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前駐華大使:不善待自己國民的政府又豈能善待他國!
 
2023年9月8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 法國前駐華大使黎想(Jean-Maurice Ripert),近年來頻頻針對中國與俄羅斯問題發表評論。雖然他在中國的任期只有2年時間(2017年至2019年),但是他是法國政壇上少數敢於面對中共和俄羅斯堅持原則的政治人物,而且也是一位敢於說出內心真實想法的外交官。

據法廣中文報導,今年四月四日,在法國參議院舉辦的有關外國勢力滲透的聽證會上,黎想對俄羅斯以及中共政權的實質發表了大量的評論。他的真誠和直率的言論在只會王顧左右而言他的職業外交界實屬罕見!他強調自己不過是作為一位負責任的公民參與公眾討論,不過是高聲說出了許多在職的外交官敢怒而不敢言的心聲。

不善待自己國民的政府又如何可能善待他國

黎想在聽證會上再次明確此前他在媒體上發表的言論:法國的一些政黨成員訪問莫斯科之後並不是空手而歸。他還就法國前總理拉法蘭在中國的行為明確表示:拉法蘭在協助法國企業進入中國市場方面確實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是,他牽頭組建的基金會在中國的活動十分曖昧,缺乏透明。他尤其講述了一次十分令他驚訝的事件,他在北京機場迎接法國政府一位國務祕書時,意外遇到拉法蘭率領一個團隊,團隊的成員們當時非常不自在,據介紹他們因中共政府邀請來出席一次有關民主政治的討論會。據介紹,當晚在中共政府組織的會議上,這些法國人高舉着習近平思想新書,猶如上個世紀六十年代法國的毛派支持者們高舉着毛澤東的紅寶書一樣,類似的場景令人感覺十分詭異。

他在聽證會上針對法國的親俄派以及親中派的政客以及企業家評分析說,他們中絕大多數並不是貪腐腐敗的官員,他們被稱為是法國狗熊或者法國熊貓,他們在中國受到高規格的接待,他們受寵若驚,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重要性,無論是俄羅斯還是中共都在對外友好交往中注入大量國家資金。因此,這些法國人會認為有必要配合,接受中方的條件,至於在這些國家運營的企業,自然是無條件地接受任何來自官方的要求,但是,這些國家並不是法制國家。

大使在聽證會上舉例說,加拿大逮捕孟晚舟之後,隨後抵達北京的倆名加拿大人一下飛機就遭到逮捕。他特別警告那些今天依然對俄羅斯以及中共政權依然存有幻想的人說:一個不善待自己國民的政府又如何可能善待他國!

必須嚴格捍衛自己的原則

當被問到應該如何與獨裁政權相處時,他的回答是:首先必須嚴格捍衛自己的原則。普京的行為是完全可以預測的,歐洲自然應該與俄羅斯達成協議,但是,或許並不是普京的俄羅斯。俄羅斯是一個歷史悠久文化燦爛的國家,俄羅斯人民有權擁有一個比普京更加出色的領導人。

當被問到對法國政界人物接受華為以及俄羅斯天然氣集團類似的集團工作是否感到震驚時,大使回答說,華為並不是一個簡單的手機生產商,當華為在非洲的電信設備按照一帶一路規畫,將電信鋪設路線以及附帶服務 從吉布提一直鋪設到塞內加爾的佛得角時,中國人的目標是什麼就十分清除了。他認為反對外國滲透的關鍵是喚醒法國民眾,只有將公民社會動員起來,才有可能遏止外國滲透。

法國的雙月期刊的專訪內容

法國的雙月期刊《Projet》在今年7月訪問了法國駐北京大使黎想,並把採訪內容以《歐盟(團結)就是力量》 (L『UE fait la force )為標題,刊登在雙月期刊上。大使在訪談中特別強調歐盟團結一致捍衛歐盟的價值理念的重要性。以下為訪談內容:

Projet:您如何描述中共政權的性質?

Jean-Maurice Ripert:我於 2017 年 7 月抵達中國,當時正值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夕,習近平的專制政權宣告成立。讓我們明確一點:這個政權已經變成了獨裁政權。我立即被共產黨控制社會的方式所震撼。

中共現在理論上已經實現了雙重突破。首先是與人權的普世價值決裂,中共公開否認人權的合法性。其次是與自 1945 年以來我們所熟知的以聯合國為中心的多邊國際秩序決裂。今天,中共政府在國際生活的各個領域建立機構,與聯合國直接競爭。

中共的目標是通過建立自己的機構來削弱聯合國的專門機構,為自己的利益服務。通過 "一帶一路 "倡議(BRI)——或稱 "新絲綢之路"的巨額投資,試圖通過將新興國家團結在自己周圍來建立新的國際秩序。中國不再是地理上位居中心之國,而是要成為世界的中心。

誠然,我們需要改革當前的多邊體系,因為它進展得並不順利。但這一現實與中共想要強加的模式有着天壤之別。

Projet::您如何評估今天中國的人權狀況?

Jean-Maurice Ripert:我們看到幾乎所有的公眾自由都受到壓制。沒有新聞自由,沒有集會權,沒有自由工會,沒有示威權,沒有文化或語言權……看看藏族、維吾爾族或蒙古族的遭遇就知道了——沒有人談論他們。我們所知道的一切形式的自由都被碾碎了。

還有我稱之為獨裁 4.0 的發明:我在中國時北京政府正引入的著名的 "社會信用"體系。每個公民都有一個信用證,當他們的行為不符合當局設定的期望和標準時,就會被扣分。懲罰可以是經濟上的,也可以是職業上的,甚至包括被遣送回鄉,這無異於經濟和社會死亡。以前,如果你想得不對,就會受到懲罰。

如今,你的懲罰取決於你的行為,取決於黨的決定。你怎麼能想象,如果世界變成了中國的,它就不會以同樣的方式運轉?

Projet:2022 年 8 月,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發布了一份關於新疆侵權行為的規模和嚴重性的報告。然而,民主國家似乎無力改變現狀……

Jean-Maurice Ripert:這份報告的發表說明了在國際層面遇到的困難。但需要指出的是,這份報告是在中共的壓力下,在米歇爾-巴切萊特作為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的任期結束時發表的。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以微弱多數(17 票贊成,19 票反對,11 票棄權)否決了就該報告進行辯論的決定。

聯合國工作的難點在於如何代表所有會員國,而這些會員國在新疆問題上有時極為曖昧。這並不是因為他們同意中共的做法,而是因為他們中的許多人不想冒被排除在新絲綢之路大規模投資之外的風險。

對許多人來說,中共是一個基本的經濟和商業夥伴,與之鬧翻是有風險的。2019 年,伊斯蘭合作組織的十幾個成員國甚至發表聲明,支持中共在新疆的政策,儘管被屠殺的是穆斯林。發達國家停止了對聯合國的資助,而中共卻大肆向聯合國提供資金。

Projet:從外交層面,法國是否有可能在經濟與人權領域兩者得兼?

Jean-Maurice Ripert:當然有可能,但是,不一定保證成功。但是,無論是法國還是歐盟外交都應該嘗試。面對獨裁專制體制必須立場堅定,否則就不可能令人信服。推行兩面派的外交則不可能獲得他國的尊重。在必要的時候,必須能夠堅決的說:不!比如說,在新疆問題上,歐洲外交團體對此立場一致,態度強硬。

Projet: 但是,一些法國的政界人物,例如前總理拉法蘭等人,給人感覺這種一致性存在缺陷?

Jean-Maurice Ripert:前總理拉法蘭被外交部授命負責法國企業在中國的發展,在這一領域,他的工作曾經十分出色,尤其是在援助中小企業方面.他在中國有許多關係,他對中國也十分了解,法國使館與他合作十分和諧。但是,當他作為「展望與創新基金會」負責人去訪問中國時,他的角色就十分曖昧。有一天,我到機場去迎接一位去中國訪問的政府部長祕書,看到拉法蘭率領一個團隊的成員同機抵達北京,他們當時見到我感到十分尷尬.問他們之後才知道,原來他們被邀請去北京出席一個中方牽頭舉辦的民主政治討論會。他們在會上還分發了習近平思想一書。就我個人而言,我是反對類似的做法的。如果法國政界人物如此行為,那麼,法國又如何能夠要求中國人尊重人權尊重國際條約呢?

Projet:中共政府提出新時代新秩序,習近平要引領全球,他們會把我們帶向何處?

Jean-Maurice Ripert:中國經濟已經今不如昔,中國已經不再是世界工廠。許多國家都對中國感到擔憂。就以斯里蘭卡為列,他曾經是一帶一路計畫最早的受益國,但是今天,中國已經陷入嚴重的債務危機,民不聊生,國家瀕臨崩潰。此外,烏克蘭戰爭也給北京帶來了麻煩,北京外交政策根基不幹涉他國內政的政策似乎有些難以自圓其說。

北京將香港與臺灣視為自己的領土,計畫使用解決香港問題的方式來解決臺灣問題:逐漸派遣內部人員佔據政治,經濟以及服務行業的關鍵要位。在香港問題上,國際社會任由北京公然違背國際條約。世界將走向何處去?在美中俄三方關係上,中俄其實處於競爭地位,而並非是同盟。俄羅斯說到底是想恢復昔日的輝煌,除了美俄對抗之外,其它都不存在。而中共期待能夠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建立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兩極或者多極世界。下一步要看其他國家,尤其是歐盟是否能夠捍衛自己的價值理念打造一個真正的多極世界,要應對中國,多極主義必須涉及全世界所有的國家。

Jean-Maurice Riper,1953年出身於學者及外交官家庭,早年畢業於巴黎高等政治學院(Scienpo Paris )以及法國國家行政管理學院(ENA)。1983年開啟外交官生涯,曾經先後擔任法國駐土耳其,駐俄羅斯以及駐中國大使。△
 
分享:
 
人氣:32,816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