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真急了!疾呼江家帮再搅局中共彻底没戏(图)
 
林立
 
2004-7-22
 
【人民报消息】以前,胡锦涛的讲话,都常被曾庆红阻挠不能下发,「七一」前夕曾庆红在南非忙着雇凶枪击法轮功学员,「七一」他在南方偷偷隔海观察香港大游行的动静,没有在京。胡锦涛六月二十九日的讲话,七月一日就转发了。

动向杂志7月刊报导,六月二十九日,中共成立八十三周年前夕,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问题,进行集体学习。胡锦涛在这次集体学习的会议上,作了告诫党政领导干部的讲话。七月一日中办已转发胡的讲话。

「七一」前夕,胡锦涛在中央政治局就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问题的集体学习会上,告诫高级干部要「清醒、清醒、再清醒」!对政治局委员提出多个「为什么」,并列举了当前正在激化、上升中的六大矛盾。

一份官方调研报告:江家帮搅局

中共中央研究室、国务院研究室,近日在一份《关于路线、方针、政策贯彻、执行情况的报告》中披露:官僚、腐败、地方主义和方针、政策贯彻、执行程度的偏差、人为干扰因素,每年造成的损失、内耗、流失,达二点五万亿至二点八万亿元,相等于近年国民经济年总产值的百分之二十至二十二。

胡锦涛提出的多个「为什么」解决不了

胡锦涛要求中央政治局委员率先、领导干部要总结、反思、问责:

为什么中央方针、政策、措施的实施、贯彻、执行受到阻力、困扰?

为什么以法治国、以法行政正途受到习惯势力、长官意志的践踏、干扰、破坏?

为什么党群关系在不少地方、部门都处于较紧张状况,常发生群众抗争活动事件?

为什么反腐败斗争工作展开、进展,这么曲折、艰巨?

为什么身为人民公仆,不愿和抗拒人民、舆论监督,使监督机制迟迟不能完善建立?

为什么领导干部家属、子女享有升学、工作选择,经济、政治待遇的特权?

为什么在地方搞了这么多「政绩工程」、「首长工程」而不把资金用在广大群众、农民改善生活上?

为什么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有较大提高,也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权,但对党政仍有强烈意见?(这个问题在胡锦涛上面那些个“为什么”里已经做出了回答。)

胡锦涛说:今天,究竟是代表谁执政,为谁执政,够不够基础、条件执政、领导?

几份消息透露「为什么」的部份原因

◎流氓老子薄一波推荐坏种儿子任副总理

今年春节前夕,在五、六十年代任副总理的薄一波对前来慰问、拜年的总书记胡锦涛、书记处书记曾庆红提出让自己的儿子薄熙来到国务院去「锻炼、压担子」,薄赤裸裸的说:「他比我强得多,他也能任副总理」。

◎黄丽满率领的深圳高官看「黄带」解闷

深圳一个官方代表团到日本、韩国访问九天,在日本下榻的酒店通宵观看黄色影带。广东省纪委已责成该市市长李鸿忠就此事件作出解释报告。据举报:有市领导人以前曾在值班时观看「黄带」解闷。据闻,市委书记黄丽满家里黄片黄带应有尽有。

◎深圳市政府大楼耗资三十二亿元

深圳市政府大楼,不计算地价,仅兴建耗资就达三十二亿,其中建筑费十八亿,装修费九亿,设施五点二亿元,为全国最豪华的省、市级政府大厦。三十二亿,足可以解决十五个贫困县或三百五十万贫困农民的温饱。

◎多省忍无可忍拒绝向江家帮供煤

陈良宇命令山西省委书记从全局出发,优先增拨煤炭给华东地区的火力发电,眼光远些。今年「两会」期间,山西省委书记田成平当着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的面毫不客气的对陈良宇说:从全局出发?目光更应远些?叫其他省为上海服务,那你上海又为其他省提供过什么服务?你有什么资格给山西省下指示

对于江泽民撑腰下专横拔扈的江家帮,山西、河南等省的煤矿,在地方政府的授意下,互相串联,拒绝按上海、江苏、浙江的要求供应煤炭。沪、苏、浙二省一市,仅发电用煤,每年就紧缺二千五百万吨。

◎上海高官月月签接待账千万

上海市委书记、副书记、市长,每月用于招待内宾费用一千多万元。每天要备四十多间高级套房、五十多桌酒宴,供他们应酬。仅衡山宾馆、锦江饭店、西郊宾馆三个地方,每日的签单就有二十五万!

◎状告政府月达七千宗

近日,国办《简报》报道:地方单位、市民通过法律途径状告各级政府、公安,上升到每月七千二百多件。其中百分之八十五的案件,是控告政府部门、公安机关侵占或侵犯公民利益和权利。今年至五月,已积压近三万件。

矛盾激化的六大方面

以上所举的例子只是九牛一毛,中共一开会就说什么“国外反华势力亡我之心不死”,出了事情不纠正不自责,不但要捂着盖着,还理直气壮的说:“不能给反华势力可趁之机”。所以,这个「华」不是中华民族,而是独裁者及其走卒。他们挑动民族主义,不过为了转嫁自身的危机而已。

胡锦涛在6月29日的政治局会议上,明确表示当前正在激化、上升中的六大矛盾是中共内部人为造成的:

(一)地区和地区之间,东部和西南、西北部,南方沿海和北方沿海地区之间,从经济资源、技术、人员交流方面的互卡,到政治层面的互相攻击;

(二)社会各阶层财产、经济地位的差距、悬殊,已经形成对立性;

(三)群众、农民和党政官僚矛盾处在危机点;

(四)地区民族之间矛盾,特别是在经济上,已经响起警钟;

(五)地方党政和各民主党派团体问,在政治上、社会上、权利上的矛盾也在激化、变化;

(六)中央和地方的矛盾,地方主义、山头主义、多中心论已经损害、削弱了党的执政、领导基础和社会主义事业进程。

胡向高干疾呼:要清醒、清醒、再清醒!

胡真急了,对政治局疾呼:党的路线、方针决定后,能不能得到贯彻、落实,取得实质成效,领导干部队伍,尤其是高级干部、党政一、二把手是主要因素。当前,在执政能力建设和执政能力的实践过程中,所产生的、发生的、造成的问题、损害、挫折、危机,集中反映在领导干部、高级干部的素质上、理念上。

胡说:领导干部、高级干部、党政一、二把手的头脑要清醒、清醒、再清醒!危机、隐患就在党内。社会上各种矛盾错综复杂,如果我们看不到,或不愿正视社会矛盾激化上升程度,如果我们认识不到,或不愿承认矛盾激化,势将造成政局危机、震荡、灾难,那么,我们将会付出沉重的政治、社会代价。

胡在会议上重申:历史告诫我们,一个丧失理念、丧失奋斗目标、丧失意志、丧失为国家、为人民忠诚服务精神的政党,是没有希望的。

江泽民、江家帮和中共的命运如何?在6月29日政治局会议上,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已经做出了最好的注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