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惊呼小看温家宝 各省头儿进京威胁江家帮(多图)
 
林凌
 
2004-9-13
 

温家宝去年探访新疆受灾者
【人民报消息】现在,江泽民和江家帮把温家宝看成头号敌人。这实在冤枉了他,温不想和任何人作对,但「总理」就是一国的总管,掌管国库钥匙的人,有人监守自盗,他不能不管,也无法不管。不是他在和谁作对,而是江泽民和江家帮在与人民作对,只要温家宝想对人民负责,哪怕是在一个问题、半个项目上,那也是和江氏人马作对,因为江泽民只能在饱和的毒气中生活。

除非不打开密闭的窗户,否则进来的每一丝空气都在稀释和降低毒气的浓度,都在威胁着江和他亲信的死活。黄金高事件是基层的表现,而温家宝事件反映的是政治局常委一级的,今天让我们看看省部级的领导是怎么当头儿的。中国的问题为什么如此难解决。

违规金额高达二万五千二百亿元

我朋友是国家审计署做审计工作的,她说走到哪里都是好吃好喝、外带送礼,账目越有问题的招待得越好,大家心里都清楚,手脚干净的用不着来这套。

八月初,国家审计署又向中央政治局、国务院、中纪委递交了一份审计工作报告。该报告披露:各部委和三十一个省(区)、直辖市、○二、○三年代违规金额高达二万五千二百亿元。这还是在贿赂完审计人员之后得出的数儿!

趟地雷阵 国家审计署又一份工作报告

动向杂志2003年6月刊透露,看了中纪委对金融系统的一份调查报告后,朱熔基感慨万分,五月二十八日在上海衡山宾馆会见上海各民主党派和专业人士时,他两度失声痛哭;翌日在上海大公馆会见吴邦国、陈良宇以及上海市委,讲到党内、金融界的黑暗腐败时,气昏晕倒。朱熔基为自已在任内所做的违心事而深感内疚、自责和悔恨,并指出黄菊陈良宇也有责。

2002年11月的十六大之后,曾在1989年跟着赵紫阳去天安门看望学生的温家宝接过了一个烂摊子,在这个时候当总理,真要有不怕趟地雷阵的勇气!

争鸣杂志9月刊报导,八月初,国家审计署又向中央政治局、国务院、中纪委递交了一份审计工作报告。这份工作报告,是从去年三中全会前夕开始,用了长达九个月时间完成的。开始时,只是选择部分部委、金融、地区,到去年年底,又扩大了部委、地区。但在审计过程中,发现违规情况超意外的严峻,于是在今年三月,再扩大到各部委、金融、省一级政府部门;审计队伍从五百人不断扩展,最高峰时,由中直机关、监察部、解放军四总部、国家行政学院等部门抽调了二千多名副局级以上干部。

审计工作阻力重重,在审计进行期间,中共中央、国务院、中纪委先后下达三次指令,警告地方诸侯:「不准干扰,不准阻碍,不准作假、转移,不准插手」。

威胁、暗杀、色情、金钱诱惑之下困难重重,举步维艰,有的几次打退堂鼓。温家宝多次致电、派办公室人员前往地方慰问、鼓气,还亲自写短言慰问:「你们是维护国家、人民财产资金,维护国家、人民的利益,坚守职责岗位的人民公仆。」

在铺天盖地都是祸国殃民者“三个代表”的噪音下,温家宝告诉干部「人民公仆」的定义是:维护国家、人民财产资金,维护国家、人民的利益,坚守职责岗位。

违规金额高达二万五千二百亿元

江泽民和江家帮
审计署审计核查了O二、O三年国务院部委、三十一个省(区)、直辖市的行政经费、税收、基建、金融信贷等违规情况,据已披露并核实若干部委、地区的数据,共审计出违规金额,高达二万五千二百亿元,相等于O二、O三年国民经济总产值的百分之十八和百分之十四。

违规分类金额如下:(一)挪用、侵吞国土开发资金、税收,四千五百亿元;(二)挪用地方税收,二千八百五十亿元;(三)挪用基建开发、水利农业、环保、卫生、教育开支经费,二千四百五十亿元,(四)金融机构违章、违规贷款、拆借,一万二千四百亿元;(五)挪用截留外汇,三百五十四点四亿美元,相等于三千亿元人民币。

这里面有多少江泽民父子和江家帮的影子在晃动?!

违规严重的部委和省级地方政府都是江家帮

审计总署审计工作报告中,被审计出问题严重、违规情节恶劣的部委,有:教育部、国土资源部、建设部、交通部、水利部、农业部、文化部、海关总署、税务局、国家体育总局等。

被审计出违规金额严重的前十二名省级地方政府,为:

广东省:五厅、七局、一署、四行,违规金额六百五十亿元(一署为海关总署,四行为四大商业银行分行、支行,下同);

江苏省:六厅、四局、一署、四行,违规金额五百二十二亿元;

山东省:六厅、七局、一署、四行,违规金额五百一十七亿元;

上海市:九局、一署、四行,违规金额四百六十亿元;

福建省,七厅、二局、一署、四行,违规金额三百七十七亿元;

河南省:五厅、五局、一署、四行,违规金额三百四十亿元;

辽宁省:六厅、七局、一署、四行,违规金额二百九十亿元;

湖南省:六厅、七局、一署、四行,违规金额二百五十亿元;

重庆市:八局、一署、四行,违规金额二百三十三亿元;

安徽省:六厅、二局、一署、四行,违规金额二百三十一亿元;

江西省:六厅、三局、一署、四行,违规金额二百二十八亿元;

山西省:七厅、五局、一署、四行,违规金额二百一十九亿元。

这是2002年、2003年的审计问题,当时的广东省委书记是李长春,江苏省委书记回良玉,山东省委书记吴官正,上海市委书记黄菊,原福建省委书记贾庆林、贺国强、陈明义(省长习近平),重庆市委书记贺国强,别人先不说,江的亲信李长春、吴官正、黄菊、贾庆林进了政治局常委会,回良玉当了24名政治局委员中的一个。审计碰到了谁的神经就一目了然了。

省头儿威胁江家帮


中纪委书记、前山东省委
书记吴官正
审计署的审计工作报告,在中央政治局、国务院、中纪委内部引起震惊。

吴官正当书记的中纪委主张:就审计情况,以国办、审计署的名义发出通报,若干部分由新华社发统一新闻稿予以公开。这可吓坏了各诸侯。

排行榜前五名的广东、江苏、山东、上海、河南等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都上京要求中央不能公开公布,其最充份的理由是:存在、出现的问题,是几年、十几年来沿袭下来的,如要追究,就要出大问题,追到当年的省(市)委书记的头上,即李长春、黄菊、回良玉、吴官正、贾庆林等,到时局面将会一发不可收拾。

当然,吴官正不想整别人最后把自己揪出来,他会怎么做可想而知。江泽民专门收拢一批有最大问题的人当最大的官,目地就在这里。温家宝做总理的难处也在这里,他不可能把和自己平起平坐的政治局常委给免职。他还不得不派在底下破坏宏观调控的副总理黄菊去下面视察。难哪!

政治局先不干了

既然有最大问题的人当了最大的官,自然中央政治局内部那些被触及的人要对公开、点名,有激烈的抗争,他们说:「担忧地方和中央的矛盾会激化,影响今后关系;担忧地方领导层会失去管治、领导的威信和基础,担忧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弹,借机带出其他抗争活动和事件」。

他们的理由似乎很漂亮,都是为党的威信着想,为社会安定着想;但没有他们败坏党的形象,没有他们的祸国殃民,抗争活动和事件从何而来呢?

审计风暴引发社会强烈反弹

党内、社会上已就审计风暴再度引起了强烈的反弹,网站几度爆棚。中央政治局、中纪委、人大常委会已收到抨击违规开支、支持和声援审计署关于审计体制等的信函,多达一万七千多封(件),直指审计风暴揭露的现象,是制度、体制、机制上的问题。也就是干的不好的、造成损失的必须被弹劾。

中国的问题就是解决江泽民的问题

监察部门更提出,将审计体制,由现行的行政型模式改为立法型模式,设立与国务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相平行的审计院。审计院直接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负责并报告工作。审计署应确立隶属于立法机关,从国家行政职能中脱离出来,成为立法机关监督行政职能的手段。中央研究室、社会科学院已指出:现行地方审计署等同现行地方监督部门,不但职权受到局限,而且运作都受制于政府长官的「决定」,根本起不到审计作用,目前审计出的震惊性违规金额,已足以反映出体制、机制问题。

但是监察部门的提议根本行不通。咱们中国连一党专制问题,军委主席凌驾在总书记、国家主席之上的问题都解决不了,其它的怎么谈得到呢?监察部门要直接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负责并报告工作?人大是个橡皮图章,人大还没开会选举,海外的江氏嫡亲网都把各部委任命名单公布出来了,你 想向人大负责,他们自己还在那里听喝儿呢!

所以中国的问题就是解决江泽民的问题,江的问题解决了,江家帮自然树倒猢狲散,江的问题不解决,江家帮利用手中的权力还要拼死保护自己。

江泽民的一小撮已经无法向历史交待


希望吴邦国能与胡温携手
近期,温家宝针对审计出的问题,作了讲话,他说:必须勇于面对事实,腐败已经侵蚀到深层次,形成了结构性,吞蚀了经济发展的成果,危害了城市广大市民和农村农民的利益。这一局面不扭转、不改变,不但人民生活水平整体不能提升、社会贫富两极化会加速,可以肯定经济发展会夭折,社会危机会爆发,这个局面及其后果是不可想像的。

这个后果不但共产党大大小小的干部们都看到了,而且连没牙老太太都说:江泽民那夥再这样为非作歹下去,国家可就彻底完了!

温家宝在国务会议上,曾两次提到:关于起草对有关党政部门、主要领导干部,就行政、经济、金融上渎职、失责要追究、查处的条例,反覆抓了七、八次,还有阻力。政府一届的时间仅五年,是不是再要讨论、共识三、四届,那怎么向历史交待!

江泽民和他的那几个极少数不想回头是岸的亲信不会想到「向历史交待」,他们哪怕有一点这样的心都不会走到今天的地步,他们已经无法向历史交待,他们也不想向历史交待,他们等待的只是历史的审判!

还有三天就是四中全会了,希望更多的与会者支持总理温家宝,为了中华民族的前途发出正义的声音来!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