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五次拒受传票 美国务院出面送达(多图)
 
——在美黑社会犯罪活动遭起诉 中共荒唐应对 原告寻求缺席判决
 
2005-8-2
 

近百名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特区联邦法院门前的广场上举行
新闻发布会,宣布以民事诉讼程序控告中国江泽民政府控制
的中国国安部、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


【人民报消息】 (大纪元记者亦平华8月3日盛顿报导) 50多位法轮功学员于2002年4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控告中国国安部,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在美国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和打压的法律诉讼案,由于中共五次拒绝接受传票,因而拖延了三年多的时间,最近美国国务院出面帮助原告完成了“传票送达程序”,使这一案子有了实质性的突破。目前原告方正寻求缺席判决。

*中共在美黑社会犯罪活动遭起诉

2002 年4月,50多名法轮功学员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联邦法院,控告中国国安部,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在美国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和打压。根据提交诉状的50多名法轮功成员表示,他们有的被殴打,有人汽车被烧毁,有的人住宅多次被人破门而入;有的人在公共场合和在家中的私人谈话被录了音,并被放回到家中的电话留言装置上。


原告之一的汽车车窗被蓄意砸坏


原告之一的汽车被蓄意纵火


原告之一的公寓被撬门入户破坏


原告律师方马丁.麦克曼说,“我们尝试把中文翻译的法律文件送达中国,但是这些材料被退了回来。这些都是法庭文件。我们完全遵照海牙公约把文件寄到北京司法部,北京司法部应该把文件送达被告,可是他们并没有这样做,而是退回这些文件,五次拒收传票。”

*深具意义的一步

麦克曼律师说,“在中国政府五次拒收传票后,我们最后依据法律诉诸美国国务院。今年五月美国国务院委讬美国驻中国北京的大使馆领事威廉姆.雷德洛 (William S. Laidlaw)亲自前往中国外交部,于5月11日成功地将传票送达被告,从而完成了“传票送达程序”,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必须面对这起诉讼案,使这一案子有了实质性的突破。所以我们下一步要做的就是提交一份动议要求缺席审判,我们将把美国国务院将传票送达被告的证明提交给法庭。”

*一起特别的诉讼案

麦克曼律师说,“这是一起特别的诉讼案。这个诉讼案提出了一些非常严肃的指控,有很多美国的执法人员告诉我,中国政府在美国派有很多特务,这已经成为了公开的秘密。这些特务与大使馆和领事馆关系密切,他们在这里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所以我认为这是第一个案件,不仅提出了这些主要的犯罪指控,而且还针对在美国的中国间谍正在操控的各种犯罪活动提出指控。”


原告律师方马丁.麦克曼


*中共荒唐应对

麦克曼律师认为,中国政府对这个起诉案一直在回避和拖延。这种做法完全无视美国的司法制度。中国作为海牙公约的签署国,本应该履行这个公约,接受这些法律文件,出庭,委讬律师,如果认为这个诉讼案不合适,还可以向法庭提交动议要求撤销此案,可是他们没有选择这种做法。

另一位原告律师杰森说,中国政府的做法并不是符合国际惯例的正常做法。他们不接受这些文件,相反却假装从来没有收到这些文件。可是在私下里他们却写信给美国司法部,美国国务院,要求这些机构撤销这个诉讼案,这是中国不尊重美国司法系统的一个例证。司法系统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解决双方的争议。你不能够去另外一个独立的政府机构要求撤销诉讼案,这不是美国司法制度的运作方式。美国法庭独立于美国国务院和司法部,它们也没有权力撤销诉讼案。可是中国政府的这种做法的确拖误了很长时间。

麦克曼律师说,“即使在国务院将传票送达被告以后,中国政府仍在逃避现实,他们本应该在60天内对诉讼案做出回应,可是中国政府却找到中国国际司法研究会代表他们提交了一份文件,文件上根本没有任何美国律师的签名。所以说这完全是一份无效的文件,法官说这完全是毫无价值的文件。”


原告律师杰森出示中共无效文件


*原告遭骚扰 律师两次致信司法部长

中共私下里谋求撤销这一诉讼案的同时,麦克曼律师说,今年二月又发生了大规模的电话骚扰,涉及到美国八个州和二十二个不同国家的法轮功学员。麦克曼律师认为这是中共发动的。这是针对法轮功学员,针对诉讼案的这些原告。这在美国是犯罪行为。

收到骚扰电话原告之一吴女士表示,她的电话来电显示功能显示,最早期的骚扰电话来自中国大陆。她说,“有两个电话在我的电话ID上显示出来了,一个是 0086,就是中国的,还有一个是008613开头的。这两个电话是在我的电话录音时留下的。”有关电话的内容相当一致,主要是中国的爱国歌曲、有关天安门自焚事件的报道及其他攻击法轮功的录音,分别有中文和英文两个版本,每个电话时间约三,四分钟。

麦克曼律师把全面的证据资料寄给美国司法部长冈萨雷斯,要求美国司法部对中共对美国法轮功学员的持续骚扰展开犯罪调查。

6月25日,乔治亚州立大学国际事务和商业专业学生密奇.葛伯接到来自中国北京的电话,对方称将杀死密奇. 葛伯及其他营救中国的法轮功学员的人,同时将虐杀更多的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随后在6月底又有一名美国的法轮功学员在家中收到死亡威胁电话。

麦克曼律师于7月6日再次致信美国司法部长冈萨雷斯,由于事态严重,他敦促冈萨雷斯尽快处理此犯罪案件,同时争取美国国会的帮助。


6月25日,乔治亚州立大学国际事务和商业专业学生密奇.葛
伯接到来自北京的死亡威胁电话


*海外投诚者证实原告指控

麦克曼律师说,这起诉讼案指控有很多间谍和特务和中国大使馆和领事馆有牵连,他们的工作包括威胁旅馆炸弹爆炸,在芝加哥焚烧法轮功学员的汽车,私自闯入纽约两名法轮功学员的公寓窃取电脑上的资料。原告指控这些案犯都受到大使馆和领事馆的幕后操控。

从悉尼领馆出走的中国外交官陈用林7月21日在美国国会做证说,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是系统的行动,所有的国家机构全部参与,特别是公安部,国安部和外交部。为了控制一名法轮功学员,需要花十五万人民币或一万八千多元美金。法轮功学员死亡事例在中共内部文件中经常可以看到,死亡原因是他们不合作或自杀,其实是因为不适当的管理和警察的残暴。

陈用林透露,在海外,驻外使馆成立与“法轮功斗争特殊小组”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他们通过多种渠道挤压法轮功在海外的生存空间。手段包括在领馆内举办反法轮功展览,向所在国政府官员,图书馆,学校和来领馆的人散发反法轮功资料,买当地有线电视时段播出反法轮功节目,动用海外华人团体,中国学生和中国人开办的公司反对法轮功,通过经济利益让当地政府在法轮功问题上妥协。

陈用林作证说,澳洲大使馆有一千多名间谍,主要监视法轮功。麦克曼律师认为,这很具有积极的意义,因为这是这个诉讼案的主旨,换句话说,他们在澳洲所做的一切,在美国也同样如此。这一点很重要,这是第一次中共内部的官员站出来公开说在某个国家派有间谍, 他们的工作就是监视法轮功。

*家族背景唤起两律师对法轮功的同情

当被问到为什么代表这些法轮功学员提出诉讼时,麦克曼律师说,“这可能是跟我的爱尔兰血统有关。当法轮功学员第一次找到我,说他们的公寓被闯入三次,并给我提供了警方报告,医院证明,电话被录音的证明我开始相信法轮功学员真的受到了攻击。人们也许不会相信,可是当你看到这个诉讼案,我们有数百份独立案件的文件。这不可能同时发生在八个城市。一定是幕后有人策划。所以我当即决定代表那些受压迫者。当然这也是一个挑战。”

而此案的另一位律师杰森是来自犹太人家庭。他说,当看到法轮功学员由于自己的信仰而遭受迫害时,让他想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犹太人遭到屠杀。他们之间竟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当看到中共利用手中的权力肆意迫害这些手无寸铁的民众,我觉得必须站出来为这些受压迫者辩护。

这两位律师认为,这个案子不是法轮功的案子,只是恰好发生在法轮功学员的身上。这个案子的实质是我们不能纵容一个外国政府在美国如此猖獗,威胁人民的生命,闯入他们的住宅,放火烧车,监听他们的电话。

两位律师表示,如果有机会,他们还会为其他在美国受迫害的群体提交法律诉讼案。

麦克曼律师说,这绝不是针对中国。从更大的层面来看,必须有人站出来对这些迫害好人的犯罪者说,你们不能这样做。这里是美国。我们有责任维护美国的法律,保护美国的公民和居民受美国宪法保护的权利。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