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秦剛、傅曉田之間真的有事?
 
王友羣
 
2023年7月17日發表
 



4月21日,秦剛在上海一個藍廳論壇開幕式上發表演講後走下臺。(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民報消息】習近平的外交部長秦剛已有21天沒有公開露面了。近日,海內外媒體競相報導秦剛與鳳凰衛視美女主持人傅曉田有婚外情並生有一子的消息。

習近平、秦剛、傅曉田三人之間真的發生什麼事了嗎?筆者認爲,有可能。

秦剛被認爲是習的「親信」

2021年7月28日,在中美關係處於建交以來最低谷時,秦剛被習任命爲中共駐美大使。

去年以來,秦剛獲習超常規提拔,短短几個月內「三級跳」:從副部長級,跳到正部長級,再跳到副國級。

去年10月,秦剛在中共二十大上成爲中央委員;12月當上外交部長;今年3月,被任命爲國務委員(副國級),成爲中共最年輕的黨和國家領導人。

按中共高官晉升的常規,擔任副國級以上的高官,至少應擔任正省部長級官員5年以上。但秦剛任正部級未滿3個月,就被晉升副國級。

秦剛出事了?

7月13日,北京資深媒體人高瑜在推特說,今天國內自媒體都是外交部長秦剛的八卦。她轉發的帖文說:

「秦剛出事了,(6月)25號被中紀委找過去談話,主要是和一個女的生了小孩的事,那個女的之前有別的事被抓了,說出了和秦剛的事,很多人估計秦剛至少不被用了。」

帖文還附上了網友議論和鳳凰衛視主持人傅曉田的圖文資料。

近幾天,秦剛的傳聞不僅在海外媒體上廣傳,在大陸網絡上也成爲人們搜索的焦點。7月14日,百度指數顯示,秦剛和傅曉田的搜索量暴增,秦剛以209528排名第一。

秦剛與傅曉田有染?

近日,秦剛與傅曉田有關聯或被認爲有關聯的事都被網友翻出來了。有2022年3月20日傅曉田在華盛頓採訪秦剛的視頻,兩人的多張合影,傅曉田曬兒子照片的各種微博等,比如:

4月10日,傅曉田發微博,說帶兒子Er-Kin從洛杉磯啓程,目的地是「前方」:

「上一次登上這架飛機是從洛杉磯到華盛頓,一個人在一個淅淅瀝瀝的春雨之夜降落在櫻花悄然盛開的特區。那一次是爲了工作採訪,沒想到竟也是我在《風雲對話》的最後一次實體現身。時隔一年再度登機,也是從洛杉磯啓程,只是這次有了兒子Er-Kin。這一次飛往的目的地是——『前方』。」

貼文講了她去年3月20日到華盛頓採訪秦剛的事。然後,時隔一年,她有了一個兒子,名叫Er-Kin,其中的Kin,與中文的「秦」近音,被認爲是「秦剛」的「秦」。

3月19日,是秦剛57歲生日,傅曉田在微博上發帖,爲某人祝福生日,後面還附上一個生日蛋糕的表情符號。貼文稱:

「Many happy returns!這句祝福語的意思不是說『祝你收穫很多回報』(TO HAVE many happy returns),而是『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Many happy returns TO THIS VERY DAY),因此也經常用做一句美好的生日祝福語。」

3月18日,傅曉田還替兒子發出「爸爸生日快樂」的祝福:「爸爸奔赴使命去了,忙得連生日都沒有時間過,只能遙祝爸爸生日快樂。」

3月12日,傅曉田發佈兒子照片,貼文是:「看你們誰還說我是外國寶寶?」。傅握住兒子的手舉着,上書「勝利閉幕」。這一天,秦剛在中共十四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被任命爲國務委員。

3月4日,傅曉田發微博:兒子100天啦。

去年3月30日,傅曉田發微博稱,自己處於未婚狀態。

去年3月仍未婚的傅曉田,今年3月4日兒子居然滿百日了。這兒子是誰的?許多人推測是秦剛的私生子。

傅曉田是美女間諜嗎?
《港派新聞》5月1日報導,鳳凰衛視《風雲對話》的原主持人傅曉田已被朱梓橦取代,在業內人士看來,這次交棒頗爲突然,且毫無徵兆。

傅曉田最後一則微博發出的時間是4月10日。至今,她從公衆視野中消失了3個月零6天。外界猜測,傅曉田很可能在飛回中國大陸後,被習近平當局以涉嫌「間諜罪」抓捕。

這個說法可能是真的。

仔細查看傅曉田的經歷,不得不認爲,這個女人相當不簡單。

傅曉田1983年6月12日出生於重慶市北陪區。

2002年,考入北京語言文化大學英語語言語文學專業。

北京語言大學是中國唯一一所以對來華留學生進行漢語、中國文化教育爲主的國際型大學,素有「小聯合國」之稱。

因爲外國留學生衆多,在該校就讀的中國學生,有可能從一開始就被中共當間諜培養。

傅曉田在北語讀本科期間,又在北大讀本科,並分獲北語的英語語言文學學士學位和北大的經濟學學士學位。

一個本科生突然轉到中國最著名的大學——北京大學,這是很不尋常的。一個本科生同時獲兩所大學兩個不同專業的學士學位,也是很不尋常的。

如果她是被當成間諜培養的,這種特殊安排倒有可能。

2006年,傅曉田進入英國劍橋大學丘吉爾學院學習。2008年獲教育學碩士學位。

2008年,傅曉田加入鳳凰衛視,不久任鳳凰衛視駐倫敦記者站站長兼首席記者。2011年,兩度前往利比亞,做戰地報導,獲「沙漠之花」的稱號。2012年,調入鳳凰衛視香港總部,升任高級記者,多次前往世界各國,擔任特別新聞事件特派記者和大型國際會議評論員。2013年起,任鳳凰衛視名牌欄目《風雲對話》主持人,採訪過世界各國200多位政要。

廣泛與各國政要打交道的著名美女主持人,是從事間諜活動最好的掩護。

2016年,英國劍橋大學丘吉爾學院,以她的名字將校內一個花園命名爲「曉田花園」。

中共駐英大使館臨時代辦陳雯出席儀式併發言。據陳雯女士講,丘吉爾學院產生過32位諾貝爾獎得主,劍橋大學三分之一的諾貝爾獎得主出自丘吉爾學院。

這是丘吉爾學院有史以來第一次以女性校友的名義命名學院的設施。

有評論者說,傅曉田至少要給劍橋大學捐獻100萬英鎊以上,才能得到這樣的機會。這時,她入職鳳凰衛視僅8年,哪來這麼多錢?

很顯然,她背後站着一個或多個商界大富豪;有人替她買單。

2017年6月12日晚,傅曉田在意大利駐中國大使館內,獲意大利總統頒授的意大利「五星騎士勳章」,表彰其爲意中交流作出特殊貢獻。她是迄今爲止獲此殊榮的最年輕的人。

當天,她的父母、鳳凰衛視董事局行政總裁劉長樂等,與她一起,出席受勳儀式。

這一天正好是傅曉田的生日。受勳儀式結束後,是精美的生日蛋糕、溫馨的生日歌曲、以及熱情的生日祝福。

自1947年意大利政府開始對外國人頒授這個勳章以來,獲授「意大利之星」的人士有:阿根廷總統Mauricio Macri, 保加利亞總理Boyko Borisov, 摩納哥王妃Charlene, 美國20世紀著名歌手Frank Sinatra等。

傅曉田能夠獲此勳章,也很不尋常,背後很可能與政界名人有關。或許,這是傅曉田背後的那個高官送給她的一份特別的生日禮物。

如果傅曉田是間諜,那麼,她很可能與中共的間諜頭子有關係。習上臺之前,中共的間諜頭子是誰?就是中共江澤民派系的第二號人物曾慶紅。

傅曉田是曾慶紅的人嗎?

1989年江澤民入主中南海後,立即調曾慶紅任中南海大內總管。之後,曾慶紅利用擔任中央辦公廳主任、中央組織部部長、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黨校校長、國家副主席、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等要職,以及他的紅二代、官二代的人脈關係,建立了一個遍及世界各地的間諜網。

香港長期以來是曾慶紅最重要的勢力範圍。總部位於香港的鳳凰衛視,過去一直被認爲是江派的喉舌。

鳳凰衛視創辦人劉長樂,1951年11月生於上海。其父親劉向一,曾任中央組織部辦公廳副主任,並在這個職位上離休。劉長樂曾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工作;1988年移居海外,1990年駐足香港,1996年創立鳳凰衛視。

早在2005年,一位匿名評論員曾向大紀元透露,1998年劉長樂在深圳設宴時告訴賓客,中共國家安全部給了他200萬美元籌建鳳凰衛視。

已故香港民主派元老司徒華在2009年時曾講:「鳳凰衛視不只是中共資助控制的媒體,而且裏面的主要負責人都有國安背景。」

劉長樂與江澤民派系關係密切,他曾多次爲江、曾的親信薄熙來、周永康站臺,還曾親自前往重慶,與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互動。

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是鳳凰傳媒董事局的董事。美國之音曾報導說,江綿恆是鳳凰衛視的第二大股東。

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1995年,作爲中共文化部的特別巡視員派駐香港,曾任香港中華文化城董事長,後任終身名譽董事長,是活躍於香港和大陸政、商、文圈子的「文藝大亨」,與香港、大陸的許多影視美女、明星、主持人關係密切。

作爲江派喉舌的鳳凰衛視,與曾慶淮的關係自然也非同一般。

如果說,鳳凰衛視曾經是中共國家安全部的一個間諜窩,那麼,從曾慶紅到曾慶淮到劉長樂到傅曉田,就是一條線上的。

近些年來,習近平與江澤民、曾慶紅內鬥過程中,鳳凰衛視成爲習整肅的一個重點。

2021年2月,鳳凰衛視董事長、總經理全部換人,由上海社科院書記徐威、央視副臺長孫玉勝分別接任。劉長樂及其家族全部退出鳳凰衛視管理層。

傅曉田從入職鳳凰衛視到成爲頭牌美女主持,與劉長樂的一路扶持有直接關係。傅曉田被劉長樂介紹給某個中共高官,亦有可能。

傅曉田是否是劉長樂被習當局清洗出鳳凰衛視後帶出來的一個「美女間諜」?

有可能。

習當局抓傅曉田帶出秦剛?

2023年4月10日,此前高調的傅曉田,在發佈上面提到的那則帶兒子從洛杉磯飛向「前方」的微博後,處於「失聯」狀態。

去年網上有人傳傅曉田的丈夫是石寶峯。去年3月30日,傅曉田發微博闢謠說:「我從來不知道石寶峯是誰」,並證實自己未婚。

至今,關於秦剛與傅曉田的婚外情、私生子傳得沸沸揚揚,也不見傅曉田出來說一句話。

傅曉田被當成「間諜」抓捕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在審訊過程中,傅曉田將她與秦剛的婚外情與私生子交代出來,也是可能的。

至於秦剛與傅曉田背後的勢力有多深的聯繫,現在還不好說。

結語

秦剛是個什麼樣的人?

我跟秦剛打過一次交道。2021年秦剛出任中共駐美大使後,我給秦剛寄過一封反映法輪功問題的信。但被秦剛拒收、退回。

當時,我立即想到了薄熙來。

在中國時,我曾給許多中共高官寄過反映法輪功問題的信,包括宋平、萬里、喬石、朱鎔基、李瑞環、尉健行、葉選平、候宗賓、曹慶澤、徐青、劉麗英、傅傑、彭吉龍等前中共政治局和中紀委監察部領導,胡錦濤等9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國務院所屬委、部、局、辦的負責人,中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黨委書記等。

拒收、退回我的信的省部級以上高官,只有一位,就是時任商務部長薄熙來。

從秦剛拒收、退回我的信這個舉動,我對秦剛的看法是,不管他現在如何,其結局很可能與薄熙來一樣。

2021年2月16日,美國《華爾街日報》報導說,習近平上臺初在一次內部會議上說:「你們這些人,不是死在酒桌上,就是死在床上」。

如今,傅曉田帶出秦剛是大概率事件。接下來,習怎麼對待秦剛,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大紀元首發

 
分享:
 
人氣:52,32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文章二維碼: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