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痛不如短痛:中共崩溃后,中国会怎么样?
 
颜纯钩
 
2023年8月22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有网友留言,说中共崩溃是长痛与短痛的问题,这也正是我的想法。中共在是长痛,中共崩溃是短痛,长痛短痛都要痛,宁肯短痛也不要长痛。中共在,怎么改都是中共独裁,中共不在,中国人才有起死回生的机会,两相比较,短痛是要接受的痛,长痛是不可接受的痛。

中共崩溃后,中共政权就散了,地方政府有的也垮了,有的可能维持。中央没有钱拨下来,各省都是赤字,日子难过。中央失踪,行政没有方向,地方政府没钱,也没有权威,民众不会服从,社会必将大乱。

更糟糕的是,中共统治七十多年,灌输一套违背人伦常理的价值观,社会恶质化严重,有道德理想与承担的人少,无视法纪损人利己的人多,要凝聚社会共识﹑追求理想国体的难度更大,这个过程需要多长时间,没有人知道。

中共崩溃一定基于国家财政崩溃,到那时,大量退休金谁来发放?医保如何维持?公安武警因欠薪无法执勤,社会治安靠谁维护?政府失去管治能力,社会失序,天下大乱,百姓如何自保?这些问题,想起来就令人心焦。

但中共崩溃后,也并非一点好处都没有。首先,没有中共的独裁统治,人民最先得到的是自由,国家所有制不存在,个体经济自由生发。市场自我调节,有需求就有供应,有生产销售就有循环,市场机制会最先恢复,这是人民休养生息的条件。没有中央,没有政府,没有军队,市场一样存在,经济活动照样进行,甚至会比中共崩溃前更有活力。

其次,中共崩溃后,独裁管制不存在,市场出现前所未有的空位,一定有不怕死敢冒险的外资,包括港资台资再度进入,这也为乱世带来一定的生机。大陆本身的私企,没有了政府的压迫与剥削,对未来寄予新的希望。有人开店,就有人求职,有人开厂,就有人打工,有新产品就有销售,有市场就有资金投入,有收入就有再生产的可能。经济慢慢修复,社会机器重启,虽然过程痛苦,但充满希望。

再次,庞大的政府机构要么消失,要么大量缩编,省下巨额行政开销,地方政府容易应付紧绌的财政。中国人不要养大量贪官污吏﹑皇亲国戚与政府冗员﹑不要照顾退休老干部,不用养军队武警公安,不用花钱维稳,更不用花巨额公帑去「支援世界革命」。那时地方政府的税收,全部都可以用到公众身上,当然,前提是建立有效的公众监督。

最后,中共崩溃后,中国人瞻望前景,有台湾的民主制度与港英的法治作现成参照,大量从西方学成回国的专业人士,以切身体验为政治改革呐喊助威,这都是中国走向民主体制的有利条件。沿海省份需要资源与市场的幅地,内陆省份需要对外通商,长期分裂不利于经济发展与文化交流,因此不同省市之间通过谈判而合作的机会还是存在的。当其时,台港制度优势将再度向北幅射,为中国的民主进程再作贡献。

最理想的状态,是中央崩溃后,共产党宣布解散(如俄国),地方政府与军队中的有识之士,抛弃社会主义体制,站在地方利益的立场,管理好地方事务,安邦恤民,慢慢过渡,开放党禁报禁,筹备各级民主选举,那样的过度,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当然,要经历一段无政府状态,时间有长有短,动乱有轻有重,有的规模小,有的时间长。各省市之间也会有矛盾冲突,互相之间有关防,又要做生意,搞得不好开战也有可能。

这都是一个过程,即使发生武装冲突,谁都无法消灭对方,只是互相消耗,很不合算,因此最终仍要和谈了事。和谈的结果,便是利益均分,互相制约,之后可否在共同利益基础上,达致某种形式的联邦,那就要看中国人的造化了。

唯一可以阻止中共崩溃的,还是中国人自己。要是社会坏到头了,中国人还是选择黑压压跪倒在政府门前,年轻人在家里躺平,中产麻醉自己,退休老人准备吃草,那中共当然不会崩溃,那就是长痛之局,那就是中国人自己选择的未来。

中共崩溃是大概率事件,不管你愿不愿意﹑信或不信,崩溃总会发生。崩溃后不会风平浪静,要经过一段长时间的磨难,最终重头收拾旧河山,打造一个新中国。或许,大中华版图从此分裂成若干个小国家,小国也没什么不好,只要百姓安居乐业,小国就小国(好像立陶宛),可能比大国更容易管理。但出于长期经济利益,小国仍要寻找互利的模式,到时又是另外的选择了。

中共崩溃最令人无法想像的,是那些核弹头怎么办?最终会落到谁手上,他又会如何安置那些灭绝人性的武器?这真不敢想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且留待历史去见证。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面对如许可悲的国运,一介文人忧心忡忡,有时未免想多了。面对所有无解的难题,除了中共崩溃,我不知道中国还有什么出路,香港还有什么起死回生的机会,台湾还有什么安全的保障。一厢情愿也罢,胡思乱想也罢,以上推测就是我目前的认知,对与错不在乎,我只希望能活到验证自己看法的那一天。 (转自作者脸书) △
 
分享:
 
人气:36,480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