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與普京關係微妙(圖)
 
王赫
 
2023年7月7日發表
 

習近平與普京關係微妙

【人民報消息】7月4日,上海合作組織線上峯會。普京在瓦格納短暫叛亂後首次現身國際場合,他感謝盟友在兵變期間給予莫斯科支持,並向各國領導人保證俄羅斯的穩定與團結。

不過,普京、習近平峯會同框,似乎沒有互動。而去年烏茲別克斯坦上合峯會期間,習近平與普京舉行了雙邊會談。當然,印度主持的這次上合峯會是虛擬的,非常低調,各國領導人「專注實現各自目標」(《紐約時報》語),或許沒有安排互動環節。

但是,從最近的幾件事還是可以發現,中俄關系正在微妙地變化。

第一,瓦格納事件對中俄關系的影響難測。該事件剛平息,俄副外長第一時間訪華(6月25日,魯登科來北京與副外長馬朝旭磋商、與外長秦剛見面)。注意,在瓦格納事件還未平息時,普京就已經和土耳其總統以及獨聯體國家的元首們進行了通話,介紹此次事件的情況和俄方的態度。這就頓顯親疏之別。中俄之間還是隔了一層,相互猜疑和防範。有意思的是,中俄就魯登科訪問發佈的消息稿有一處區別,中方未提及6月24日發生的(瓦格納)事件,而俄方則提及此事。外媒就此發問:雙方是否談及此事?如果有的話,中方如何評估相關事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的回答語焉不詳。

第二,6月27日,半島電視臺報導,中共駐歐盟使團團長傅聰表示,北京「不反對」烏克蘭收回1991年所劃定的全部領土的目標,其中包括2014年被吞併的克里米亞半島。次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毛寧對記者說:「我不了解傅聰大使的具體表態。」但她表示,在烏克蘭危機問題上,「中方的立場是一貫的,也是非常明確的,我們希望克里米亞問題能通過政治途徑得到解決」。2014年俄羅斯出兵吞併克里米亞,中共對此未予外交承認。去年10月,聯合國大會以絕大多數票通過了譴責俄羅斯在國際認可的烏克蘭邊界內非法公投,中共投的是棄權票。今年4月接受美國《紐約時報》專訪時,傅聰還淡化了俄中宣佈「無上限」的外交關係,表示「『無上限』僅僅是一種修辭」。這些都顯示中共有自己的小九九,在俄羅斯的心上扎刺。

第三,俄羅斯召開國際會議介入南海問題,卻沒請中共。6月22日,由國際民主法律工作者協會(IADL)、俄羅斯「和平之路」國際基金會和社會科學信息研究所(INION)聯合舉辦的「促進東海(即南海,越南稱東海)合作:在國際法的基礎上致力於和平與發展」的國際研討會在俄羅斯科學院(RAN)所屬社會科學信息研究所(INION)召開。俄羅斯、越南、菲律賓和印度等國家的東海研究專家與會。其實,這只是最近的一次,去年11月就在這裏召開了「南海爭端與強化國際合作需求」國際研討會。俄羅斯的動機耐人尋味,難道也有心來蹚南海的渾水?或者暗中牽制中共?

其四,繼去年10月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一度貶至7.33後,今年6月30日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破7.27,離岸跌破7.28關卡。北京當局對人民幣加速貶值,越來越感到不安。然而,滿手人民幣的俄羅斯也加入拋售行列。媒體報導,過去一年中,普京已經拋售價值45億美元的人民幣,俄羅斯持有的人民幣儲備已經減少3分之1,這是俄國近年來所進行最大規模人民幣拋售行動。今年4月,俄羅斯央行曾發表報告示警,直言人民幣不能自由兌換,且缺乏對沖工具,以人民幣進行貿易結算「存在風險」。法廣指中共遭俄「補刀」。

由此可見,中俄勾心鬥角。這也折射出習近平和普京關係的複雜性。習普之間,有相互欣賞、引爲同志的一面,也有小心提防、相互較量的一面。

今年3月,習近平再次當選國家主席後的首次國事訪問,就是訪俄。這對陷入俄烏戰爭泥潭的普京,算是提供了難得的支持。這次訪問中,習對普京說:俄羅斯明年將舉行總統選舉。在你堅強領導下,俄羅斯發展振興取得長足進展。我堅信,俄羅斯人民一定會繼續給予你堅定支持。而普京甚至還沒有宣佈他將參加明年的總統選舉。

習已走得相當遠了。爲什麼呢?因爲中共在普京身上做了長線押注,認爲他是挑戰美國的必要夥伴。

不料,瓦格納兵變橫空出世,普京二十多年統治遭遇最大的挑戰。普京統治的穩固性和俄羅斯前途的脆弱性問題凸顯出來。習近平還敢把籌碼都押給普京嗎?如果習近平不把雞蛋都放到一個筐子裏,那麼普京難道不會也相應改變嗎?

固然,中共出於自己的長遠戰略考量,肯定需要把俄羅斯拴在自己身邊(參見筆者《中共對俄羅斯的禍心》一文),但在操作策略上,可能要進行一定的調整。

中共這個調整,其實早就開始了(俄烏戰爭進程表明,中共的相關預判大都錯了)。一個重要信號是2022年6月外交部分管日常外交業務工作的副部長樂玉成調任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副局長。但是,調整進行得非常緩慢、不情不願,因爲對俄羅斯的局勢走向看不清楚。

瓦格納兵變之後,一切都變了。目前看來,瓦格納兵變的最大影響,不是使普京和俄羅斯的前景變得清晰,卻使其變得更加危險和難以預測,以至於《紐約時報》問道:「兵變後俄羅斯還有可能進入『後普京時代』嗎?」

習近平的對俄政策,尤其是對俄烏戰爭的立場,在中共內部一直是有爭論的。對習近平而言,不僅要對付瓦格納兵變的國際效應——俄羅斯如何演變及其對世界局勢之影響,而且要對付瓦格納兵變的國內效應——中國的反習勢力會不會也來個鋌而走險?

習近平在對普京和對俄政策調整上表現出的明智或者愚鈍,都會反作用於自身。△

大紀元首發
 
分享:
 
人氣:30,460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