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策加劇貧富差距 「共同富裕」欺人變自欺
 
2023年9月16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共同富裕」是中國共產黨政府多年來一直強調的美好願望,現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更是不斷提及實現「共同富裕」的時間表,不過,最新的統計數據卻顯示,中國的現實距離「均富」愈來愈遠。

據美國之音報導,繼青年失業率創新高、大型房地產企業嚴重資不抵債之後,中國當前的貧富差距已經擴大到1985年有紀錄以來的最高點。

日本經濟新聞引用中國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指出,中國城市地區個人收入差距愈來愈大,現時最富有的20%城市家庭收入,已等於最窮20%家庭的6.3倍。而且前20%富有家庭在2022年的所得收入,較2021年增加4.5%,相反最窮20%城市家庭收入按年僅增加1.3%,令貧富差距拉得更大。

農村的情況更為嚴重,最富和最窮的兩階層之間的收入差距更高達9.2倍。瑞銀集團及其子公司瑞信的報告顯示,目前中國最富裕的1%人口掌握著全國超過31%的財富。分析指中國面臨龐大債務問題,是擴大貧富差距的原因之一。因為擁有龐大資產的富裕家庭和企業,可受益於延遲處理債務所產生的利息,而貧窮人口和小微企業面對經濟下滑卻手足無措。

專家指出,另一個造成貧富懸殊加劇的原因,是中國政府對貧窮問題的處理手法是「口惠而實不至」。日本經濟新聞分析道,過去3年在習近平的清零政策下,餐飲、旅遊和娛樂等服務業從業人員失去工作或遭到減薪,也因此導致中國國家統計局公佈今年6月的青年失業率達21.3%的歷史新高。

曾擔任青海政協委員的光傳媒創辦人王瑞琴,直言中國政府根本沒將改善貧窮老百姓的生活放在考慮重點。她對美國之音說:「在美國若失業了,就會納入政府的保障網內。但如果在中國失業,根本沒有人會幫助你,於是生活過得愈來愈困難。」

另一方面,中國政府的國營企業缺乏類似發達國家企業的規範,很多國營企業從業者的薪金遠高於非國營企業從業者。據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2021年的全國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為106,837元人民幣,相反私營企業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只有62,884元人民幣,兩者差額為43,953元人民幣,非私營單位平均工資是私營單位的1.69倍。而且到了2022年,非私營單位和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差額更增至48,792元人民幣,非私營單位平均工資是私營單位的1.74倍,可見兩者收入差距進一步拉大。

中國獨立經濟學者鞏勝利認為,中國國企有政府撐腰而旱澇保收,很多東西都不透明,而中小私企及其職工卻只能隨著經濟形勢的波動而起伏不定,這也是貧富差距急劇擴大的重要原因。

在2021年,招商銀行年報顯示支付員工薪酬以及為職工支付的現金接近600億元人民幣,員工平均年薪達65萬元人民幣。可是年報亦同時公佈行長兼首席執行官田惠宇,稅前年收入為419.8萬元人民幣,執行董事劉建軍和王良的稅前年收入為306萬元人民幣,多名副行長和高管人員年收入超過300萬元人民幣,因此低下階層員工的年薪跟最高層差距其實可以很大。

不過由於習近平提倡所謂的「共同富裕」,過去幾年來大力打擊「炫富」行為,以此來掩蓋中國的貧富差距。早於2013年,中國政府便禁止國營電視臺和電臺播放奢侈品廣告。到了2021年,社交媒體抖音刪除超過2,800條「炫富」的影片,也因此對接近四千個賬戶作出懲罰。國營投資銀行中國國際金融股份去年更向員工發出內部告示,要求員工坐飛機的時候禁止乘坐商務客位。故此就算高收入人士賺得遠比其他人多,現在的生活也轉趨低調,不會公開進行高消費行為。

新疆一家企業主管的太太告訴美國之音,她丈夫在新疆的公司擁有兩千名員工,資產達數十億元人民幣。她表示自己的生活很簡單,就是跟密友喫飯的時候喫得清淡,偶爾需要應酬的時候才會喫得比較豐富,在有空的時候就去健身,每一年去兩三次外國旅行,現在也很少花費幾百萬元購買奢侈品,這樣做就是怕沾上炫富的惡名。

另一邊廂,住在雲南省昆明市的朱承志,他本來是貧苦農民出身,後來棄農到城市擔任苦力和工人等低收入工作,人到中年的時候儲到錢便成為小企業的老闆,做一些買賣,每個月賺到一萬多元人民幣。可惜好景不常,經過數年的疫情之後,他的店倒了,又因為已經五十多歲,所以只能當司機,每個月只有三千元人民幣收入。對他來說不幸中的萬幸是現在居住的地方是不用交租,所以每天自己做飯喫,不會在外喫飯,每天飲食費用只花數十元也是勉強夠用。他告訴美國之音,儘管可以維持溫飽,可是他的生活也有隱憂:「如果只是患上小病還好,要是重病的話就恐怕難以負擔醫藥費了。而且就算從前賺得比較多的時候,我也不敢作出什麼高消費,現在就更不用想了。其實我的情況已經還好了,因為我知道很多人根本連三千元也賺不到。」

2021年8月17日,習近平在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講話中,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共同富裕時間表」,指出到2025年結束「十四五」的時候,「居民收入和實際消費水平差距逐步縮小」,到了2035年要實現「基本公共服務實現均等化」,在二十一世紀末更要將「居民收入和實際消費水平差距縮小到合理區間」。

觀察人士指出,在這些本來已經很「務虛」的口號面前,無情的數據和個案所顯示的是「共同富裕」和現實社會完全脫節,中國貧富差距不但沒有縮小,反而愈來愈大。△
 
分享:
 
人氣:34,05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