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電影「賣花姑娘」看金正日的政治崛起
 
六脈神劍
 
2000-11-23
 
【人民報23日訊】兩金會談結束了。正日的神秘面孔也解開了大半。他毫無疑問絕頂聰明。由北京到漢城,他把穩重、沈著、幽默的形象帶給了世界。當然,這像任何一個獨裁者一樣,只是一個表面現象。但是,只要不是朝鮮人民,人們也只能注重表面。一般認為,他的權勢完全是父親給的。其實不然!中國封建社會王朝內部的王室權力斗爭其殘酷性甚至大過社會主義體制,連皇帝都得"忍"。正日通向總書記的道路的確是一場"苦難的行軍"(1999年勞動新聞元旦獻詞)。他的對手實在太多。有後母、朝鮮江青-金聖愛、金聖愛之子金平一、掌握兵權的老一代無產階級革命家。

"賣花姑娘"這部片子在中國家喻戶曉。它的藝術性與當年的革命樣板戲等枯燥片相比,簡直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小生少兒時代觀看時候幾度淚流滿面。主體曲能夠背誦,然後專門用小提琴在宣傳隊的姑娘們面前演奏,促使她們都跟著感動,可見其現實的藝術效果。然而正是這部影片成為正日走向政治高峰的起點。

1967年,勞動黨爆發了路線斗爭。早年在國內甲山地區從事地下活動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不滿金日成弟弟金英柱的專權,同時主張經濟政策優先。而反對金日成提出的國防、經濟並重的政策。"我們在爬雪山、過草地,吃凍馬鈴薯的時候,英柱在幹什麼?"甲山派借題發揮,拍攝了歌頌甲山抗日地下工作的影片"一片丹心","一片丹心"試圖指桑罵槐,否定金日成等外來"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在對甲山反黨集團的批判過程中,文藝界成為"重災區"。一場揭批"一片丹心"的運動開始了。

1967年9月,勞動黨中央召開會議,專門討論如何在文藝界清除"甲山派精神污染"。老主席發話:文藝界必須重新確立黨指導下的革命思想藝術第一的原則。誰能夠擔當重任?"我"!一位貌不出眾的青年以高亢的聲音回答到。他就是黨中央宣傳部文藝藝術指導科科長正日。25歲。正日首先從電影攝影的現代化入手,派遣功勛、人民藝術家到蘇聯學習,同時在二八電影制片廠建造了現代化的攝影棚,他自己在1968年發表了"電影藝術論"。闡述了文藝是為革命(金日成)服務的原則。並且組建了4.15創作團。以"速度戰"方式,創作了不朽的名著"血海"、黨的女兒、"賣花姑娘"、密林噢請告訴我"等革命歌劇、電影。這些都是中國觀眾熟悉的節目。"血海"歌劇團數度訪問北京。作品把金日成長白山抗日游擊隊偶像化。4.15的創作劇把"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們"看得一個個失聲大哭,類似當年"長征組歌"的效果。"正日!好樣的"。老帥們感動了。父親開始在思考新問題……。

含辛茹苦的賢姬為了醫治好母親的病,每日早起晚睡,冒著嚴冬的酷寒,上山采花,賣花,手劃破了,沒錢買鞋,腳也凍得發紫。受盡日本鬼子、地主婆的欺負。賣一朵花,存一分錢。賢姬每天回家同孤苦伶仃妹妹在燭光下數錢,掂量著給媽媽買藥的錢是否存夠。東去春來,終於等到了這一天,媽媽!藥來了,您就會好的。賢姬一邊熬藥,一邊給妹妹梳頭。"姐姐!媽媽吃了藥就不再睡覺了?是嗎?","是!就可以帶著妹妹上街 街了。話音未完,地主婆來了,"你這個老不死的東西,欠的租子什麼時候還?她一角踢翻了正在火上沸騰的藥罐,滾燙的藥濺到了妹妹的臉上。"姐姐,我看不見!媽媽!我看不見!看不見……。

賢姬抱著永遠看不見的妹妹,哭幹了眼淚。又一個賣花的時節,她終於碰上了長白山上的來人,最後"自覺走上了革命的道路"。這就是賣花姑娘的故事。

這是第一部在中國上映的彩色、寬銀幕故事片。

1969年正日出任黨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兼任宣傳部副部長。

摘自11月23日「新青年」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