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領導班子一夜露底 違反習總指示罪莫大焉
 
杜耀明
 
2023年9月15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 一場通宵達旦的黑色暴雨,不僅癱瘓了香港,連特區領導班子的才能也一夜露底。

特首李家超自稱「為民生、拼經濟、做實事」,果斷執法,更常掛咀邊,但當晚黑雨連天,水浸連城,他整晚除在臉書出了一則貼文表示關注,卻未見他有何果斷行動。特區政府也同樣低調行事,通過新聞處發布幾則於事無補的簡訊而已。

正當網上流傳香港各地頓成澤國的驚恐片段,其中不少路面水深及腰無法通車,個別地鐵站更遭水淹,香港已變成異域。暴雨侵襲中,究竟全港災情如何,巿民如今是否身陷險境,不同地區巿民有何風險,如何趨吉避兇,以至簡單如明天的公共交通服務是否如常、會否停課停工等等,都是巿民的切身問題。奈何特區領導班子整晚集體隱形,也沒有動用「緊急警示系統」,甚至對於是否不用上班的立場也模棱兩可。政府如何認真應付雨災,市民不得而知,難怪網民指高官「瞓咗」(睡了)未醒。

直至黑雨警報發出後十六個半小時,政務司長率領一眾官員開記者會交代災情,會上一再強調今次雨災是「五百年一遇」。李家超在所有暴雨警告取消後亦現身,回答記者提問,除了重覆災難百年一遇,重點更在於他昨晚一路指揮各部門如何應對。其後高層又向傳媒吹風,原來政務司長通宵統籌應對災情的工作,看來是回應政府集體「瞓咗」的指責。

不過,政府若說天災不由人,領導班子已盡全力,因此非戰之罪的話,或可擋住庸懶的指責,卻又自暴其短,因為官員盡心盡力了,也搞得如此局面,惹來怨聲載道,豈非招認自己技止此耳,無力處理危機?更何況,他們不懂反省,面對今次的爛攤子,政府不僅沒有設立調查委員會尋根究底,徹底檢討不足之處,更將問題歸咎於暴雨的「五百年一遇」,來替自己的不作為辯護,由他們來帶領香港,可以讓人安心嗎?

這幫統治者的最大欠缺是常識和謙卑。暴雨肆虐不休,正如身處疫情一樣,市民最需要的是安全和安心。政府除了提供緊急救助、庇護居所、應付水患之外,更重要是讓市民安心自處,有事求助有門,無事靜待黎明。一般人最關心首先是這場罕有雨災對他們的安全威脅(如附近水浸及山泥傾瀉情況),以至生活影響(明早可否上班上課);二是知悉政府各部門的救援服務,有需要時查詢情況以至尋求幫助;三是讓市民參與,鼓勵他們向政府提供情況,並且發揮守望相助的精神。政府若能適時提供相關資訊,保持溝通渠道暢通,相信市民也會感到政府與你同行,共渡時艱。

由此來看,特區當局當晚發布的幾篇新聞稿和特首一篇臉書貼文,如何能滿足市民的資訊、溝通及實際需要,令他們安心自處,可想而知,此處不必贅述。若還辯說當局全力以赴,不但令人懷疑其辦事能力,甚至認知及判斷能力也非常不濟。

根據天文臺記錄,在9月7日晚上11時左右發出黑色暴雨警告之前,港九新界六個地區已經錄得超出或接近黑雨的雨量記錄(70毫米),不少路面出現嚴重水浸。其中北區由下午6時45分開始,除一個小時未及黑雨門檻(69毫米)之外,雨量均遠超出70毫米,個別時段更高達150毫米。不過,當局遲至黑色暴雨警告宣佈一刻(晚上十一時零五分),才啟動保安局轄下的緊急事故監察及支援中心開始應變工作,而警方於十一時許接獲深圳排洪通知,才轉告各部門,採取應對北區狀況的措施。

當局應該知道,緊急應變刻不容緩,寧早莫遲,寧濫莫缺,在最後一刻才啟動工作,只會應接不暇,一面忙於解決現存的問題,同時又要應對不斷出現的新情況。不幸是,應變中心一上場還未熱身,便遇上1884年以來最高雨量的一小時,十三個地區錄得黑雨的雨量,又怎能不潰不成軍呢?

雨災來臨,無人可擋,但及早應對搶佔先機,與民同行排難解紛,卻是政府應有之義。奇怪是,今次應對雨災的三頭馬車—特首李家超、政務司長陳國基、保安局長鄧炳強,都是國安要員,理應深明大義,雨災襲港事涉國家安全的多個重點領域,不能掉以輕心。否則的話,即使災情處理不善是否有違《國安法》可以撇開不理(反正執法與否都由他們決定),但單是削弱了市民的安全感,就肯定違背習近平主席勒令提高人民羣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的重大指示,那就罪莫大焉,非同小可了。△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
 
分享:
 
人氣:32,747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