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先生可能不知道
 
陆客
 
2023年7月2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中国人的老朋友,比尔·盖茨先生前些天来中国了,中国人很欢迎这位笑眯眯的老朋友。但是中国现在有两种中国人,一种是真正中国人:Chinese(The Traditional Chinese);一种是中共人:ccps。不知比尔·盖茨先生是哪种中国人的老朋友呢?

大陆媒体报道了比尔·盖茨先生与习主席的会面,特别提到比尔·盖茨先生赞扬中国脱贫成功。当然,不知道比尔·盖茨先生是否只是外交场合的客套话。

比尔·盖茨先生是搞高科技的聪明人,真正脱贫和科技有一个相通的地方,就是都得求真。事关上亿人的贫困现象,又在经济萧条的大形势下,能像政治运动一样一运动就不贫了吗?况且贫富是动态的,在中共经济自杀式的三年防疫中,一些地方政府快要穷到叮当山响,做生意的老板们有些都赔得血本无归,原来就业的都在大量失业,何况刚脱贫小百姓。是否只要打过脱贫标签,或者贫在所谓脱贫胜利之后的,就再怎么穷也不算穷了?现实不是做梦,贫困不是扶贫办改名叫个乡村振兴局就会没有的,中共带有大跃进色彩的这些事,从来是无法当正常东西看的。

我想,中国人的老朋友,聪明的比尔·盖茨先生,可能对中国有些事还不太了解,比如这个脱贫。

比尔·盖茨先生是否知道,世界人道主义关心的中国贫困人口,很多没被计入贫困之列。在中共腐败环境下,有些地方想划成贫困户你得找官员走后门,而这个后门,并不是给那些没钱没人又不肯撒谎的穷老实人开的。中共式扶贫,在很多地方用这句话描述是挺恰当的:“说你穷你就穷,不穷也穷;说你不穷你就不穷,穷也不穷”。从农村到城市,除了选来应付上级或社会的少量穷人外,很多地方的扶贫福利并不是贫困者的蛋糕。在大陆开着好车由领导陪着办低保的情况有,家境挺好却得到政府保障房的情况有,从没穷过却能拿到扶贫款的有,而真正贫困却当不上贫困户的,更是非常有。当然,所有占便宜的事,都不是当事人自己办得了的,都离不开中共官员的支持、安排与分利。在中共扶贫部门查出的贪官,直接贪污扶贫款的数额更是惊人。从不人道的中共嘴里喊出来的脱贫,和西方人理解的人道主义是挂不上多大钩的。

比尔·盖茨先生熟悉的共产党,这个从欧洲飘到中国的组织,是毫不尊重中国人的人权、生存权的。表面的哄骗是装的,一不顺心就露出的流氓嘴脸才是真的。中国人现在伴党如伴狼、如伴蛇、如伴虎,无权无势的底层百姓,在中共高压下,逼他说自己富他就不敢在媒体前说自己穷的。连穷与不穷都已经由党说了算,那还不是想哪天脱贫就哪天脱贫,还用政府攻坚吗?一场好大喜功的脱贫戏,不过是中共假大空的党棍们拿国家治理在当游戏耍,当政绩吹而已,只要耍的吹的开心就满足了。至于被拿出来摆拍的贫困现象,无非像拍电影取外景一样,热闹一会而已。

真正的脱贫难,但中共式脱贫不难,怎么会难呢?有些农村的贫困户名单,当初就是地方官员为争取扶贫款而大笔一挥产生的。就那样在名册上随便一圈,某些人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被贫困了,这样地方上就有钱花了。现在必须脱贫了,只消问一下需要多少人脱贫,再大笔一圈,很多人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脱贫了。对中共而言,一些乡镇脱起贫来,真比比尔·盖茨先生windows里摆一局纸牌来得快,这不夸张。如果比尔·盖茨先生赞扬脱贫做得好是指这个,中国人说句公道话,那真没有windows的纸牌做得好,纸牌起码不会被人在背后指着脊梁骨骂娘的。

比尔·盖茨先生可能不知道,脱贫攻坚不是一个词,是两个词。脱贫不难,攻坚有点难。中共脱贫攻坚攻的不是老百姓,也不是贫困现象,攻的是地方政府。中国很多贫困县,以前你要拿掉它的贫困帽子,地方官员会不开心的,在过去是要闹的。中央也认为穷帽子是一些基层政府的摇钱树,顶着穷帽子就知道向上级伸手,要钱要政策。但对地方政府而言,这些年经济下行,加上中央以各种借口,把一些原本的地税转成了国税,尤其对那些不发达省份,像扶贫款这类的国家转移支付就觉的重要。而且和所有政治运动后遗症一样,当一时摆造型的脱贫成绩吹嘘过去之后,问题不但依然存在,甚至会变成更严重的存在,到时难受的还是地方。但地方政府在这种政治运动甚至是政治斗争的氛围下,心里明白也没法说的,要么消极顺从要么消极对抗,而这就成了中共攻的坚。中共式脱贫,既是中央与地方在利益上拔河,也是中央在变相问地方:你到底服不服?老百姓只不过是拔河比赛中的绳子,用来说事儿的道具而已。脱贫攻坚不是中共觉得老百姓缺钱了,而是中共觉得自己缺钱了。

中共处理所有事情,不论一开始就暗藏了祸心,还是确实有过想搞好的三分钟热血,最后结果多是一样,因为在扭曲的政治心态下,以奴才领导人才,整体是无法有那个真实水平解决实际问题的,这和当初以不学无术的书记政治挂帅管理企业,把国企大面积搞倒闭了是一样情况。然后又绝不认错,最后只能转而去堵人家的嘴,去恶意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中共自己把国家治理出了一堆毒包,却把一切问题全压给地方,把地方政府打造成了坐在火山口上焦头烂额的一群长工,而中共自己则成了躲在中南海密室里数财宝的大地主。权力越来越向上集中,却指责下面不作为,一旦作为了又是乱作为;财富越来越被垄断到中央,再由地方向中央申请拨款,然后在中央指手划脚中,又仿佛地方政府是一群讨厌的,就知道向自己乱伸脏手要饭的小要饭花子。 可是中共如果照照镜子,它自己是不是也是个要饭花子呢?

近些年来,谁说话稍不留神带出点中国不是发达国家的意思,在中共舆论上,都会被说成辱华而大加攻击。中共宣传一直向国人暗示,全世界各种事都是美国人在搞事儿,美国人搞事儿是因为怕中国马上就要超过美国了,这几乎成了中共人(ccps)可笑的共识。中共这几年高喊自己大国这个、大国那个的,一付马上就要中国第一美国第二的架式。不论第一第二,那必然都是发达国家了,可前段美国刚一提议摘掉中国贫困帽子,不再把中国当成发展中国家,中共马上就毛了,不但外交部立刻引经据典拿出一大堆统计数字来,确凿又雄辩地证明了中国发展得真不行,中国比美国差远去了;连习主席都急着亲自表态,说中国永远是发展中国家。

中共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一会儿装牛吹牛牛上了天,一会儿装穷哭穷穷入了地,这种戏剧性的滑稽,让外国人看来简直是个实足的要饭花子,而且还是无赖无耻的那种。你要让国内人自己看,中共起码比它看不上的不愿摘穷帽子的地方政府,一点也没强到哪去。中共在国内的装腔做势,无非是“只许中央哭穷,不许地方贫困”而已。这也让世人都看到了,所谓伟光正的共产党组织,原来不过是西装革履打扮之下色厉内荏的乞丐帮而已。

当然,中共一惯不在乎的,脸不重要,拿到钱就行。拿到钱之后呢,从老百姓身上刮回来的,照样拿去欺负老百姓;从发达国家那里施舍来的,照样拿去雇五毛骂老外,或者撒给更穷的国家,一边拿别发达国家的钱自己装大款,一边拉那些国家帮着对付发达国家。这两面人耍的,怪不得叫流氓无产者!

其实无论西方文明,还是中华传统文明,对不劳而获,恶意占别人便宜都视为可耻的。中国人讲“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无功受禄,寝食不安”;对于别人的援助,从来是“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人敬我一寸,我敬人一尺”。但共产党的价值观明显不是这样,共产主义既不是中华文明,也不是西方文明,它是一种不文明。看来全世界对中共的扶贫,也得攻攻坚才行了。既然中共已经宣布了全国脱贫成功,那中国的彻底脱贫,看来只差中共自己这最后一步了,用习主席的话说,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能让脱贫攻坚倒在这最后一步吧?

和中共这种流氓无产者团伙打交道,比尔·盖茨先生还是小心为妙。比尔·盖茨先生此行可能对知识产权收益有所期待,但共产党毕竟是个无信义的组织,这种无信义并非因为穷,而是因为坏,流氓无产者去掉无产者三个字还是流氓。虽然党棍们如今在海外拥有了惊人的私人存款,但对能骗就骗这种流氓行径,仍然是不以为耻的。流氓无产者们虽然今天也西装革履了,但骨子里的教义没变,还是那个反人类道德、反普世价值的,愚昧邪恶的共产主义。

“共产”这个词,是仇富心态下非法侵占的另一种叫法,是政治包装下的抢劫,这种思想仍在决定和控制着这伙人的行为。中共二十大文件想必比尔·盖茨先生不会去翻,在那里中共刚刚又盛赞了马克思的路线,并强调它要坚持马列主义。按照马列主义理论,比尔·盖茨先生可是不折不扣的资本家,是被共产党一再抹黑的,和资本一样每个汗毛孔都透着血淋淋的人。比尔·盖茨先生也许不知道,就在习主席赞扬比尔·盖茨先生是中国人民老朋友的同时,中国大地上,好多曾以比尔·盖茨先生为励志榜样的企业家,正在被关押或走在被关押的路上。当然,不必过于担心,因为共产党这次是只要钱不要命的,之前进去的已经有人从中共监牢里出来了,前提是他们答应了共产党的勒索,交出了像比尔·盖茨先生一样多年打拼积攒的,被共产党盯上的钱。而且,共产党迫害企业家的手段已经与时俱进了,抢钱时不再打草惊蛇的喊打倒资本家了,而是改成了法律味很强的,各种各样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和这样面具重重的ccp谈交情、谈生意,像比尔·盖茨先生这样有财富的企业家确实得小心,如果您看不清中共面具背后的真相,可以去了解一个中国家喻户晓的老故事,有一个三番两次想吃唐僧肉的白骨精,也是一再找唐僧谈交情的。

比尔·盖茨先生,ccp不代表中国人民,一再迫害中国人民的ccp并不是中国人民的朋友。希望在比尔·盖茨先生的内心,是chinese的老朋友,而不是ccps的老朋友。那样对真正热爱中国的真正中国人来说,是一个帮助。

祝比尔·盖茨先生,生活愉快!△
 
分享:
 
人气:25,903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