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电影“卖花姑娘”看金正日的政治崛起
 
六脉神剑
 
2000-11-23
 
【人民报23日讯】两金会谈结束了。正日的神秘面孔也解开了大半。他毫无疑问绝顶聪明。由北京到汉城,他把稳重、沉着、幽默的形象带给了世界。当然,这像任何一个独裁者一样,只是一个表面现象。但是,只要不是朝鲜人民,人们也只能注重表面。一般认为,他的权势完全是父亲给的。其实不然!中国封建社会王朝内部的王室权力斗争其残酷性甚至大过社会主义体制,连皇帝都得"忍"。正日通向总书记的道路的确是一场"苦难的行军"(1999年劳动新闻元旦献词)。他的对手实在太多。有后母、朝鲜江青-金圣爱、金圣爱之子金平一、掌握兵权的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

"卖花姑娘"这部片子在中国家喻户晓。它的艺术性与当年的革命样板戏等枯燥片相比,简直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小生少儿时代观看时候几度泪流满面。主体曲能够背诵,然后专门用小提琴在宣传队的姑娘们面前演奏,促使她们都跟着感动,可见其现实的艺术效果。然而正是这部影片成为正日走向政治高峰的起点。

1967年,劳动党爆发了路线斗争。早年在国内甲山地区从事地下活动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不满金日成弟弟金英柱的专权,同时主张经济政策优先。而反对金日成提出的国防、经济并重的政策。"我们在爬雪山、过草地,吃冻马铃薯的时候,英柱在干什么?"甲山派借题发挥,拍摄了歌颂甲山抗日地下工作的影片"一片丹心","一片丹心"试图指桑骂槐,否定金日成等外来"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对甲山反党集团的批判过程中,文艺界成为"重灾区"。一场揭批"一片丹心"的运动开始了。

1967年9月,劳动党中央召开会议,专门讨论如何在文艺界清除"甲山派精神污染"。老主席发话:文艺界必须重新确立党指导下的革命思想艺术第一的原则。谁能够担当重任?"我"!一位貌不出众的青年以高亢的声音回答到。他就是党中央宣传部文艺艺术指导科科长正日。25岁。正日首先从电影摄影的现代化入手,派遣功勋、人民艺术家到苏联学习,同时在二八电影制片厂建造了现代化的摄影棚,他自己在1968年发表了"电影艺术论"。阐述了文艺是为革命(金日成)服务的原则。并且组建了4.15创作团。以"速度战"方式,创作了不朽的名著"血海"、党的女儿、"卖花姑娘"、密林噢请告诉我"等革命歌剧、电影。这些都是中国观众熟悉的节目。"血海"歌剧团数度访问北京。作品把金日成长白山抗日游击队偶像化。4.15的创作剧把"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看得一个个失声大哭,类似当年"长征组歌"的效果。"正日!好样的"。老帅们感动了。父亲开始在思考新问题……。

含辛茹苦的贤姬为了医治好母亲的病,每日早起晚睡,冒着严冬的酷寒,上山采花,卖花,手划破了,没钱买鞋,脚也冻得发紫。受尽日本鬼子、地主婆的欺负。卖一朵花,存一分钱。贤姬每天回家同孤苦伶仃妹妹在烛光下数钱,掂量着给妈妈买药的钱是否存够。东去春来,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妈妈!药来了,您就会好的。贤姬一边熬药,一边给妹妹梳头。"姐姐!妈妈吃了药就不再睡觉了?是吗?","是!就可以带着妹妹上街 街了。话音未完,地主婆来了,"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欠的租子什么时候还?她一角踢翻了正在火上沸腾的药罐,滚烫的药溅到了妹妹的脸上。"姐姐,我看不见!妈妈!我看不见!看不见……。

贤姬抱着永远看不见的妹妹,哭干了眼泪。又一个卖花的时节,她终于碰上了长白山上的来人,最后"自觉走上了革命的道路"。这就是卖花姑娘的故事。

这是第一部在中国上映的彩色、宽银幕故事片。

1969年正日出任党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兼任宣传部副部长。

摘自11月23日「新青年」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