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拉格爾:美國對中國投資是資助自己的毀滅
 
2023年9月13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美國會眾議院中國特設委員會主席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 星期二(9月12日)在紐約舉行的聽證會上表示,該委員會與華爾街高管進行的兵棋推演顯示,若中國啟動對臺灣發動戰爭的準備,整個美國經濟和銀行體係將受到嚴重威脅,而且這個風險也會超出臺海衝突的範圍。他批評華爾街忽視中共的威脅,說他們「傾向於戴上金色眼罩並追逐永遠不會到來的收益」,而美國對中國公司的投資使美國處於資助自己的毀滅的風險。

美國會眾院中國特設委員會星期二在智庫外交關係協會紐約辦公室舉行的聽證會一開始播放了前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海軍上將對臺海局勢做出評估以及外交關係協會的經濟問題專家瑟澤(Brad Setser)有關臺海戰爭對美國經濟、金融體系、美國企業可能帶來的巨大衝擊的視頻。戴維森海軍上將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正在按照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指示,為在2027年前對臺灣發動戰爭並贏得這場戰爭做準備。

兵棋推演顯示中國攻打臺灣給美國帶來的系統性風險

眾議院中國特設委員會主席加拉格爾在開場白中說,星期一晚上,委員會請多位華爾街高管參加了一場兵棋推演,推演的重點不是導彈和魚雷,而是製裁、航運路線、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系統、供應鍊和經濟戰的其他領域。

「我們看到,如果中國開始啟動入侵臺灣的準備工作,我們金融體系的損失和代價與俄羅斯烏克蘭戰爭開始時造成的損失相形見絀。整個美國經濟和銀行體係將受到威脅。隨著全球航道關閉、航運保險費飆升、供應鏈崩潰以及全球衝突的幽靈加劇,股市將急劇下跌,導致全球金融體系進一步混亂。美國人可能會看到他們的養老金縮水,他們的銀行賬戶會出現大量的現金流失,」他說。

加拉格爾:美國在華投資者就像被溫水煮熟的青蛙

這位來自威斯康星州的共和黨眾議員說,在他看來,中國對臺灣發動戰爭的風險遠遠超出了臺海衝突的範圍。

「美國在華投資者就像大家常說的被溫水煮熟的青蛙。中共正在將日常商業行為定為犯罪,這些行為通常是履行對投資者、股東的信託義務所必需的,例如盡職調查、數據收集、獨立的公司治理,」他說。

該委員會的民主黨資深成員拉賈·克里希納莫提(Raja Krishnamoorthi)在開場白的聲明中強調,中共的一些做法對美國人造成的損害並不只限於華爾街。

「中共採取了激進的措施,以犧牲美國的利益為代價來推進其經濟利益。針對中共經濟侵略行為帶來的這些風險,不採取任何行動不是一個選項。這些風險傷害了最小城鎮和最大城市的人們。受到威脅的行業包括從愛荷華州的玉米和大豆田到威斯康星州的工廠再到華爾街的交易大廳,」他說。

談到中共的威脅,華爾街往往會戴上「金色眼罩」

除了討論中共對臺灣發動戰爭給美國帶來的系統性風險之外,加拉格爾與克里希納莫提在聽證會上都批評了華爾街為了利潤而對中共的威脅熟視無睹,好像中國根本不是一個威脅。

加拉格爾說,幾個月前,華爾街一家主要的資產管理公司負責人在他的辦公室對他說,中國在今後五年攻打臺灣的機率為零。另一位高管對他說,美國永遠不會對中國施加真正意義上的製裁,即使北京攻打臺灣。

「華盛頓和華爾街似乎是兩個不同的國家,講著完全不同的語言。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些銀行和資產管理公司擁有極其複雜的風險價值模型來研究波動性和相關性。但當談到進行種族滅絕的共產主義政權帶來的系統性風險時,他們往往會戴上金色眼罩,追逐永遠不會到來的收益,」他說。

他在聽證會上披露了一個事實:與委員會成員見面的華爾街高管,除了少數人以外,幾乎都要求不要透露他們的身份。他說,這些正是那些對去香港或北京而不覺得有任何問題的同一批人。

美國人在為自己的毀滅提供資金

加拉格爾說,他與克里希納莫提最近對一些把美國的退休金投入到幫助為解放軍建造航空母艦、為空軍建造下一代隱形戰鬥機、為解放軍建造砲彈的公司的華爾街公司展開了調查。這些中國公司都是被美國政府列入黑名單的公司,而華爾街對投資於這些公司不覺得有任何問題。

他描繪了這種做法可能造成的後果:「想像一下,如果戴維森上將擔心的災難性場景真的發生了,中國軍隊可能會用美國資助的武器向我們在臺灣的朋友以及很可能還有美國軍人雨點般的投射導彈。他們可能在使用矽谷風投資金幫助他們構建的人工智能定位系統。簡而言之,我們面臨為自己的毀滅提供資金的風險。」

克里希納莫提舉例說,美國政府僱員的退休養老金項目「節儉儲蓄計劃」中的115個共同基金裡包含了20多家受到美國政府制裁或是列入觀察名單的中國公司或其子公司,而這些公司為中國軍方生產戰鬥機和船艦引擎等,從而構成了直接的國家安全風險;而且這些公司還使用強迫勞動生產服裝、家用電器和醫藥產品等。

「通過投資這些公司,我們冒著支持中共軍隊、壓迫和侵犯人權的風險,」他說。

這位來自伊利諾伊州的民主黨眾議員說,這並不是美國投資人面臨的唯一風險。他指出,截至今年1月,有250多家中國公司在美國的交易所進行交易,總市值超過了1萬億美元。

克里希納莫提說:「這些是美國人每天投資的股票。但這些股票並不具備大多數美國人認為的標準投資人關係。它們的公司結構複雜,風險巨大。與此同時,中共正在打擊披露風險的行為。中共通過打擊盡職調查來做到這一點,以至於美國商會表示'無法正確評估風險'」。

加拉格爾認為,美國的養老金、捐贈基金和退休儲蓄沒有受到保護,而是被中共騙走了。

「欺詐、虛假會計和徹頭徹尾的謊言是共產主義制度的普遍現象。把從事種族滅絕的共產主義政權作為商業夥伴不是成功的祕方。它是引發系統性風險的祕方,」他說。

正是鑑於這種風險,拜登總統今年8月簽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國對可用來增強北京軍事能力的關鍵技術行業進行新投資,包括禁止美國的風險資本和私募股權公司向中國開發半導體和其他微電子、量子計算機和某些人工智能應用的努力投入更多資金。美國商務部去年10也出臺了禁止向中國出口高端芯片或生產這種芯片的設備的限制措施。

加拉格爾認為,這只是第一步,但決不能是最後一步。他認為,國會必須通過立法的形式確保美國的資金不會資助中共的高科技野心,包括人工智能、量子計算和半導體,還有生物技術、定向能、高超音速、先進製造、空間技術以及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事工業綜合體相關的任何東西。

前證交會主席:政府需制定明確和一以貫之的政策,市場會做出反應

在聽證會上作證的前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傑伊·克萊頓(Jay Clayton)強調,投資者需要金融穩定和連貫的政策來做出好的投資決定。

「投資者非常善於對良好的信息做出反應。投資者非常善於對財務指標和審慎的要求做出反應。金融機構是這樣的。投資者沒有信息來很好的處理有關人權、國家安全和貿易政策方面的問題。這些是政府的事情,」他說。

克萊頓認為,國會和美國政府部門應該進行有關的兵棋推演,讓美國企業界了解可能存在的風險,減少任何投資和資本流動上的突然變化帶來的風險。他說,如果政府指出明確而一致的方向,「市場對政策做出反應的力量是驚人的」。△(轉自美國之音)
 
分享:
 
人氣:31,211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