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青年失業率高漲 中共坐等火山噴發 (圖)
 
2023年6月2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據大紀元記者寧海鍾、駱亞報導,大陸青年失業率高漲,專家認爲,中共當局缺乏有效解決失業的辦法,現在擔心失業問題演變成政治問題,如同坐在火山口。

千萬憤青恐是北京的一大噩夢?

中共國家統計局最近公佈城鎮調查失業率,其中在16至24歲人口失業率部分,創下2018年有統計以來的最高峯20.4%。這意味着每5名青年中就有一人處於就學而未就業的失業狀態,較2018年4月10.1%呈現倍數成長。而且官方數據歷來被質疑有水分。

受疫情影響,大陸青年過去數年已就業難,前幾年的大學畢業生還找不到工作,新的畢業生又加入。據官方數據,今年將有創紀錄的1158萬名大學畢業生走出校門。

青年失業正成爲巨大的社會陰影,失業狀況透過不同渠道釋放。

2021年河南省國企菸廠招聘一線操作員,高達3成是碩士學歷;陸媒財新網報導,今年2月山東一國營企業的人資部門表示,徵才1000人迎來10萬人報名。消息顯示,研究生就業難度也在加大。天津一名碩士生投逾百份簡歷,一直未獲得滿意的錄用通知。

《金融時報》5月29日發表題爲「信心是個大問題,大陸經濟復甦乏力」的報導,一名來自山東、現年25歲的大學畢業女生Anna Li形容,今年是她印象中找工作最難的一年,甚至比疫情期間還難。因爲她已經投了半年簡歷,但至今一份錄取通知書也沒收到。

大紀元4月17日報導,許多大學畢業生在家「啃老」,還出現「全職兒女」熱潮,即大學生全職在家照顧父母,由父母發工資。

一張南昌大學數學與計算機學院內部會議的大屏幕截圖顯示,截止4月7日,該校今年應屆本科畢業生:未就業238人,佔總人數的73.23%。


(網絡截圖)

中央社5月30日報導說,大陸青年勞動率下降將有嚴重後果,除影響經濟消費,千萬失業者若轉成憤青恐是北京的一大噩夢。

報導說,大陸青年失業率突破20%,短期間內無解方,「躺不平、捲不起」苦悶世代來臨,當學歷不被社會所用,甚至連溫飽都出現問題,千萬失業憤青將是中共維穩重大問題。

當局拋出的化解失業問題招數 被指效果有限

目前,北京正推動國有企業僱用更多的畢業生,爲企業招聘年輕人提供補貼。5月,當局要求國企今年僱用的畢業生人數至少要達到2022年的水平。

臺灣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5月31日對大紀元表示,現在整個大陸經濟正在往下走,在供應鏈移轉之後,大量的企業從大陸撤出,失業壓力會更大。「你要企業增加僱用,它沒有這種需求,加上全球經濟都往下滑,(所以)看起來力道有限。」

大陸問題專家王赫6月1日對大紀元表示,當局給國企下硬指標要求招人,但國企自身也很不好過,本身人員臃腫狀態長期存在,吸納新生勞動力能力很差。

另據《北京商報》報導,2023年多省公務員擴招超50%,據統計,擴招幅度最大的省份擴招接近80%。招錄政策面嚮應屆畢業生擴招、支持人才到基層就業。

王赫表示,相對於求職的大學生人數,政府公務員擴招的數量還是有限,因爲各地財政很糟糕。招村助理、社區助理,可能更多屬於沒有公務員編制的,只是暫時給你找點事幹,將來你考公務員提供點優惠,就是作爲一種延緩措施。

針對失業問題,中共還宣稱年輕人應「自找苦喫」,鼓吹「上山下鄉」。

5月3日,習近平曾在一封給大學生的信中,鼓勵青年走進鄉土、要青年人「自找苦喫」;而廣東省政府則建議把30萬找不到工作的年輕人送到農村幹活。令人聯想到中共前黨魁毛澤東在1950年代發起的「知青下鄉運動」。

5月11日,新上任的常務副總理丁薛祥在青年就業會議上稱,引導高校畢業生到城鄉就業。

王赫認爲習近平提出青年人要「自找苦喫」,搞「上山下鄉」,是開歷史倒車。「當權者把國家搞得一塌糊塗,現在卻讓青年們來喫苦,要自找苦喫。這等於將他們逼上梁山。」

「阿拉伯之春」的啓示 專家:中共坐在火山口

王赫對大紀元表示,大量有知識的青年失業,它不僅是個經濟問題,也是個社會問題,還會演變成一個政治問題。中共最擔心的是它會變成一個政治炸彈,就像「阿拉伯之春」一樣。

2010年底起席捲阿拉伯世界的一次顏色革命——「阿拉伯之春」,最初也是由於失業率高漲,使整個社會如干柴烈火。導火索是突尼斯一個年輕人因經濟不景氣找不到工作,做起小販卻遭受警察和市政官員粗暴對待,後自焚身亡。這一事件引起了全國的政局突變。

王赫認爲大陸的形勢現在跟突尼斯有些類似。「最近按照官方的數據,1至4月份大陸工業企業利潤(同比)全部大幅下滑,企業賺不到錢,而且大量的企業外遷,經濟增長實際上可能很糟糕,甚至是負數,對就業形成了很大的打擊。」

他說,動態清零防疫政策結束了之後,大陸經濟仍然這麼差,這說明是結構問題、制度問題,再加上國際經濟環境的惡化,李強這一屆政府很難解決。

謝金河也表示,本來當局應該讓人民休養生息,但近年一直維持戰狼外交,不斷地在國際上製造緊張,對大陸經濟內部的殺傷力會更大。

在經濟不景氣的非常時期,當局加強包括網絡管控和政治審查。近日傳出,廣東省政府部門對應聘公務員提出新的政審標準,應聘公務員者,除了參加各種考試之外,更被要求交出個人抖音、微信、微博等社交媒體登錄賬號的密碼,官方要覈查他們已發表的言論。

中共網信辦公佈最近兩個月已經處罰自媒體賬號近93萬個,其中超過6.6萬個賬戶被永久關閉,超過2000名「自媒體」經營者被約談。

謝金河認爲,中共多年來大量國家資本投在維穩上面,對於社會監管十分嚴厲,年輕人想反抗有相當程度的困難,「雖然社會有一些憤青,但是他們一旦有人站出來馬上就被抓走了,不是很容易。」

2022年11月,全國各地曾爆發反封控抗議活動。年輕人走上街頭高舉白紙,表達對當局的不滿,並喊出「習近平下臺」和「共產黨下臺」的口號。這場運動迫使當局在12月初宣佈結束防疫封控,但事後許多抗議的參與者被抓捕。

王赫則指,現在就業形勢、經濟的困難和政治上的險惡局面糾結在一起,習近平也沒辦法,只會強行地壓下去,但是解決不了根本問題。最終激化矛盾可能超出當局的掌控。「所以中共現在坐在火山口上,等着火山噴發。」
 
分享:
 
人氣:16,794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