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江泽民的儿子是如何沾他老子光的(2)
 
2000年11月19日发表
 
【人民报19日讯】王丹在演讲会上声称:“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就是想当北大校长”。

  我认为王丹的这个要求是狂妄无知。谁知没过多久江泽民就让他自己的儿子江绵恒就当了中科院副院长。平心而论,江绵恒可比王丹强多了。王丹大学一年级就蹲了班,然后转到历史系,得以庇阴。即使到了美国,王丹也没拿到学士学位,就以其公众人物的特殊身分直接就读了硕士研究生。江绵恒总算拿到了美国的博士学位。但即使这样,新出炉的博士生距离科学院副院长的路还远着呢。

  拿下博士学位以后,先得作够了博士后,再当到副教授,拿到终生教授的身分,争取到课题经费,作出象样的研究工作和带出研究生;在科研和教学中表现出卓越的管理才能,当到副系主任、系主任,学院副院长、院长,大学副校长、校长。然后才能出任科学院的副院长。这之前还必须拿到科学院院士的身分。这些江绵恒都有吗?

江绵恒若非江泽民公子,如何能得到这么高的职务?现在中国政府频频向海外留学人员招手,让大家回国作贡献。我们要问,你们究竟有多少北大副校长和中科院副院长的职位能让所有的回国留学人员出任?

  让我们这些在海外做了十年博士后的人回去在江绵恒手下讨生活,怎么能服气!?大家年龄都差不多,学术水平不好自吹,但十年博士后,至少不比陈章良、江绵恒差。凭什么他们能当北大副校长和中科院副院长,而我们不能当?!

  中国政府按国内传统的树样板的办法行事,以为给陈章良、江绵恒一个副校长,副院长,广大留学生就会蜂拥回国了。其实根据我们在国外科研界的经验,反而觉得中国政府这种树样板的做法与科学精神背道而驰。

  马克思说过:“在科学的门口和在地狱的门口一样,容不得半点虚伪与骄傲”。可是国内在科学界树样板的做法却是明摆着鼓励虚骄之气。这种树样板的做法,不但起不到正面作用,反而引起真具科学精神者的加倍反感。

  我们都已经习惯于西方这种吃苦打工,凭真本事混饭吃的工作作风。让我们回去重新复习那套虚骄之气,实在也习惯不了;还不如在老老实实留在国外挣几个良心钱吃饭呢。--中国政府的做法适得其反。

  台湾中研院现任院长是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李远哲。前任院长是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李政道的业师吴大酋。现在以江泽民为首的党中央和中国政府正在一力要求台湾回归。可是台湾方面并不领情。李登辉最近更扬言,台湾是爸爸,大陆是儿子。

  这话虽不中听,也不敢说全对,但至少在双方的科学界确是如此。从学术地位上讲,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台湾中研院的院长李远哲与新出炉博士生的大陆中科院副院长江绵恒相比,恐怕不止爸爸与儿子的差距,得算曾太祖父与滴沥嗒啦孙的关系了。

  如果台湾今天就回归大陆,台湾中研院合并到大陆中科院里来,总不能让台湾这么个地方政府的中研院院长当堂堂大陆本土的中科院院长吧?你让李远哲在路甬详手下听吆喝就够窝心的了,再让他和江绵恒平级,人家怎么能服气!?

  就是为了在江泽民任内完成祖国的统一大业计,也得把陈章良、江绵恒了。陈章良重当副教授。江绵恒回炉重当博士后。然后一步步重新爬上来。他们若还想要现在的高级职务,应该拿出骄人的学术成就和非凡的管理才能,平等地竞争这些职务。

  清末君主立宪派的力量非常强大,革命派没有什么实力。但老佛爷大行归西以后,载涛、载洵这些天潢贵胄又重新排斥汉员,私分内阁高级职务。涛贝子和洵贝子一无军功,二非留日士官生,三未亲手编练过新军。结果是载涛长陆军,载洵长海军。最后惹恼了大批君宪派,不再为清室卖命,终于酿成辛亥之祸,清室被迫逊位以谢天下。

  现在广大留学生并不希望父母之邦再起革命,重新搅得周天寒撤。但若江泽民仍按涛贝子、洵贝子的办法行事,也就怪不得我们不忠。摘自10月19日「澳洲华人网」作者不详

 
分享:
 
人气:15,75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