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五次拒受傳票 美國務院出面送達(多圖)
 
——在美黑社會犯罪活動遭起訴 中共荒唐應對 原告尋求缺席判決
 
2005-8-2
 

近百名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特區聯邦法院門前的廣場上舉行
新聞發布會,宣布以民事訴訟程序控告中國江澤民政府控制
的中國國安部、公安部和中央電視臺。


【人民報消息】 (大紀元記者亦平華8月3日盛頓報導) 50多位法輪功學員於2002年4月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控告中國國安部,公安部,和中央電視臺在美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和打壓的法律訴訟案,由於中共五次拒絕接受傳票,因而拖延了三年多的時間,最近美國國務院出面幫助原告完成了“傳票送達程序”,使這一案子有了實質性的突破。目前原告方正尋求缺席判決。

*中共在美黑社會犯罪活動遭起訴

2002 年4月,50多名法輪功學員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聯邦法院,控告中國國安部,公安部,和中央電視臺在美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和打壓。根據提交訴狀的50多名法輪功成員表示,他們有的被毆打,有人汽車被燒毀,有的人住宅多次被人破門而入;有的人在公共場合和在家中的私人談話被錄了音,並被放回到家中的電話留言裝置上。


原告之一的汽車車窗被蓄意砸壞


原告之一的汽車被蓄意縱火


原告之一的公寓被撬門入戶破壞


原告律師方馬丁.麥克曼說,“我們嘗試把中文翻譯的法律文件送達中國,但是這些材料被退了回來。這些都是法庭文件。我們完全遵照海牙公約把文件寄到北京司法部,北京司法部應該把文件送達被告,可是他們並沒有這樣做,而是退回這些文件,五次拒收傳票。”

*深具意義的一步

麥克曼律師說,“在中國政府五次拒收傳票後,我們最後依據法律訴諸美國國務院。今年五月美國國務院委讬美國駐中國北京的大使館領事威廉姆.雷德洛 (William S. Laidlaw)親自前往中國外交部,於5月11日成功地將傳票送達被告,從而完成了“傳票送達程序”,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必須面對這起訴訟案,使這一案子有了實質性的突破。所以我們下一步要做的就是提交一份動議要求缺席審判,我們將把美國國務院將傳票送達被告的證明提交給法庭。”

*一起特別的訴訟案

麥克曼律師說,“這是一起特別的訴訟案。這個訴訟案提出了一些非常嚴肅的指控,有很多美國的執法人員告訴我,中國政府在美國派有很多特務,這已經成為了公開的秘密。這些特務與大使館和領事館關係密切,他們在這裏做了許許多多的事情。所以我認為這是第一個案件,不僅提出了這些主要的犯罪指控,而且還針對在美國的中國間諜正在操控的各種犯罪活動提出指控。”


原告律師方馬丁.麥克曼


*中共荒唐應對

麥克曼律師認為,中國政府對這個起訴案一直在回避和拖延。這種做法完全無視美國的司法制度。中國作為海牙公約的簽署國,本應該履行這個公約,接受這些法律文件,出庭,委讬律師,如果認為這個訴訟案不合適,還可以向法庭提交動議要求撤銷此案,可是他們沒有選擇這種做法。

另一位原告律師傑森說,中國政府的做法並不是符合國際慣例的正常做法。他們不接受這些文件,相反卻假裝從來沒有收到這些文件。可是在私下裏他們卻寫信給美國司法部,美國國務院,要求這些機構撤銷這個訴訟案,這是中國不尊重美國司法系統的一個例證。司法系統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解決雙方的爭議。你不能夠去另外一個獨立的政府機構要求撤銷訴訟案,這不是美國司法制度的運作方式。美國法庭獨立於美國國務院和司法部,它們也沒有權力撤銷訴訟案。可是中國政府的這種做法的確拖誤了很長時間。

麥克曼律師說,“即使在國務院將傳票送達被告以後,中國政府仍在逃避現實,他們本應該在60天內對訴訟案做出回應,可是中國政府卻找到中國國際司法研究會代表他們提交了一份文件,文件上根本沒有任何美國律師的簽名。所以說這完全是一份無效的文件,法官說這完全是毫無價值的文件。”


原告律師傑森出示中共無效文件


*原告遭騷擾 律師兩次致信司法部長

中共私下裏謀求撤銷這一訴訟案的同時,麥克曼律師說,今年二月又發生了大規模的電話騷擾,涉及到美國八個州和二十二個不同國家的法輪功學員。麥克曼律師認為這是中共發動的。這是針對法輪功學員,針對訴訟案的這些原告。這在美國是犯罪行為。

收到騷擾電話原告之一吳女士表示,她的電話來電顯示功能顯示,最早期的騷擾電話來自中國大陸。她說,“有兩個電話在我的電話ID上顯示出來了,一個是 0086,就是中國的,還有一個是008613開頭的。這兩個電話是在我的電話錄音時留下的。”有關電話的內容相當一致,主要是中國的愛國歌曲、有關天安門自焚事件的報導及其他攻擊法輪功的錄音,分別有中文和英文兩個版本,每個電話時間約三,四分鐘。

麥克曼律師把全面的證據資料寄給美國司法部長岡薩雷斯,要求美國司法部對中共對美國法輪功學員的持續騷擾展開犯罪調查。

6月25日,喬治亞州立大學國際事務和商業專業學生密奇.葛伯接到來自中國北京的電話,對方稱將殺死密奇. 葛伯及其他營救中國的法輪功學員的人,同時將虐殺更多的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隨後在6月底又有一名美國的法輪功學員在家中收到死亡威脅電話。

麥克曼律師於7月6日再次致信美國司法部長岡薩雷斯,由於事態嚴重,他敦促岡薩雷斯盡快處理此犯罪案件,同時爭取美國國會的幫助。


6月25日,喬治亞州立大學國際事務和商業專業學生密奇.葛
伯接到來自北京的死亡威脅電話


*海外投誠者證實原告指控

麥克曼律師說,這起訴訟案指控有很多間諜和特務和中國大使館和領事館有牽連,他們的工作包括威脅旅館炸彈爆炸,在芝加哥焚燒法輪功學員的汽車,私自闖入紐約兩名法輪功學員的公寓竊取電腦上的資料。原告指控這些案犯都受到大使館和領事館的幕後操控。

從悉尼領館出走的中國外交官陳用林7月21日在美國國會做證說,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是系統的行動,所有的國家機構全部參與,特別是公安部,國安部和外交部。為了控制一名法輪功學員,需要花十五萬人民幣或一萬八千多元美金。法輪功學員死亡事例在中共內部文件中經常可以看到,死亡原因是他們不合作或自殺,其實是因為不適當的管理和警察的殘暴。

陳用林透露,在海外,駐外使館成立與“法輪功鬥爭特殊小組”參與對法輪功的迫害。他們通過多種渠道擠壓法輪功在海外的生存空間。手段包括在領館內舉辦反法輪功展覽,向所在國政府官員,圖書館,學校和來領館的人散發反法輪功資料,買當地有線電視時段播出反法輪功節目,動用海外華人團體,中國學生和中國人開辦的公司反對法輪功,通過經濟利益讓當地政府在法輪功問題上妥協。

陳用林作證說,澳洲大使館有一千多名間諜,主要監視法輪功。麥克曼律師認為,這很具有積極的意義,因為這是這個訴訟案的主旨,換句話說,他們在澳洲所做的一切,在美國也同樣如此。這一點很重要,這是第一次中共內部的官員站出來公開說在某個國家派有間諜, 他們的工作就是監視法輪功。

*家族背景喚起兩律師對法輪功的同情

當被問到為什麼代表這些法輪功學員提出訴訟時,麥克曼律師說,“這可能是跟我的愛爾蘭血統有關。當法輪功學員第一次找到我,說他們的公寓被闖入三次,並給我提供了警方報告,醫院證明,電話被錄音的證明我開始相信法輪功學員真的受到了攻擊。人們也許不會相信,可是當你看到這個訴訟案,我們有數百份獨立案件的文件。這不可能同時發生在八個城市。一定是幕後有人策劃。所以我當即決定代表那些受壓迫者。當然這也是一個挑戰。”

而此案的另一位律師傑森是來自猶太人家庭。他說,當看到法輪功學員由於自己的信仰而遭受迫害時,讓他想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猶太人遭到屠殺。他們之間竟有驚人的相似之處。當看到中共利用手中的權力肆意迫害這些手無寸鐵的民眾,我覺得必須站出來為這些受壓迫者辯護。

這兩位律師認為,這個案子不是法輪功的案子,只是恰好發生在法輪功學員的身上。這個案子的實質是我們不能縱容一個外國政府在美國如此猖獗,威脅人民的生命,闖入他們的住宅,放火燒車,監聽他們的電話。

兩位律師表示,如果有機會,他們還會為其他在美國受迫害的群體提交法律訴訟案。

麥克曼律師說,這絕不是針對中國。從更大的層面來看,必須有人站出來對這些迫害好人的犯罪者說,你們不能這樣做。這裏是美國。我們有責任維護美國的法律,保護美國的公民和居民受美國憲法保護的權利。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