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要點追根毒奶 白宮不要再助紂為虐(圖)
 
2008-10-11
 
【人民報消息】原中國華南理工大學輕工食品學院院長、現任職於美國Future Health 健康食品公司高級專家的高大維博士,日前在法拉盛論壇上發表演講,特別解析了當前最敏感、最熱門的問題──三鹿毒奶,並對它的來龍去脈、影響層面追根究底。他還同時指出,在這特殊的歷史時期,法拉盛論壇將來必然會成為世界著名的中國問題論壇;包括美國洛杉機、加州、歐洲、澳洲等等很多國家和地區都在關注,更有很多正義之士也想追隨法拉盛論壇的步伐,即將開展各種各樣的中國社會論壇。以下是高大維博士的演講內容。

五個要點 追根究底談毒奶

我今天的發言有五個要點,第一點:首先要談談三鹿毒奶,毒奶製品毒害範圍和危害的程度;第二點:三鹿毒奶裡面的蛋白精,就是毒品三聚氰胺是什麼東西?為什麼中共的商業集團要添加這個東西;第三點:三鹿集團等中共制奶行業採用的三聚氰胺的來源;第四點:中共邪黨、中共暴政是所有中國毒奶、毒貨的根源;第五點:面對中共的毒奶毒貨,美國政府不能夠沉默不言,不能夠姑息養奸、助紂為虐,因為美國是中國貨包括食品製品的最大進口國,目前美國還沒有像歐洲、澳洲和亞洲一些國家一樣,公開發布政府通告要求下架,或禁止再進口。

第一點、三聚氰胺毒奶毒害範圍和危害程度

三鹿毒奶這件事情是在奧運結束之後的9月11日才正式曝光;首先從兒童身上發現它嚴重的毒害性,檢查出有很多兒童患腎結石甚至死亡的案例;但中共至今都是輕描淡寫,找幾個所謂的責任人,抓了幾個所謂的不法來源,草率了事。

到各地醫院檢查的受害家長抱怨說,剛開始的時候說政府要免費檢查,結果現在開始拖延。從網上的訊息和我們聯繫到的一些專家都在不斷曝料,有二、三十家壟斷市場的大型官商集團,像三鹿、伊利、蒙牛等,都在製作這種毒奶品。根據這幾年嬰兒毒奶的銷售量來估算,受到毒害的兒童應該有數百萬甚至上千萬。現在曝光出來的,僅僅是已經有嚴重病症的、比如北京地區或河北地區檢查出來有腎結石的受害兒童,以及有死亡等危急報導的冰山一角。而更多更廣大的農村鄉鎮由於通訊不良,或者被中共封鎖訊息,根本還不知道有這個毒奶事件;所以說被中共隱瞞的這個數字是非常巨大、非常驚人的。

從現在美國、歐洲、澳洲、港臺、韓國,包括新加坡、香港、澳門,這些親共或中共控制的國家和地區,都紛紛檢查出來含有嚴重超標三聚氰胺毒品的製品,包括奶粉、液體奶和許多含奶甚至是不含奶的製品,都牽涉到了。所以它影響的範圍之大,毒害之深,不光是覆蓋了整個中國大陸,而且波及了世界各地。

我有個專家朋友說,中國三聚氰胺在中國大陸的毒害程度要遠比報導出來的嚴重得多。據他了解,在中國的飼料裏,包括魚飼料、雞飼料、牛飼料等使用三聚氰胺的歷史已經有十五年之久!這麼多年來這些動物、水禽吃了三聚氰胺照樣不能夠代謝、不能夠排泄掉,一直屯積在動物的身體裏面,當人把它們吃掉的時候,這些毒素就又轉嫁到人的身上來了。

中共黑手毀的是中華民族的子孫後代

目前有多少個中國兒童和成人腎虛、腎結石是因為這個問題引起?這沒辦法詳細調查,可以說它對中國人的危害極大:它毀的是中華民族,毀的我們的子孫後代,這個說法一點都不誇大,現在含三聚氰胺的製品,昨天看到報告上說連很多幹製品,水果,蔬菜都有。

有人說蔬菜沒有添奶精,怎麼會有三聚氰胺呢?因為中國廣泛使用的一種環胺型農藥,這種農藥被超量使用,在太陽光線的作用下,它就可以轉化成三聚氰胺,所以三聚氰胺出現廣泛使用農藥的蔬菜裏面,大量的存在。那就是說三鹿毒奶,或是有毒的製品不光是毒害了中國人,也擴及到世界,沒有哪一個國家能夠幸免。因為大家知道,現在“Made in China”是遍及世界各地的,而且不光是直接從中國進口,還有美國──另外一個最大的輸出渠道:中美合資、中外合資企業,因為美國在過去的十幾年來,把大量的資金投到中國去建立許多合資企業。

我們知道有一個很典型,很多美國民眾去光顧的超市叫Wal-Mart。現在經濟不好,很多富人都去光顧。但是Wal-Mart的產品有80%都是“Made in China”,我們都心照不宣,這裏有多少有毒產品透過紡織物、透過用品、透過食物進到美國來?這得需要廣大的、有良心的正義之士,包括我們華人,和美國人共同去調查。

第二點、什麼是三聚氰胺?

什麼叫蛋白精?為什麼中共的官商集團要添加這個東西?所謂的蛋白精就是一種高分子塑料聚脂的單體,學名叫三聚氰胺。我大學研究生的時候讀的是食品化工,我們旁邊就是高分子化學系,發現他們使用三聚氰胺來做人造大理石的面板,各種各樣顏色很漂亮,表面上看起來跟大理石一樣。另外也做很多塑料板,它可以防火、防蛀、防腐蝕,就算把它放在太陽底下曝曬十年、二十年、百年,它都不會腐化。

塑料的合成聚脂→三聚氰胺永遠會在人體內

想不到他們竟然拿這種做塑料的合成聚脂原料給兒童們吃,吃了它以後,一百年都還會留在他的腎裏邊,就算死了,也還會在那兒。那麼它是從那兒來的呢?三聚氰胺是從尿素合成來的,尿素是一種農藥、化肥,尿素會發出非常熏人的臭味。

三噸的尿素可以合成一噸的三聚氰胺,用來做塑料的是必須高達99%以上的純度,呈現出白色結晶體,一噸的價格高達12000到14000人民幣。這就是中共官方和御用“專家”跑出來否定的理由之一,他們說三聚氰胺的價格遠遠超過幾百塊錢一噸的牛奶,還不易溶解,不可能添加到牛奶裏去!

從理論上來說,三鹿集團及其收奶站不會加入那麼貴的東西去製造低價的牛奶;但事實上加了,怎樣加的?我先說為什麼要加三聚氰胺?問題出在中國的檢測制度上面,在美國檢測蛋白質的含量主要是用儀器,稍微有一點化學基礎的人都知道,有高效液相色譜,氣相色譜,氨基酸分析儀等很多高檔的生物儀器,把蛋白質樣本經過前處理,轉變成氨基酸進行精確的定量分析,這種方法需要分析試劑和有經驗的分析技術人員,成本較高。所以在中國奶站普遍使用傳統的低成本的“凱氏定氮法”來推算蛋白質含量。

肉體的主要組織

大家知道我們人的這個生命體是什麼物質成份構成的?先排除我們的靈魂這一部份不談的話,那就是肉體;而肉體是由三種主要物質構成:一個是脂肪、一個是碳水化合物又叫糖類、一個就叫蛋白質。打開任何一個美國產的食品飲料,它都有一個營養效價表,那上面會標註產品所含的和人體每天需要的脂肪、蛋白質、碳水化合物、維生素等成分。其中蛋白質吃到人體以後,不是直接被吸收,它經過胃的時候,會被分解成氨基酸吸收,所以有專家說人體有十八種“必需氨基酸”。

在用氨基酸檢測儀查蛋白質含量時,也是把蛋白質大分子分解成氨基酸小分子,再進到儀器裏面檢定,再把檢測結果經過電腦換算,那麼蛋白質含量是多少就清清楚楚、一目了然的標示出來。但是在中國,奶商收奶的時候,普遍還是使用傳統的定氮法;為什麼使用凱氏定氮法呢?

我們知道糖類被稱為碳水化合物,因它的分子包含碳和水兩種結構;而蛋白質分子則是含有氮元素,所以叫碳氮化合物。我看過一些科幻小說,說外星人來到地球,他們不叫地球人,而是把人類叫做碳氮化合物。也就是說我們有碳原子、氮原子,經過了各種組合而變成了這樣一個肉體。

鮮牛奶含有一定濃度的蛋白質,而蛋白質分子含有一定比例的氮原子,所以用簡易的“凱氏定氮法”確定氮的含量之後,就可以根據標準分子式推算出有多少個蛋白分子,從而估算出產品的蛋白濃度,這叫凱氏定氮法。也就是說只要檢測出裡面的氮含量的高低,就能確定牛奶有沒有摻水、濃度夠不夠,收購時的質量和價格依據。還有,中國有關條例規定鮮奶最低含氮量不低於2.9%.

三聚氰胺含氮量67% 尿素臭又含雜質

大家知道目前中共治下的紅朝末世,其道德體系,社會道德基礎整個被邪黨蹧蹋摧毀的情況下,人人向錢看,沒有傳統的道德規範,也沒有西方社會的法律約束,有人就會鑽空子。既然可以用牛奶中氮的含量來確定牛奶的質量,奶商就開始去找含氮量高的、又吃不死人的東西。剛開始時他們找到尿素,到現在中國有很多飼料工業還是加了尿素;但是尿素雖然它的含氮量是46%,卻有54%的雜質,而它氣味難聞,可能對身體造成嚴重的傷害,這樣它們又發現了三聚氰胺,三聚氰胺的含氮量67%,純度比尿素要高。

如果把三聚氰胺晶體加入水中,配成0.5%左右的水溶液,就相當於牛奶的含氮量了。也就是說在100噸的鮮牛奶裏面,加上10噸含有0.5%三聚氰胺的水,就相當於多賣了10噸達標準的牛奶,就可每噸牛奶多賺250到300塊錢。向三鹿奶粉這樣的大企業每天收購成千上萬噸鮮奶,這當然是巨額利潤了!

第三點、三聚氰胺的來源

中國很多塑料化工公司都需要三聚氰胺晶體,資料顯示去年的產量大約76萬噸。這些純的三聚氰胺市價為12元人民幣/公斤,價格高而且不容易溶於冷水,需要一些加熱設備來處理,可能就比較麻煩;自然而然的他們就注意到了價格便宜、來源豐富而且在奶中溶解度較高的三聚氰胺的廢料。

說到廢料,中國有多少家三聚氰胺工廠?塑料製品在南方是非常普遍的,去年三聚氰胺成品的年產量有76萬噸,那就意味著有兩百多萬噸的廢料,而這些廢料中三聚氰胺的含量是10%~20%,差一點的也有5%,而三聚氰胺的含氮量是牛奶的十多二十倍,中國製造普通牛奶的最低含氮標準是2.9%,那麼也就是說,哪怕是加入只含百分之幾、百分之十三聚氰胺的廢料,用水來製造假牛奶就已經足足有餘了。這種廢料在2005年以前是免費處理的,後來供不應求,售價700到800元人民幣,遠比用來製造塑料的三聚氰胺純粉要便宜。

飼料含毒 美八千多頭貓狗死亡

這樣就出現大量的鄉鎮企業,製造非純品的三聚氰胺,在2007年三月美國進口了一百多種飼料,導致了美國有八千多頭貓狗死亡,美國這個貓狗不得了啊,馬上引起了FDA的重視,他們花了大量人力和資金去追蹤檢測,發現這一百多種品牌的貓狗飼料中全部採用了中國的大米和小麥蛋白粉,而這些蛋白粉都含有嚴重超標的三聚氰胺。

所以美國FDA就派人到中國去,會同中國質檢部門去“追查毒源”,後來查到了江蘇徐州的一家倒霉蛋替罪羊──農民辦的鄉鎮企業“安營生物蛋白粉廠”,據同去的某報記者報導說:當他們去的時候,工廠沒有了,那個工廠的地都被翻平了,當然替罪的“羊”也抓起來了;當地一些村民投訴說:生產時放出的氣味臭的不得了,因為尿素本身很臭的,又是把它加熱合成,當然很臭。正規的三聚氰胺生產要分離、提存、結晶,工廠投資一套的設備要花百萬以上,一般的鄉鎮搞不了,合成後就把這東西連原料帶廢料賣出去了。

更為可怕的是:這個工廠還曾經公開登廣告,大量收購三聚氰胺廢料,而它對外的牌子是生物蛋白製品廠。

第四點、中共邪黨是所有中國毒奶、毒貨的根源

當FDA的官員看到中共政府的“配合”,都表示感謝、表示認同,因為把整個工廠都翻平了;但從這一點也說明中共政府的獨裁和流氓:它可在一夜之間鏟平一個工廠;我在廣東當政協委員也曾聽說類似案例:當廣東省有關部門接到舉報去粵東某縣“打假”時,不法商人在當地中共官員的保護下,半天之內就把一間造假工廠搬空了。這就是當今中共官商勾結,官媒勾結,才有這樣的高效率,高水平的造假、制毒、販毒然後又能安然過關的“三鹿毒奶”事件。

在今年九月份“三鹿毒奶”揭露出來以後,又有記者爆料在河南濮縣“三聚氰胺”生產基地,有多家販賣這種有毒“蛋白精”的公司。有的也是公開收購“三聚氰胺”廢料。那麼在FDA到中國追蹤後又出來這種類似的“蛋白精”公司,誰知道這些公司到底是誰辦的?

更有甚者,山東一位網友報料說:山東有一家以前生產三聚氰胺的化工廠,它把廢料填在地下,上面還蓋了房子;由於飼料商上門求購廢料心切,該廠居然把地基刨開,把埋藏的三聚氰胺廢品挖出來賣給飼料商;這只是針對蛋白精的來源舉了幾個例子。

生殖系統也會被摧毀無法繁衍後代

我們知道是尿素和有毒溶劑甲醛等加熱合成的,那麼這些不純的廢料裏面,除了三聚氰胺以外,還有多種致癌物:如其中有一種致命化合物亞硝酸納,以前它被用來給臘腸染色,後來中國的食品添加劑法規在70年代把它禁止了;另外還有硝酸鉀、甲醛和沒反應完的尿素等,所以說用這個廢料加進嬰兒奶粉裏,對孩童的損害其實不僅僅是結石。

中國東北幾間高校的專家曾經做過研究,除了造成結石以外,還會引起膀胱癌,生殖系統的摧毀和生殖能力損壞,無法繁衍後代,它造成的許多副效應,現在都被中共隱瞞住,有多少嬰兒除了膀胱癌、結石以外,還有其他的致命性損毀?現在這些都被封鎖了,媒體不准再報導,事件上升到成為黨的秘密,上升到中共政權的“穩定”之後,就完全消聲匿跡了。

牽涉中共官商集團利益 毒奶曝光繼續賣

所以說,中共是這個毒奶事件的根源,是官商勾結、官媒勾結:中央電視臺一直在播放三鹿毒奶的廣告,曝光後還在播放;早在2004年的時候在安徽等地就發現了三鹿毒奶粉並被地方有關部門通知下架,但是,三鹿毒奶粉在許多政府高官和中央電視臺的關照下,僅4天就推翻了地方部門的下架決定,而且那些舉報的有關人員和部門還要跟三鹿道歉,反過來了!當時中央電視臺用什麼方法呢?他們大量宣傳三鹿經過一千一百道的檢測程序,是國家認可的最放心的奶製品,當然還有很多黨政軍官員都為三鹿集團站臺,它牽涉的是中共的官商集團利益。

今年七月奧運前夕,“三鹿毒奶”毒出了人命,但是中宣部下令絕對不能報導,奧運和諧是第一位的;也就是說再次有嬰兒中毒甚至死亡以後,中共又繼續隱瞞了一、兩個月之後才曝光出來。而且還是新西蘭政府總理克拉克把它揭露出來的;她說已經看不過去了,她受到道德良心的譴責,因為新西蘭恒天然公司占三鹿集團42%的股份,做為一個國家的總理,她已經多次向中國反應過了,但得不到制止,實在沒辦法了,她只好站出來向媒體曝光。之後,中共才不得不進行檢測,抓了三鹿集團的總經理等“替罪羊”,還有二十幾個奶農,但實際上,中共各級官僚才是這一切毒奶慘劇的根源。

美國檢測單位中立 中共檢測站服從黨的利益

中共也抓了國家質量監督部門頭目作替罪羊,也有人埋怨中國的食品監督檢測系統,其實這個檢測系統裡的專家不是都沒做工作,當然有失職,但這個失職也是跟中共有關係。我們知道每一個省都有食品監督檢測局,裏面有一個部門叫食品衛生防疫站,所有食品出來要經過它檢測並發證。但是當某個企業集團上升到市級、省級的龍頭集團時,你這個檢測站就必須服從黨國的利益,就必須服從所謂改革開放的經濟發展、政治需要、社會穩定的需要,檢查出問題來了,你也不能隨便說!

那麼為什麼在美國不會有這個問題呢?美國所有檢測單位都是中立的、民間的,只是經過FDA授權,他不會買你地方政府官員的賬。中共不一樣,中共的食品衛生檢測站是受制於兩個廳,一個是輕工業廳,一個是衛生廳,所有這些部門的官員都是由中共的組織部門來任命的,你不聽話就可能失去工作,甚至被迫害。如果有良知的專家要舉報、要揭發,那就有危險了。我注意到我當年所在大學的教授最近也在站出來說話,要求建立相應的機制,就像當年我在參加廣東省政協會議時,每年都有專家提到制止假食品、毒食品,等,但這些意見都沒人聽,在中共控制的會場裏面你罵罵發泄一下還行,但你不能罵共產黨,也不能來真的。不讓你到社會上去擴散,這次毒奶風波出來後,我所在大學也有的專家教授大聲疾呼,要對農藥殘留量設立標準、也有要求加強對飼料進行毒害檢測等等問題,但據我所知僅此而已,在中共控制的範圍下只能發泄一下,真的一點事都做不了!

他們也不像我在國外說說話,媒體會報導出去,哪個中國人看到還會起點保護。他們在大陸的那些呼籲,網友們可能上網還可以看到一些,但絕大多數的中國人是看不到的。

第五點、面對中共毒貨 美國政府不能助紂為虐

最後一點,面對中國的有毒食品,美國政府不能沉默不言,我們知道美國在中國的企業投資很大,僅次於日本;你若走訪美國很多超市,都會發現很多便宜的日用品、牙膏、食品等東西,都標有made in China“中國製造”,包括玩具,有的添加了很多不好的東西。

美國的FDA在毒奶品出來後,發布了兩個檢測報告,一個是大白兔奶糖的,還有一個是什麼奶粉的,但卻沒有下令美國的進口商停止進口,也沒有像法國、德國和澳洲政府一樣明令下架,只是把這個報告公布出來。

同時在中共毒奶粉曝光以後,美國搞了一個最低安全量實驗──用小白鼠實驗,說是對人體每公斤0.63毫克對小白鼠是安全的。中共馬上利用這些去大作文章,說FDA講了這個可以作為食品添加劑。但它是說對小白鼠能夠致癌的最低標準量,而中共卻說他們檢測過可以作為食品添加劑,只要多少量就不會中毒。

中共扭曲了這個實驗的原意,並拿來大肆招搖。美國一些華人媒體打電話去詢問,結果FDA否認,但是沒有做官方的聲明,譴責中共盜用FDA的名義;而中共則加以利用繼續坑害民眾,繼續在中國大陸銷售有毒的東西。

美國每年從中國進口的貨物包括食品,那是多少千億,中美貿易的逆差總是不平衡的。那麼多東西進來,FDA在世界各國紛紛宣布將中共製造的含毒奶製品、豆製品下架並嚴令禁再進口的情況下,我覺得美國政府應該派出更多的人力、物力來監控中國大陸來的食品和相關的飼料、製品,要為美國人民的健康真正作出承諾及保證;同時應該明確告訴現在中國所有合資企業的大公司,不能再助紂為虐,不能把中共的毒禍再通過他們的渠道傳到世界各地來。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