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江澤民的兒子是如何沾他老子光的(2)
 
2000-11-19
 
【人民報19日訊】王丹在演講會上聲稱:「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就是想當北大校長」。

  我認為王丹的這個要求是狂妄無知。誰知沒過多久江澤民就讓他自己的兒子江綿恒就當了中科院副院長。平心而論,江綿恒可比王丹強多了。王丹大學一年級就蹲了班,然後轉到歷史系,得以庇陰。即使到了美國,王丹也沒拿到學士學位,就以其公眾人物的特殊身分直接就讀了碩士研究生。江綿恒總算拿到了美國的博士學位。但即使這樣,新出爐的博士生距離科學院副院長的路還遠著呢。

  拿下博士學位以後,先得作夠了博士後,再當到副教授,拿到終生教授的身分,爭取到課題經費,作出象樣的研究工作和帶出研究生;在科研和教學中表現出卓越的管理才能,當到副系主任、系主任,學院副院長、院長,大學副校長、校長。然後才能出任科學院的副院長。這之前還必須拿到科學院院士的身分。這些江綿恒都有嗎?

江綿恒若非江澤民公子,如何能得到這麼高的職務?現在中國政府頻頻向海外留學人員招手,讓大家回國作貢獻。我們要問,你們究竟有多少北大副校長和中科院副院長的職位能讓所有的回國留學人員出任?

  讓我們這些在海外做了十年博士後的人回去在江綿恒手下討生活,怎麼能服氣!?大家年齡都差不多,學術水平不好自吹,但十年博士後,至少不比陳章良、江綿恒差。憑什麼他們能當北大副校長和中科院副院長,而我們不能當?!

  中國政府按國內傳統的樹樣板的辦法行事,以為給陳章良、江綿恒一個副校長,副院長,廣大留學生就會蜂擁回國了。其實根據我們在國外科研界的經驗,反而覺得中國政府這種樹樣板的做法與科學精神背道而馳。

  馬克思說過:「在科學的門口和在地獄的門口一樣,容不得半點虛偽與驕傲」。可是國內在科學界樹樣板的做法卻是明擺著鼓勵虛驕之氣。這種樹樣板的做法,不但起不到正面作用,反而引起真具科學精神者的加倍反感。

  我們都已經習慣於西方這種吃苦打工,憑真本事混飯吃的工作作風。讓我們回去重新復習那套虛驕之氣,實在也習慣不了;還不如在老老實實留在國外掙幾個良心錢吃飯呢。--中國政府的做法適得其反。

  臺灣中研院現任院長是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李遠哲。前任院長是諾貝爾獎獲得者楊振寧、李政道的業師吳大酋。現在以江澤民為首的黨中央和中國政府正在一力要求臺灣回歸。可是臺灣方面並不領情。李登輝最近更揚言,臺灣是爸爸,大陸是兒子。

  這話雖不中聽,也不敢說全對,但至少在雙方的科學界確是如此。從學術地位上講,諾貝爾獎獲得者的臺灣中研院的院長李遠哲與新出爐博士生的大陸中科院副院長江綿恒相比,恐怕不止爸爸與兒子的差距,得算曾太祖父與滴瀝嗒啦孫的關係了。

  如果臺灣今天就回歸大陸,臺灣中研院合併到大陸中科院裡來,總不能讓臺灣這麼個地方政府的中研院院長當堂堂大陸本土的中科院院長吧?你讓李遠哲在路甬詳手下聽吆喝就夠窩心的了,再讓他和江綿恒平級,人家怎麼能服氣!?

  就是為了在江澤民任內完成祖國的統一大業計,也得把陳章良、江綿恒了。陳章良重當副教授。江綿恒回爐重當博士後。然後一步步重新爬上來。他們若還想要現在的高級職務,應該拿出驕人的學術成就和非凡的管理才能,平等地競爭這些職務。

  清末君主立憲派的力量非常強大,革命派沒有什麼實力。但老佛爺大行歸西以後,載濤、載洵這些天潢貴胄又重新排斥漢員,私分內閣高級職務。濤貝子和洵貝子一無軍功,二非留日士官生,三未親手編練過新軍。結果是載濤長陸軍,載洵長海軍。最後惹惱了大批君憲派,不再為清室賣命,終於釀成辛亥之禍,清室被迫遜位以謝天下。

  現在廣大留學生並不希望父母之邦再起革命,重新攪得周天寒撤。但若江澤民仍按濤貝子、洵貝子的辦法行事,也就怪不得我們不忠。摘自10月19日「澳洲華人網」作者不詳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