讲情,真有点病急乱投医,居然找到了当时上海一个文人那里,那人恰好是我的一个朋友。我事后听说,不觉莞尔。当时江先生到北京后,住在中央办公厅厂桥招待所,还向招待所人员打听消息。他怕的是赵先生得势,自己就完了。后来江先生知道自己中了大奖,居然当上总书记,用上海话说,他捡了一只大皮夹子,甚至可以说是得了意外之财。从大忧到大喜,其快乐,大概不逊于范进中举。据消息人士透露,他当晚在招待所猛点了几个好菜,要了一瓶好酒,要服务人员陪他喝两盅,可见他当时的心情。

捡来的皮夹子,交上去不心痛,况且又大手大脚地猛阔了一回,一九九九年一个国庆,就花了一千亿元,老毛和老郑的在天之灵一定惊讶得收不回舌头,连呼「这小子败家,」捡来的江山,比较容易让出去。用甚么方式得来的东西,一般会以甚么方式失去。用武力夺来的政权,会以武力守卫;别人让给他的政权,他也会让给别人。对吗?

●第二理由:扬州烟花里长大的韦小宝做不了袁世凯

虽然世纪末又到了,按照喜欢走老路的历史脾气,中国按说又该出个把袁世凯玩玩了。可惜这希望落不到江先生身上。当然,今天中国的袁世凯不至于神经病到复辟帝制,至多是复辟被邓小平先生废除掉的终身制。如果江先生到二OO二年再在总书记的位子上赖上五年,那他复辟终身制的希望就很大。谁也不能指望一个人接近八十岁一定能活到任期届满,如果老死在任上,终身制就在实际上复辟。但干这事需要胆气。袁世凯是黄河水灌出来的,不是扬州烟花里大的。扬州是出混混韦小宝的地方,不是出惊世枭雄的地方。以在下的浅见,江先生作秀的才能远远大于作恶的才能。江先生无大善,也无大恶。

●第三理由:不敢自比邓小平,幕后擦枪怕走火

然则江先生总可以效法邓小平先生的故事吧?找几个人来劝劝,甚么「没有你老我们该怎么办哪」,甚么「没有你老掌舵,我们心里发慌」哪,如此等等,于是也来个半退,当个军委主席,在帘子后面打打扑克,擦擦手枪。不过,人家邓先生的腰间是挂过「盒子炮」的,正儿八经在战场上杀过人。江先生作为国家和党的首脑兼任一下军事统帅还说得过去,如果卸去党国重任,专门作三军统帅,就有点滑稽。让他躲在幕后擦手枪,家里人还要担心他走火,他老人家有没有玩过这玩意儿,我还不敢肯定。

撇开这一层不说,江先生敢自比邓小平吗?他有邓先生的历史功勋和党内威望么?我是亲身感受过邓先生的威望的。中共十三大前,在一次中央全会上,素有儒将之名的南京军区司令向守志上将听说我在中办工作,握着我的手,非常恳切地说,「请你带一句话,小平同志千万不能退呵!」我不知道他担心甚么,只知道邓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无人可以取代。江不是邓,如果他只留任军委主席,再有六四那样的事件发生,如果他也想象邓那样考验一下军队,军队恐怕就不会再及格了。

●第四个理由:把戏不好玩两次 硬要不退四面受敌

退一步说,江先生即使雄心万丈,想做袁世凯,想比邓小平,也未必做得成,未必比得上,传说中共十五大前,江不想退,又想要别人特别是想要乔石退,曾经玩过一次把戏,他宣布了一个把自己排除在外的规定:七十二岁以上的人都退出中央政治局常委,符合这个退休条件的有乔石、刘华清和江泽民本人。江不好意思自己宣布对自己的豁免权,于是玩了一次交易。抬出中共党内著名的老狐狸薄一波,让他出面挽留江,并要乔石退,条件是让薄的儿子、大连市市长薄熙来当中央委员,并升任正部级。乔石答应退休的条件之一是,江在十六大必须也退。谁知中共党代表对高干子弟有类似于生理性的反感,只要参加选举,高干子弟必定落选,陈云的儿子陈元、陈毅的公子陈昊苏都在北京市落选过,这回薄公子也没有被选上中央委员,江先生没有能兑现自己的承诺。再请薄老爷子出山劝阻皇上禅让,恐怕不那么容易了。

如果没有元老保驾,江先生硬不退位,李鹏、朱镕基、尉健行等先生当然也乐意奉陪。那么,英国首相在任上抱儿子,中国的领导人们就会在任上抱重孙子了,遑论年轻化?如果他不退,却要李鹏等人退,那他就将四面受敌:接不上班的接班人在前,被骗退休的乔石在后,李鹏等人在左,也许,薄一波、万里、宋平等老人在右,大家一齐出招,凭江先生那并不太灵便的身段,要招架谈何容易?

●第五个理由:七年「皇上」生涯后,江公子难有好下场

听说江家的公子们近来或官或商,发达得很。江绵恒当了中国科学院副院长还不过瘾,还要和台商巨子王永庆的公子勾勾搭搭。以邓小平先生对中国的贡献和在党内的威望,他的妻子都还被你江先生逼得试图自裁,他的小儿子邓质方还要经过特许才能出席他的葬礼,为甚么?不就是因为邓公子利用父亲的权位发了不义之财么。你江先生不怕么?趁早断绝权力来源,就是断绝子孙的祸根。也许江家公子们还没有来得及干更多的坏事,但江先生如果再当七年皇上,他们就有条件干了。

中国有句老话:「用尽福报,祸及子孙」,有点佛教意味。据说江先生祖上是个郎中,治病救人,乐善好施,积了不少阴德。江先生本人倒没有多少福相,他是沾了祖宗福份。祖上积德,子孙有福焉;祖上享尽福报,就会产生福份赤字,结果帐记在子孙头上,由儿孙偿还,这不是老子用了儿子的福份么?祸害子孙的事,可不慎欤?

●第六个理由:解数使尽,全国人民对他没有指望

江先生运气是好的。论才德,他绝不能与胡耀邦和赵紫阳相比,但他运气好得没商量。他一上台,陈云和邓小平都已经老得没劲折腾,不久都双双辞世,同归于尽,儿皇帝终于死了老子,江山于是坐稳,他上台时,改革的痛苦期刚刚缓解,成效正在一点一点显示,胡赵播了种,江先生来收获。但运气不是才能,他上台至今,没有干一件象样的事。邓胡赵在全国都不赞成改革的情况下,搞成了改革;江先生是在全国都希望加快改革时,拖延改革。他真想做点事,青史留名,又是抗洪,又是整治炼炼气功的老人家,可惜就像瞎子入洞房,找不到关键。还想收回台湾,却没有老邓的制度创新能力,还差一点闹出战争,没有那个金刚钻,还想揽那个瓷器活,结果自然是糟蹋了名器。现在江先生也应当知道,全国人民对他已经没有指望。他已经使尽浑身解数,没戏。我想,他也没有兴趣再要五年时间,只是为了在电视机镜头前把头梳得更光鲜。

●第七个理由:政绩零蛋做秀第一,退休更有造诣

江先生虽称不上是江南才子,也可算得准扬秀才。他多才多艺,能背些唐诗宋词,还能弹琴吹笛子,甚至会些英语、俄语,骂记者都骂得极有风韵,像个有才华的泼妇,用三种语言混起来骂,又是北京话,又是广东话,还有美国话。他虽然学艺都不精,但现在业勤艺精的人又有多少?江先生如果从政坛退休,全力发展他的业余爱好,大有发展前途。至少在中央电视台做个模仿秀、脱口秀之类的节目主持人,总是可以的。至少他可以模仿自己,单是在土耳其抢勋章戴的那个场景,就可以成为保留节目。把他在总书记任上闹的种种笑话编成相声段子,来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一定生色许多。赵丽蓉女士不就是靠春节晚会上的小品让人民爱戴的么?这正是江先生可以尝试的地方。说不准做总书记让人笑骂,效电视秀让人哭悼呢,像赵妈妈去世时那样。

●第八个理由:红颜知己多,莫等闲,白了美人头

江先生既然是红花,当然不愁没有绿叶陪,他不用哀叹:「红花当然配绿叶,这一辈子谁来陪,」他有不同年龄段的多位红颜知己,这在中国民间和官场已经不是秘密,谈论这些甚至不用窃窃私语。主动安排和关心江总的佳人,甚至成了高级政客的默契。据说西藏「解放」五十周年庆典时,文化部组织了一个文艺团进藏访问演出,名单报上去了,一位中央领导从中划去了一个美人的名字,说:「西藏是高原,她要凤体欠安,我们怎么向江总交待?」国庆五十周年大典上,龙凤呈祥,有心人一定注意到了:当那只凤凰在江总的肚皮底下游过去时,上面正有一个美人在向江总歌唱。这个安排是整个庆典的点睛之笔,龙在天安门城楼上,睛在凤体上。以美人之睛点出真龙天子之意,也算把马屁拍到了极致。

不过江山和美人由来难以同时被充分享用,要不然怎么会有不爱江山爱美人,君王从此不早朝的说法?好在江先生现在不用早朝了,可以睡到日上三竿。不过,要和美人幽会还是不方便,在家有老妻,出门有警卫,一个中央首长要甩掉警卫,就像一头牛要甩掉牛虻一样难。江先生可能不在乎,美人难道不忸怩不安?要想尽兴,最好还是「乘风归去」,把权位和警卫都留在中南海里,美人易老,芳心难测呵。即使红颜依旧,也要小心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人过了七十岁,就一天不如一天,何况奔八十去了。有则笑话说,某人年轻时想红杏出墙,但有贼心没贼胆;后来太忙〔当然不一定有总书记忙〕,有贼胆没贼心;再后来,贼胆贼心俱全,贼又不行了。不如归去,保贼要紧。(原载《开放》杂志)
转自大纪元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