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稼祥:江澤民非全退不可的八大理由——戲為總書記留後路
 
吳稼祥
 
2000-12-7
 
【人民報訊】政論家吳稼祥很會幽默,每個細胞都會開玩笑,平淡的素材到了他的手上便炒成一盤可口的笑料,誰要是撞在他筆下必定「體無完膚」,江澤民總書記豈能例外?請大家品嘗由《開放》雜誌12月號全盤端出的新文章——

自從江澤民先生在美國淺吟低唱「我欲乘風歸去」以來,人們忍不住猜測,江先生此番作秀,有多少誠意,在下不才,願意貢獻一點陋見。竊以為,江先生這次可不是附庸風雅,愚弄美國輿論,他這回是真的要歸去了,他沒有心情戀棧,倒有一大堆理由全身而退,我數了數,剛好八個,聽我慢慢道來,不知中江先生下懷否?。

●第一理由:得江山如拾到皮夾子,錢花光樂得扔掉

聽說一九八九年五月底召江先生進京時,他是準備向他的秘書和家人交待後事的,他不知道老鄧葫蘆裡賣的什麼藥。此前他斗膽下注,關掉同情胡耀邦先生的《世界經濟導報》,把寶押在鄧某人身上。但此舉受到趙紫陽先生的呵斥,說他把事情弄糟了。據透露,當時江先生嚇壞了,到處求人向趙先生講情,真有點病急亂投醫,居然找到了當時上海一個文人那裏,那人恰好是我的一個朋友。我事後聽說,不覺莞爾。當時江先生到北京後,住在中央辦公廳廠橋招待所,還向招待所人員打聽消息。他怕的是趙先生得勢,自己就完了。後來江先生知道自己中了大獎,居然當上總書記,用上海話說,他撿了一隻大皮夾子,甚至可以說是得了意外之財。從大憂到大喜,其快樂,大概不遜於范進中舉。據消息人士透露,他當晚在招待所猛點了幾個好菜,要了一瓶好酒,要服務人員陪他喝兩盅,可見他當時的心情。

撿來的皮夾子,交上去不心痛,況且又大手大腳地猛闊了一回,一九九九年一個國慶,就花了一千億元,老毛和老鄭的在天之靈一定驚訝得收不回舌頭,連呼「這小子敗家,」撿來的江山,比較容易讓出去。用什麼方式得來的東西,一般會以什麼方式失去。用武力奪來的政權,會以武力守衛;別人讓給他的政權,他也會讓給別人。對嗎?

●第二理由:揚州煙花裡長大的韋小寶做不了袁世凱

雖然世紀末又到了,按照喜歡走老路的歷史脾氣,中國按說又該出個把袁世凱玩玩了。可惜這希望落不到江先生身上。當然,今天中國的袁世凱不至於神經病到復辟帝制,至多是復辟被鄧小平先生廢除掉的終身制。如果江先生到二OO二年再在總書記的位子上賴上五年,那他復辟終身制的希望就很大。誰也不能指望一個人接近八十歲一定能活到任期屆滿,如果老死在任上,終身制就在實際上復辟。但幹這事需要膽氣。袁世凱是黃河水灌出來的,不是揚州煙花裡大的。揚州是出混混韋小寶的地方,不是出驚世梟雄的地方。以在下的淺見,江先生作秀的才能遠遠大於作惡的才能。江先生無大善,也無大惡。

●第三理由:不敢自比鄧小平,幕後擦槍怕走火

然則江先生總可以效法鄧小平先生的故事吧?找幾個人來勸勸,什麼「沒有你老我們該怎麼辦哪」,什麼「沒有你老掌舵,我們心裡發慌」哪,如此等等,於是也來個半退,當個軍委主席,在簾子後面打打撲克,擦擦手槍。不過,人家鄧先生的腰間是掛過「盒子炮」的,正兒八經在戰場上殺過人。江先生作為國家和黨的首腦兼任一下軍事統帥還說得過去,如果卸去黨國重任,專門作三軍統帥,就有點滑稽。讓他躲在幕後擦手槍,家裡人還要擔心他走火,他老人家有沒有玩過這玩意兒,我還不敢肯定。

撇開這一層不說,江先生敢自比鄧小平嗎?他有鄧先生的歷史功勛和黨內威望麼?我是親身感受過鄧先生的威望的。中共十三大前,在一次中央全會上,素有儒將之名的南京軍區司令向守志上將聽說我在中辦工作,握著我的手,非常懇切地說,「請你帶一句話,小平同志千萬不能退呵!」我不知道他擔心什麼,只知道鄧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無人可以取代。江不是鄧,如果他只留任軍委主席,再有六四那樣的事件發生,如果他也想象鄧那樣考驗一下軍隊,軍隊恐怕就不會再及格了。

●第四個理由:把戲不好玩兩次 硬要不退四面受敵

退一步說,江先生即使雄心萬丈,想做袁世凱,想比鄧小平,也未必做得成,未必比得上,傳說中共十五大前,江不想退,又想要別人特別是想要喬石退,曾經玩過一次把戲,他宣布了一個把自己排除在外的規定:七十二歲以上的人都退出中央政治局常委,符合這個退休條件的有喬石、劉華清和江澤民本人。江不好意思自己宣布對自己的豁免權,於是玩了一次交易。抬出中共黨內著名的老狐狸薄一波,讓他出面挽留江,並要喬石退,條件是讓薄的兒子、大連市市長薄熙來當中央委員,並升任正部級。喬石答應退休的條件之一是,江在十六大必須也退。誰知中共黨代表對高幹子弟有類似於生理性的反感,只要參加選舉,高幹子弟必定落選,陳雲的兒子陳元、陳毅的公子陳昊蘇都在北京市落選過,這回薄公子也沒有被選上中央委員,江先生沒有能兌現自己的承諾。再請薄老爺子出山勸阻皇上禪讓,恐怕不那麼容易了。

如果沒有元老保駕,江先生硬不退位,李鵬、朱镕基、尉健行等先生當然也樂意奉陪。那麼,英國首相在任上抱兒子,中國的領導人們就會在任上抱重孫子了,遑論年輕化?如果他不退,卻要李鵬等人退,那他就將四面受敵:接不上班的接班人在前,被騙退休的喬石在後,李鵬等人在左,也許,薄一波、萬里、宋平等老人在右,大家一齊出招,憑江先生那並不太靈便的身段,要招架談何容易?

●第五個理由:七年「皇上」生涯後,江公子難有好下場

聽說江家的公子們近來或官或商,發達得很。江綿恒當了中國科學院副院長還不過癮,還要和臺商巨子王永慶的公子勾勾搭搭。以鄧小平先生對中國的貢獻和在黨內的威望,他的妻子都還被你江先生逼得試圖自裁,他的小兒子鄧質方還要經過特許才能出席他的葬禮,為什麼?不就是因為鄧公子利用父親的權位發了不義之財麼。你江先生不怕麼?趁早斷絕權力來源,就是斷絕子孫的禍根。也許江家公子們還沒有來得及幹更多的壞事,但江先生如果再當七年皇上,他們就有條件幹了。

中國有句老話:「用盡福報,禍及子孫」,有點佛教意味。據說江先生祖上是個郎中,治病救人,樂善好施,積了不少陰德。江先生本人倒沒有多少福相,他是沾了祖宗福份。祖上積德,子孫有福焉;祖上享盡福報,就會產生福份赤字,結果帳記在子孫頭上,由兒孫償還,這不是老子用了兒子的福份麼?禍害子孫的事,可不慎歟?

●第六個理由:解數使盡,全國人民對他沒有指望

江先生運氣是好的。論才德,他絕不能與胡耀邦和趙紫陽相比,但他運氣好得沒商量。他一上臺,陳雲和鄧小平都已經老得沒勁折騰,不久都雙雙辭世,同歸於盡,兒皇帝終於死了老子,江山於是坐穩,他上臺時,改革的痛苦期剛剛緩解,成效正在一點一點顯示,胡趙播了種,江先生來收獲。但運氣不是才能,他上臺至今,沒有幹一件象樣的事。鄧胡趙在全國都不贊成改革的情況下,搞成了改革;江先生是在全國都希望加快改革時,拖延改革。他真想做點事,青史留名,又是抗洪,又是整治煉煉氣功的老人家,可惜就像瞎子入洞房,找不到關鍵。還想收回臺灣,卻沒有老鄧的制度創新能力,還差一點鬧出戰爭,沒有那個金剛鉆,還想攬那個瓷器活,結果自然是蹧蹋了名器。現在江先生也應當知道,全國人民對他已經沒有指望。他已經使盡渾身解數,沒戲。我想,他也沒有興趣再要五年時間,只是為了在電視機鏡頭前把頭梳得更光鮮。

●第七個理由:政績零蛋做秀第一,退休更有造詣

江先生雖稱不上是江南才子,也可算得準揚秀才。他多才多藝,能背些唐詩宋詞,還能彈琴吹笛子,甚至會些英語、俄語,罵記者都罵得極有風韻,像個有才華的潑婦,用三種語言混起來罵,又是北京話,又是廣東話,還有美國話。他雖然學藝都不精,但現在業勤藝精的人又有多少?江先生如果從政壇退休,全力發展他的業餘愛好,大有發展前途。至少在中央電視臺做個模仿秀、脫口秀之類的節目主持人,總是可以的。至少他可以模仿自己,單是在土耳其搶勛章戴的那個場景,就可以成為保留節目。把他在總書記任上鬧的種種笑話編成相聲段子,來年的春節聯歡晚會一定生色許多。趙麗蓉女士不就是靠春節晚會上的小品讓人民愛戴的麼?這正是江先生可以嘗試的地方。說不准做總書記讓人笑罵,效電視秀讓人哭悼呢,像趙媽媽去世時那樣。

●第八個理由:紅顏知己多,莫等閑,白了美人頭

江先生既然是紅花,當然不愁沒有綠葉陪,他不用哀嘆:「紅花當然配綠葉,這一輩子誰來陪,」他有不同年齡段的多位紅顏知己,這在中國民間和官場已經不是秘密,談論這些甚至不用竊竊私語。主動安排和關心江總的佳人,甚至成了高級政客的默契。據說西藏「解放」五十周年慶典時,文化部組織了一個文藝團進藏訪問演出,名單報上去了,一位中央領導從中劃去了一個美人的名字,說:「西藏是高原,她要鳳體欠安,我們怎麼向江總交待?」國慶五十周年大典上,龍鳳呈祥,有心人一定注意到了:當那隻鳳凰在江總的肚皮底下游過去時,上面正有一個美人在向江總歌唱。這個安排是整個慶典的點睛之筆,龍在天安門城樓上,睛在鳳體上。以美人之睛點出真龍天子之意,也算把馬屁拍到了極致。

不過江山和美人由來難以同時被充分享用,要不然怎麼會有不愛江山愛美人,君王從此不早朝的說法?好在江先生現在不用早朝了,可以睡到日上三竿。不過,要和美人幽會還是不方便,在家有老妻,出門有警衛,一個中央首長要甩掉警衛,就像一頭牛要甩掉牛虻一樣難。江先生可能不在乎,美人難道不忸怩不安?要想盡興,最好還是「乘風歸去」,把權位和警衛都留在中南海裡,美人易老,芳心難測呵。即使紅顏依舊,也要小心自己心有餘而力不足,人過了七十歲,就一天不如一天,何況奔八十去了。有則笑話說,某人年輕時想紅杏出墻,但有賊心沒賊膽;後來太忙〔當然不一定有總書記忙〕,有賊膽沒賊心;再後來,賊膽賊心俱全,賊又不行了。不如歸去,保賊要緊。(原載《開放》雜誌)
轉自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