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遇到大麻煩 習近平祭出障眼法(圖)
 
魏京生
 
2023年8月16日發表
 
中紀委曝光了雲南省普洱市人民醫院原院長楊文俊,一臺1500萬元的設備,竟然就敢要1600多萬元的回扣。(網絡截圖)
【人民報消息】每當共產黨的政策出了大問題大麻煩的時候,就要靠搞運動來轉移社會的注意力。正當大家都集中關注北戴河會議如何解決一系列麻煩的時候,中共有計劃地發動了對醫生們的反腐敗運動。

醫療腐敗和社會上的其它腐敗一樣,年深日久遭到人們的深惡痛絕。還在監獄裏我就已經接觸到了。一位老警察的女兒需要一場高級手術,不得不請託他在中央警衛團的老戰友,走了中央保健局的後門,還花了幾十萬才搞定了專家,因此背了一屁股債。這要是普通老百姓怎麼辦呢?

我一九九三年假釋在外的半年,由於老同學老鄰居的關係,也得到了很好的醫療,同時了解了當時的狀況。醫療界的上層相當腐敗,和全社會的腐敗狀況相同。原因是兩方面的:一方面是和基層幹部一樣收入低,不收紅包就無法維持相應社會地位應有的體面生活。另一方面就是制度性的腐敗,有樣學樣。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權力的腐敗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閘門一旦打開,氾濫成災就會愈演愈烈。制度不改,腐敗就不會減輕。把老百姓的憤怒引導向普通的醫生教師,以及軍人和基層幹部,而放過制度性的權力腐敗,這正是習近平反腐運動的特徵。幾年來正是如此,宣傳調子從來就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就是不說那艘破船。

運動下來會有什麼後果呢?醫生們傾向於躺平,沒膽量擔風險了。和大家一樣混日子很容易,開點兒平安藥不用擔風險。倒黴的大多數還是老百姓。有錢有勢的除了高幹病房,還可以出國治療。對權勢階層影響不大,沒錢沒勢的老百姓怎麼辦?

六十年代我還是知青的時候,去長江中的一個島上住了一段時間,結識了一位好朋友。他和我一樣,在鄉下很少有談得來的朋友。我們一認識就成了知己的酒友,無話不談。別看他破衣拉撒就像個影視劇裏的濟公,細問才知道他是美國留學的醫學博士,志願軍醫院的院長。靠高明的手術治好了無數的傷病,回國後成爲堅定的民主派,作爲右派沒去夾邊溝,被照顧到了這個小島上當農民。

共產黨的運動整掉了一撥又一撥的知識分子,包括醫生。他就是一個案例,只能靠當地農民和來往漁船上的病人們養活。因爲醫術高明,被農民和漁民們當作神仙一樣供着,對人民有很深的感情。但那些高級幹部請他做手術,他一概拒絕。堅決不離開那個小島和他的病人們。

因爲他看透了這個政權和制度的醜惡,以及虛僞的謊言;看透了這個社會,越到上層越暴露出人性的邪惡。這就是制度性的邪惡,專門發掘人性邪惡的一種制度。我們喝着酒喫着河豚,秉燭夜談。他給了我很多的啓發,幫助我這個涉世不深的小青年,深入思考很多的問題。

我當時問他:那些當官的與其下鄉來找你治病,爲什麼不讓你回到醫院裏去呢?他說他寧願和這些善良的農民打交道,也不願再看那些虛僞和醜惡的嘴臉。我說城裏也有很多善良的老百姓,他們怎麼辦?

他說個人沒有能力改變這個世界,只能選擇自己的生活。趨利避害是人的本性,在這個制度下只能選擇做人還是做奴才。我想,這場運動過後。躺平的醫生們和這位老前輩的想法一樣,只能選擇一種生活。

或者衣着光鮮山珍海味地做奴才,但不能成爲一個本來意義上的醫生了。或者做一個制度之外的化外之民,保留着自己的本分和一個醫生的職業道德。△
 
分享:
 
人氣:27,694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